宠夫上瘾:呆萌少爷易推倒 第307章 大结局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文字中文网 www.wzwtchina.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承勋倒不是怕了花意涵真的又去天牢抢人,更不会怕他们真的反出大越,但是,他倒还真的怕动了战家满门,会让大越的兵将们寒心,如果那样的话,大越才真是麻烦了。

  所以,思来想去,白承勋答应了战天行的请求,“我可以让战家恢复以前的荣耀,但是,救出他们之后,你就得离开大越,这辈子都不许踏入大越境内半步!” 听着白承勋的要求,花意涵眼中闪过怒意,却被战天行给拉住了,“行,只要你能保证战家一门的生命安全,我发誓,此生都不会踏入大越半步,也不会和大越为敌!如违此誓,天打雷劈,死无葬身之地

  !”

  听着战天行的誓言,白承勋非常满意,露出笑容,“本皇子知道你是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相信你一定言而有信。”

  “那四皇子说说看,要怎么救战家。”花意涵才不相信四皇子的空口白话。

  谁知,四皇子却露出一抹苦笑,“其实,从一开始我就没想动战家,对战家,我是很了解的,大将军对大越的忠心是毋庸置疑的。”

  听着四皇子的话,花意涵眼眸半眯起来,战天行也露出诧异之色。

  “我要的,只是战家手中的兵权而已,我相信,父皇应该也是这个意思。”

  听着四皇子的话,花意涵猛的闭上眼睛,她这次真是当局者迷了,因为事关战天行,所以她乱了方寸,缺了冷静。

  如果她能像平时一样冷静的话,应该也能看到这一点的……

  “要不然,二小姐以为你们那么大的动作,为什么帝都没有大动静?”白承勋笑着说了一句。

  劫天牢那一出,的确闹得蛮大的,按照一般的情况来说,出了这样的事,皇帝应该是震怒的,然后派人追捕他们,可是,到现在了,朝廷并没有什么大动作……

  “说不定你父皇是忌惮我们手上有你啊。”花意涵狡辩了一句。

  四皇子见状,却只是笑了一下,“反正,只要我拿回兵权,你离开大越,战家,就安全了。反正,这次的事,可大可小,关键还是在我父皇。”

  “是啊,关键在皇上,可是,殿下就真的能确定皇上也是这个意思吗?” “当然,就算不是这个意思,刚才二小姐的话也能说服我父皇改变主意。”四皇子语气笃定的说,“不过,这次我一个人回去估计没有什么说服力,如果我带着天行的尸体一起回去的话,我父皇估计就再也

  没有什么顾虑了。”

  花意涵一听,手中的鞭子顿时一甩,猛的缠上四皇子的脖子。

  战天行却拉住了她的手,“小涵,别激动!”

  “看来,二小姐对你真是情深意切啊。”四皇子神情淡定的说。

  战天行听了,看向花意涵的目光满是温柔和幸福之色,这一点儿,从她劫天牢,他就已经知道了。

  试问,一个女人愿意为你冒天下之大不韪,做出能株连九族的事儿,那不是爱惨了你么。

  “二小姐放心好了,我知道桃花谷的天绝圣手有一种药,吃下去之后,能让人绝息十二个时辰,有这十二个时辰,就够了。”

  “可是我怎么能确定你将天行哥哥带回去之后,就真的是救战家,而不是将计就计将他和战家其他人一样杀了?”花意涵冷冷的说,“殿下也不是没干过背信弃义的事!”比如这次!

  “那我就没有办法了,二小姐要救战家就自己去吧。”白承勋一脸无赖的说。

  花意涵咬牙切齿,强抢她倒是回,可是,大将军肯定不会背着这个通敌卖·国的罪名跟她离开的!

  “殿下,我相信你!”倒是战天行这时候说话了。

  “天行哥哥……”花意涵一听顿时急了。

  战天行却用力的握住她的手,“小涵,你听我说!”

