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文字中文网 www.wzwtchina.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但是到了现在一切都已经明了的时候,他忽然之间的又变得不知所措了起来。自己知道了又能够如何呢?难不成还真的去问不成,将证据摆在花妮和颜颂的面前,然后呢?然后就没有了然后了,他真的能够带走颜颂吗?这个自己真的是没有这个把握。也不敢这么的去说。

  不过郑传衍终究还是去找了花妮,将清河郡主的话,和自己查到的东西全部的摆在了花妮的面前。事到如今花妮也不得不去承认当初的这件事情是她的自作主张。她没有说这件事情是颜颂吩咐的,但是也没有去否认颜颂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

  花妮的再一次进宫,是向颜颂报信的,说郑传衍想要见她。但是见她做什么,也没有说为什么要见她。颜颂应下了这件事情,但是也依旧是别的什么都没有说。在这件事情上两个人倒还是很有默契。

  说是要见面但是两个人的见面时间,却是在将近半个月之后了,在这段时间里,颜颂正一直忙着排兵布阵和对于现在兵马改革的一些事情上面,而郑传衍则是还在给清河郡主瞧病,配药,好生的调养。其实他心里也知道在见到颜颂之后,应该也就是他选择离开的时候了,但是在走之前,他总应该为身边的这个讨人喜欢的小姑娘治好病,然后再离开。

  也说不上是谁等谁了,因为这两人都在找理由不想见,但是也都知道的,这一面免不了的,而且也应该是最后一面了吧。

  “好就不见。”这句话是郑传衍先说的,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是一段很长很长的沉默,“前段日子听说在南夏有颜家的暗卫活动的迹象,便想着是你,所以就跟着使团来了。本来还没有抱希望,却没想到真的是你。”

  “可是在你来之前,我就察觉到了这一次能够医好懿儿的只有你了。”颜颂说道,“这一次还是要感谢你医好了懿儿,总觉得自己欠你的怕是还不清了。”

  “话可不要这样说,清河郡主的病,栩王和皇上已经赏赐了黄金万两了。也值得我不远千里的来到这里了。”郑传衍先说一笑,然后又接着说道,“其实我见过遥祝了,他和楚清并不是一种人。放心,他并没有威胁我。”

  是了,在见到颜颂之前,郑传衍就已经见到遥祝了,准确的说,应该是遥祝主动来找的郑传衍。遥祝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将自己是如何救了颜颂的,和颜颂两次故地重游的事情说了出来。

  “其实,我……”

  “阿颂,你这两次回到北炎,有没有找过我?”郑传衍突然之间问道。

  “有。”

  “若是你我哪怕是在一年前相遇了,是不是你也会和我一起去隐居?”郑传衍似接着问道。

  “也许吧,但是我知道的,过去了的就是过去了,没有如果的。”颜颂说道。

  “其实,你当初急急忙忙的跑开,后来又那么长的时间的避而不见,然后又答应了见我,我就应该知道你的选择了。”郑传衍苦涩的说道,“其实若是说在今日之前,我还有可能自欺欺人的认为,你我之间是因为命运的捉弄,可是就在刚刚我闻到了你身上的香粉的味道,还有上一次我见到遥祝的时候闻到的桃花酒的味道,终于明白了,当初为什么你那么的喜欢桃花酒了。”

  是啊,当初她是会不自觉的准备上一些桃花酒,是在不经意之间的。她没有去深究为什么自己会有这个习惯,但是现在被人说出来了,难道说在那个时候,自己就已经对他有了别的情愫了?想着,颜颂就觉得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可思议了。

  “我知道的,当初连你自己都不自觉,但是事实却依旧摆在那里。阿颂,其实即便是那一场仗真的胜了你也不一定会与我一同隐居的。”

  房间之内,颜颂越是听下去,这内心就觉得沉重。自己当初真的是遮掩想的吗?若是自己真的想去隐居的话,就不会出征了,因为自己心中怀着颜家,怀着百姓,所以不会?真的是这样的吗?

  话说道了后面,颜颂已经不清楚自己是怎么从房间里面出来的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到皇宫里面的。但是她却是记得在她回到了寒光殿之后,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在那里摆着棋盘。

  遥祝,原来从一开始,我们的缘分就在那里。 “师父,我本来还以为姐姐她还会在接着在吊着某些人,怎么也是要等到您封后大典过了之后再成亲呢?却没想到竟然还比您早了好几个月就急着嫁出去了?”

