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文字中文网 www.wzwtchina.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64章 心是悸动

  贺尊不动声色,衡温暖的脸,却是火烧火燎。

  衡用功看着老姐尴尬,连忙说道:“杰森医生哥哥真是坏,没看到我老姐脸红么?知道你是老司机,但也不能在我老姐面前乱开车。”

  “咳咳!小衡同学,不是做哥哥的说你,其实最该批评的还是你。如果不是你乱买药,你老姐和姐夫就不会这样了。”

  杰森和衡用功互掐的当口,贺尊的手机骤然响起,衡温暖凑近一看,是华杰秘书的来电。

  “贺总,查到了那家药店的一些资料。”仅仅过了十分钟,华杰秘书就来反馈信息,这一种速度,难怪能让他在不长的时间内,成为贺尊最有力的助手。

  “说。”贺尊说道。在场的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目光集中在贺尊的身上,屏息凝神地听着贺尊和华杰秘书通电话。

  “那家店的店主叫颜强,她的妹妹叫颜妍,也就是杰西卡!”华杰秘书说道。

  “杰西卡!噢!怪不得呢!这个女人被大贺开除,肯定是用这种方法来打击报复。”衡用功恍然大悟。

  衡温暖的心里也是唏嘘不已,这个杰西卡还真是不依不饶。

  “噢!我想起来了,那天有个营业员,奇奇怪怪的,戴个大口罩,还不说话。我觉得怎么有点儿面熟呢!她就是杰西卡!姐夫,这笔账我们肯定要算的。”衡用功挽着袖子,气愤不已。

  杰西卡的这一损招,差点要害了老姐和姐夫。

  “华秘书会处理好。”贺尊说道。对付像杰西卡这样的小人物,根本不用他亲自出马。

  “好了。这事也总算是暂时告一段落了。今天我请客,吃徐记清粥。”杰森说道。

  “杰森哥哥,你就这么小气么?就请个清粥?”衡用功露出鄙夷。

  “你姐夫和老姐现在的身体状况适合生猛海鲜么?清淡为主。等他们身体好了,我再请大餐,绝对没问题。”杰森医生说道。

  杰生叫了徐记清粥的外卖,半个小时之后,外卖小弟从风驰电掣地将香喷喷的清粥送到。

  大家在杰森的办公室内吃了起来,贺尊和衡温暖的腹部,还有隐隐约约的痛,他们两个只吃了半碗的粥。

  之后,贺尊让衡用功回树山别墅,而今晚,他和衡温暖就住在杰森医院的病房里。

  身体尚好,只是还有一些隐痛,贺尊和杰森兄弟两个在办公室舒适的椅子里聊天,衡温暖先回病房休息。

  衡温暖回了把病房,坐在床头,看着这个陌生的环境,忽然有些想念家人。

  前一段时间,她常往家里打电话,就前几天因为心烦意乱,没有给家里打过电话。想想觉得愧疚。

  现在心情虽然仍是烦躁,问题仍是没解决好,但总算是比之前好了一点。

  衡温暖想爸爸妈妈了。

  她拿出手机,拨打了妈妈的电话。

  妈妈的手机关机,大概是没有电了,衡温暖又拨通了爸爸的手机,也是关机。

  衡温暖皱了皱眉,感到了一丝异常,还好,家里有座机,她开始打座机。没人接听。

  怎么回事?家里也没有人么?

  越想越是担忧,好在,她记得隔壁邻居张婶的电话。

  立刻拨打了张婶的号码,过了很久,张婶的女儿过来接电话。

  “哦,是温暖啊?你好。听说你嫁了一个有钱人。恭喜恭喜,有时间带回来给我们左邻右舍看看啊。”张婶的女儿很热情,听是衡温暖,就噼里啪啦说了一大通。

  “姐,能帮我去看看我爸妈在家么?我打不通他们的手机,也打不通家里的座机,有点儿担心。”衡温暖说道。

  “好的,我去看看。”张婶的女儿搁放下了手机。

  坐在病房里的衡温暖,焦躁地等待着,不知道怎么,她有些心慌。

  大约过了五分钟,张婶女儿的电话打了过来:“温暖,你家没人。”

  “知道我爸妈有说过去哪里么?”衡温暖变得有些茫然而着急。

  “我上班回来晚,不大能见到衡婶和衡叔,我问问我妈,我妈来了。”说着,张婶的女儿将事情说了一遍,让张婶和衡温暖通话。

  “温暖啊,你的妈妈和你爸好像说最近要出一趟远门,去你四川哪个亲戚家。估计是出远门了吧。”张婶也不知道情况。

  不可能吧?衡温暖变得有些颓然,爸爸和妈妈去了哪里呢?

  心情紧张地挂了电话,她变得有些六神无主。就算出门,爸妈也不至于双双关机啊。

  想来想去,这件事得要告诉衡用功和贺尊,特别是贺尊,让衡温暖觉得有依靠和信任感。

  刚要拨打电话,手机响起,一看号码,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奇怪的数字,像是被网络篡改过。

  会不会是爸爸妈妈?心里一激动,手有点儿抖,颤抖着打开接通号码:“喂!”