  四皇子出去了,房间里只剩下战天行和花意涵两人。

  战天行想也没想,一把将花意涵抱进怀里,紧紧的。

  花意涵眼中一片氤氲,也紧紧的回抱住他。

  “小涵,现在我们没有别的办法,相信四皇子是唯一的办法。”战天行叹息着说,“我不能不管我父亲他们,不管我大齐皇子的身份是真还是假,他们在我心中,永远都是我的父母。”

  花意涵眼泪滑落,好一会儿之后,她才哽咽着说:“好,那我等你回来,等你救了他们,我就和你一起离开大越。”

  四皇子和战天行一起离开了。 花意涵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缓缓的收起了手中的银针,她当然不可能就那样放战天行跟着四皇子离开,她的天行哥哥有十二个时辰,那么,他白承勋就只有十个时辰,她的天行哥哥如果平安无事的回来

  ,他白承勋自然没事,如果他敢再次背信弃义,那么,他就等着为战家陪葬吧。

  “小姐,你怎么不警告四皇子你给他下了毒啊?”小七不明白。

  “如果他真心的要救战家,那么,事成之后,我再让苏玉兰给他解毒,神不知鬼不觉,如果我现在就给他说了,他虽然不敢捣鬼,但是,必然心中怨恨,以后说不定还出什么后招,反而麻烦。”

  “小姐想得周到。”

  等待是煎熬无比的,好在她收到消息,她带人去天牢的事,她是易容去的,并没有牵连到外公。

  坐立不安的到了第二天,花意涵终于在谷口看到了单枪匹马的战天行。

  那人一身黑衣,普普通通,看到花意涵,嘴角勾起,露出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

  花意涵一个飞身,就扑了过来,两人的身影在本空中撞到一起,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以后,我什么都不是了。”

  “没关系,我收留你!我还有个山寨,可以让你当压寨相公!”

  ……

  大越年纪轻轻的悍将,战家三公子死了,其大齐皇子身世的事因为他的死就这样莫名奇妙的无人追究了。

  皇上网开一面,在战家交出手中大部分兵权之后,将战家从天牢里放了出来,并回复了战青江大将军的位置。

  一切,仿佛都没有改变,又仿佛改变了很多。

  鹿国公紧跟其后,交出兵权,并辞官,得到皇上的应允,在家整日的含饴弄孙,尽享天伦之乐。

  太子白佑天自尽于乾元殿,享年二十一岁。

  不过,坊间却传闻,太子并非自杀,而是被谋杀的。

  ……

  三个月后,大齐国都殷城。

  “天行哥哥,那位国舅爷真的和你长得很像啊。”茶楼里,花意涵坐在窗口,看着下面骑马而过的高大男人,感叹着说。

  战天行看着,却并没有说什么。

  三个月前,救出战家人之后,他娘亲周素素就已经将他的身世告诉了他,他果然不是周素素亲生的,至于是不是大齐皇子,周素素也不知道。

  离开大越之后,他就和花意涵来了大齐,他还是想要弄清楚他的身世。

  晚上,两人直接翻墙过院,进了国舅爷的书房。

  正在书房忙碌的国舅爷看着忽然出现的一男一女,吓得正要高呼,可是,下一刻,已经被花意涵用鞭子点中了哑穴!

  “左大人!我是战天行!”战天行拉进烛火,让自己的脸更清晰的呈现在这位国舅爷面前。

  第二天,宫里的左贤妃匆匆的出了宫。

  如今的左贤妃其实已经是太妃了,虽然权势比不上太后,但是,也差不到哪里去。

  战天行看着面前雍容华贵、美丽中带着攻击性的绝色美女,满眼都是陌生的感觉,这个女人,难道就是他的亲生母亲?