  算算时间,现在清河郡主也有三个多月的身孕了,这头三个月过去之后,在府里快要被憋坏了的清河郡主,终于可以有时间出来透透气了。当然现在清河郡主出门,身边都会带着三五个武功高强的丫头,这还不够,只要是比较混乱一点点的场面(比如,今天和康县君出嫁)这陈东篱多半的是会跟在身边的。

  说真的上一次的事情,真的是吓到了陈东篱了。不是说清河郡主不能够生,吓到他了,而是在他听说清河郡主知道自己不能生想不开要和离吓到了他了。讲真,作为家中的次子,即便是过继过来一儿半女的也不是行不通的,可是他还真的是担心因为这件事情失去了遥懿。

  现在他的懿儿终于是怀有了身孕了,他也知道她对于这个孩子的看重,这万一又有了什么闪失的话,他即担心危及到了她的性命,又担心有一天她会因为这得而复失而想不开。既然瞻前顾后的去担心,还不如在她的身边要妥当的多。

  “难道懿儿没有发现吗,在最近这些日子里面,这符子敬身边的桃花可是越发的多了起来。”颜颂打趣的说道。“虽然说符子敬不是那种百年难遇的吧,但是也是目前而言比较适合她的。若是她没有这个意思的话,也就算了。可是如今的这个情况这二人不就是差一个契机吗?”

  “原来这件事情是符将军他自己……”

  “也不完全是。”颜颂答道,下面的事情由于时间的关系,也就没有接着与清河郡主多说,现在的时间,花妮应该是已经梳妆好了吧?

  这一次花妮是在栩王府里面出嫁的,其实花妮本来是觉得在外面也可以接受的,现在沈太傅已经告老还乡了,她那个所谓的‘父亲’也跟着回去了,而现在自己已经有了府邸了,倒也方便。但是事到临头了清河郡主和栩王都提出来了让花妮在王府里面出嫁,花妮也不是那种不识好歹的人自然是知道在栩王府邸出嫁是给自己做脸,以后在符家也会省去不少的麻烦。

  这栩王府也算是安静,没有什么主子,花妮又不是一个十分的在意这些细节的人。所以即便是陈东篱自己也跟着走到了花妮正在上妆的房间,喜婆也仅仅是皱了一个眉头,也不敢去多言,怎么还有一个贵妃在呢?怎么敢造次?

  按照道理说这新娘子上妆是要全福人来做的,但是花妮虽然没有说,却也想让做了那么长时间的主子却把自己当成亲妹妹的颜颂送自己出嫁,但是碍于身份的原因,她是不敢说的。这些颜颂虽然不知道,但是颜颂也想亲自的送自己这个妹妹出嫁,现在颜笙远在大昭,自己的身边也就花妮一个亲近的人了。二人的想法是一拍即合的,也由此,这一次是颜颂看着花妮风光出嫁。

  说起来这一段姻缘,也有她和遥祝的关系,花妮心中有芥蒂,但是也不能就这样一直耗下去,而且符荣还求到了遥祝这里。颜颂和遥祝虽然没有答应,但是也没少去支招,遥祝还顺便的推波助澜了一些。不然花妮怎么可能会这早的就嫁了呢?

  颜颂算是亲手的将花妮交到了符荣的手中,后来花妮很快的就在军中公开了自己的身份,虽然一时之间还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但是这件事情终究还是比不过皇帝的封后大典更加的惹人注目。

  现在后宫之中只有陈氏女一位后妃,而且书香世家的出身,即便是庶出,这身份也差不多是够了。这也算是意料之中的事了,当然了还有人会认为这要等陈贵妃怀有身孕或者是诞下皇嗣之后才是顺理成章封后的时机,但是没想到皇帝陛下竟然是在太后的孝期过了之后,就开始准备封后了。

  总的来说,是反对的人少,赞同的人多。这件事情之后,陈家就彻底的成为了皇亲贵胄了,身居相位,女儿封后,次子又尚了深受宠爱的清河郡主,不是一门显赫又是怎样呢?