  “喂,温暖!”衡温暖听到了妈妈的声音,令她浑身一紧的是,妈妈的声音里充满了惊恐。

  “妈妈,你在哪里?你怎么了?”衡温暖的声线在瞬间嘶哑,头上笼罩着不详的预感。

  “衡小姐!”一个冰冷的男声,出现在手机那头。

  “你们是谁?我爸爸妈妈在哪里?”衡温暖追问,一颗心砰砰砰快要跳出胸口。

  “衡小姐,稍安勿躁,我们只是请你爸爸妈妈来做一下客。只要衡小姐按照我们说的做,你的爸爸妈妈会在这里过上一段度假一般的生活,如果你不按照我们说的做,那么就不好说了。”很明显,是威胁的话,虽然说的平静,但充满杀机。

  “你们究竟是谁?不要伤害我的父母!”衡温暖冲着电话,声音破碎。

  “温暖!我和你爸爸没大事,他们不打我们,也给我们正常吃饭喝水。你不要报警,不然的话,他们说要切掉你爸爸的手脚,割掉我的鼻子耳朵戳瞎我的双眼。”妈妈的声音颤抖。

  “妈妈!妈妈!”衡温暖瘫软在地上,黑暗铺天盖地地笼罩着她,“喂!你们是谁?你们快跟我说话!说话!”

  电话那头,又响起了那个冰冷冷的男声:“衡小姐,愿意和我好好的交流了么?”

  “说,你们有什么要求?我答应你们,不要上伤害我爸爸妈妈。”衡温暖握着手机,浑身颤抖,此刻,在极度的精神紧张里,她的肚子又开始了抽痛。

  “第一,不报警,你的父母会在这里享受到好的待遇,第二,这件事不许告诉贺尊,第三,按照我们的要求去做,等事情完成之后,你的父母会平安回到家里。”那头的男人,声音依然如冷。

  “好的。我都答应你们。”此刻的衡温暖,除了想要父母平安,她什么都能答应。

  “好。那么,衡小姐,你父母的活的好不好,就看你们的表现。”那头的男人说道。

  “等等!”衡温暖紧紧握着手机,冲着那头的男人喊,声音无比的急切。

  “说。”男人冰冷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

  “我也有要求。”衡温暖说道。

  “呵呵。”那头的男人冷笑了两声,“你居然发敢提条件?我到要听听,那是什么条件?”

  “我每天都要听到我爸爸妈妈的声音。我必须确定他们好好的。”衡温暖说道。

  电话那头却没有了声音。

  “喂喂!你还在么?你快说话啊!”衡温暖的眼睛里,已经蓄满了泪水。一颗心,像是架在炭火上,被炙烤成焦屑。

  过了一两分钟,那头才再一次响起了那个男声:“好。可以。明天再联系,衡小姐,请你老实点。”

  说完,嘟嘟嘟地挂断了电话。这可怎么办好?怎么办?她在病房里兜圈子,成了一只困兽,因为激动,身体颤抖,脚发软。

  门外的走廊里,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贺尊和杰森小声谈话的声音,断断续续传了进来,越来越近。

  “好了,好好休息。身体养好,才能有精力处理好问题。”杰森拍了拍贺尊的肩膀。

  贺尊无声,点了点头,朝着病房里走。

  “等等!”身后的杰森喊住了他。

  贺尊站定了身子,转身看向杰森。

  “加油。”走廊里的杰森,已经换上了修身的西服,他一手插在西服的口袋里,一手做了一个加油的动作。

  贺尊不语,回以加油的动作。

  贺尊轻声进了病房,将门关上。与其说是病房,不如说是一间装修精致的标间,陈设和布置都带着家的温馨。

  衡温暖侧卧在一张床,背对着贺尊。在贺尊进来的那刻,她躺在了床,她不能让贺尊知道这件事,她也藏不住脸上的惊慌失措。

  她唯有装睡,才能将这一切掩盖。一颗心如刀割一样,她抓着被角,度日如年,恨不得早晨在一瞬间到来。

  悉悉率率的轻微声响,她能感觉到,贺尊坐在了她的床沿边。

  她也感觉到,贺尊伸出手,轻轻帮了她掖了掖被子。

  “老婆!”男神老公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很轻很柔。衡温暖的身子轻轻一颤,幸好,这细微的动作,贺尊没有发现。

  “老婆,你睡着了,我可以对着你说说心里话。”很有温度的声音,带着动人,“杰森哥常笑我闷骚,心里想的,不爱表达。其实,不是不爱表达,而是这么多年,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或许,真如哥所说,当着你的面,我或许就不能将这些话说出口。只有等你睡了,我才能开口说,就当你在倾听。”

  背对着贺尊的衡温暖,她努力的咬着唇,复杂躁乱里,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润了枕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