  “贤妃娘娘,他就是战天行。”左大人在一边介绍道,“你们母子好好的聊一聊。”说着,冲着花意涵使了一个眼神儿。

  花意涵握了握战天行的手,这才跟着左大人离开了。

  左大人公务繁忙,让人照顾花意涵之后,就兀自离开了。

  花意涵百无聊奈的在外面等着,猜测着这位左贤妃会和她的天行哥哥说什么。

  凝神静气的等了半个多时辰,花意涵忽然听到里面传来争执的声音,然后还有摔东西的声音。

  花意涵吓了一跳,这个时候,不是应该母子叙旧,聊一聊分别这些年,对彼此的思念之类的话么?

  她不想有意的去听什么,但是,那些声音却忽然放大了一般,清晰的钻进她的耳朵。

  “……你是我的儿子,是大齐的皇子,你就是有那个资格!”

  “我这次过来,只是看看您而已,并没有留在大齐的打算,更不会留在这里争夺什么……”

  “为什么?如今大齐被那两姐弟弄得民不聊生,你是最有资格站出来主持大局的人……”

  “最有资格?凭什么?就凭我曾经是大越的威武候,大越的将军,杀过成千上万的大齐人?”

  “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你现在是大齐皇子……”

  “是,我是大齐皇子,可是,您的证明能说服别人吗?太妃娘娘,我再说一次,我今天来,只是来看看您,我并没有留在大齐的想法,更不可能去帮你争权夺利!”

  “我是你的亲生母亲,我是为你好,你才二十岁,正是年少风华的时候,难道你就不想建立一番功业吗?难道你就不想成就一代千古帝业吗?” “太妃娘娘,权利、名望那些对我来说不过是过眼云烟,我现在只想和我最重要的人好好的在一起,过简简单单、平平凡凡的日子,没有争权夺利、没有尔虞我诈、没有阴谋诡计……希望太妃娘娘能体谅

  。”

  门很快开了,战天行冷着一张脸出来,花意涵越过他,看到那美丽绝伦的左贤妃面色难看的坐在位置上,脸上带是生气、是愤怒,唯独没有对儿子的心疼和思念……

  “走吧。”

  ……

  半年后,陈国旧地,墨霜族遗址。

  太易老人满脸感概的对赶来的几个徒弟说:“为师决定,以后,这里就是新的桃花谷!”

  “师父,大越那个叫梨花谷比较好。”花意涵嘟着嘴说。

  “嗯,什么时候你当师父了,名字随你改!”太易老人看了一眼花意涵和她身边的战天行,还有他们身后的几个山贼,有点儿不悦的说:“你和你的人不能住在这里,太多了,自己找地儿去。”

  “老头儿,你怎么能这样?你是我师父,怎么能赶我走?”

  “是我赶你走吗?明明是你女大不中留,眼中只有你的天行哥哥。”老头子语气酸溜溜的。

  花意涵嘿嘿一笑,“我才不稀罕你这个破地方呢,我和天行哥哥都找到一个好地方了,出海向西行两个时辰,有个桃花岛,我的人已经占据了那个小岛,如今啊,你徒弟我,已经是桃花岛主了!”

  ……

  “一拜天地!”

  “二拜师父!”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在人们闹哄哄的叫喊着,身着大红喜袍的花意涵被战天行一个打横抱进了洞·房。

  晚上,一身酒气的战天行回到了洞·房,就看到他的小娘子手中拿着乌黑的鞭子,正笑盈盈的看着他。

  “小涵……”战天行看着她灿烂无比的笑容,心中幸福而甜蜜。

  谁知,下一刻,花意涵手中鞭子一甩,一下子缠住了战天行的腰,一个巧劲儿,将战天行摔上了床。

  一个翻身,花意涵就骑在了战天行身上,俯身近距离的看着他,“相公,我们已经成亲了,以后,你要叫我娘子或者夫人。”

  “夫人……”

  “乖,本夫人会好好疼你的!”

  “好,为夫什么都听夫人的!”

  N多年后,某女哭诉:“王八蛋,说好什么都听我的……”

  “夫人,为夫自然什么都听你的!”

  某男抱着某女上了美人榻:“这不是给你暖被窝了吗?”

  某女:“蛋王八,不要弄太久……唔……”

  三月,春·光无限。 ————————————全文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