  当然了也有些人会觉得陈家高处不胜寒,毕竟现在陈守旭是丞相,而次子有掌握着兵符。又是外戚,这想要造反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吗?陈守旭是何等的聪明,怎么会做这种授人以柄的事情呢?然后陈家就在颜颂的封后大典之前,就大刀阔斧的分了家,其实陈守旭是想要辞官的,但是却被遥祝给拦下了。遥祝表示自己是信得过他的,但是之后陈守旭还是执意的分了家,即便是他还活着的时候是不能分家的。

  对此最高兴的就莫过于是清河郡主了,这分家之后就省去了很多的事情,比如若是不分家的话,自己的孩儿就要每日的去袁氏那里晨昏定省。但是分家之后就过得十分舒服了。理所应当的什么都不用管,当然是舒服。

  圣旨一下,礼部就开始准备了。其实像是颜颂这种已经是贵妃的人了,直接的去祭天就可以了,但是遥祝偏偏的要让颜颂再从丞相府里面待嫁,然后再风光的迎娶一次。虽然于礼不合,但是那些大臣也只能是忍了,谁让皇帝说当初册封贵妃的时候是一切从简了呢?

  其实众人不知道的是,遥祝是不愿意让颜颂有遗憾,大红嫁衣百里红妆的出嫁,风风光光的迎娶。这一次颜颂回到丞相府的时候,早就不是以前的那种状况了,在上花轿的时候,颜颂倒也没有多少的紧张。因为身边有他亲自挽着她的手上的轿子,她知道他就在身边。

  回想这一段感情还真的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说起呢?应该是从那一坛子的桃花酿吧?两人在各为其主的时候,依旧能够毫无防备的饮酒?或许说,应该更加的早上一些,都过了那么久了,颜颂也不得不去承认其实自己和遥祝在很多的时候,都有那种心照不宣的默契,从平城相许的时候就已经是了。

  轿子到了皇宫的门口,依旧是他亲自挽着自己的手下来的,祭拜了天地之后,他们便是真正的夫妻了,同荣辱、等休戚。

  “师父,您竟然回来了?”清河郡主在府中看到了熟悉的身影,这个人便是郑传衍了。

  清河郡主最后终究是没有做成女将军,而是成了另外的一个神医。郑传衍上次不仅仅医好了清河郡主的病,还收了清河郡主这个徒弟,其实他也有一点点的小私心的,遥懿是她的弟子,也是他的徒弟,这样自己与她的关系是不是就没有断呢?

  “我不能回来吗?”

  “当然不是了,只是,有些意外罢了。”清河郡主在一边小心的说道。因为她月份大了的原因,所以这一次陈东篱是死活的不让她去颜颂的封后大典了,也正是这个原因,所以她才有机会见到郑传衍,关于颜颂和郑传衍的故事她听说了,但是也只能是叹一句有缘无分。一个是自己的师父,一个是从小就宠着自己的明芫哥哥,她真的是不好说自己是支持谁的。

  今天她知道郑传衍回来的原因的,但是她不能说,即便是一句,她担心他看到这样的场景会有些伤心,即便是这一句,也不能说。

  “我是来道别的。这些医术你就先拿着研究吧,不懂的可以问一下太医,你我日后相见,真的是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了。”

  “师父是要走?”

  “你师父本就是四海为家的。”郑传衍轻笑道。“放心,说不定哪一天我就会来看你了。”

  郑传衍说完,就走了。但是他并没有说是哪一天会回来,江湖依旧是快意的,后来听说他寻到了肆意江湖的颜修,二人竟然引以为知己了。

  清河郡主虽然没成女将军,但是依旧凭借医术跟着已经独当一面的花妮在军中行医,后来南夏不仅仅有女将军也有了涉足朝堂的女官了,当然这也是因为南夏与大昭的之间的文化和商贸的交流了。

  颜颂在封后之后没多时的就有了身孕诞下一子,三年后又再次有孕。南夏的皇宫之中,依旧只有皇后一人,遥祝不是无能的皇帝,自然顶得住压力的。再说大昭也是只有皇后一人而已,这两个大国倒也是默契。

  某年,南夏与大昭两国的皇帝在大昭京都颜城相见,大昭皇后与南夏的皇后相见甚欢,义结金兰。之后两国之间缔结了永久和平的盟约,百年之内,两国的边界安定,周边民众夜不闭户。

  颜颂这一辈子做了二十五年的皇后,在长子能够独挡一面的时候,遥祝和颜颂就果断的交权,二人双双归隐,音信难寻,不过在民间倒是听到过不少对于这一对传奇帝后的话本。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