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文字中文网 www.wzwtchina.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涵这小子的老脸看到面前的美女居然红了,不好意思道,“丽姐,我都多大了还要抱,被哥看到不会给我记一笔吧?”

  刘丽主动走上来给了张涵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端详着张涵的脸说道,“一转眼都这么多年了,小伙子终于长成熟了,告诉丽姐有没有小姑娘追啊?”

  娘们病头疼的说道,“妈,你怎么这么八卦,让二少爷进去说吧。”

  “臭小子我说了不准在外人面前叫我妈,多显老。”

  “那我叫你什么?跟二少爷一样叫你丽姐?我爸不会打死我吧。”

  “不知道叫什么就把嘴闭上装哑巴。”刘丽白了娘们病一眼,发现站在门口说话确实不方便,让开身体拉着张涵的手走了进去。吴启华正在客厅的沙发上抽烟,看到三人进来赶紧把烟掐了,站起来笑道,

  “张涵来了,快坐,亮亮泡茶倒水。”

  刘丽捂着鼻子不满道,“你不知道女人的皮肤对这些有害物质很敏感吗,在让我闻到一点烟味你以后就给我搬出去住。”

  吴启华说道,“最近心烦,我抽一支解解闷,以后不在家抽了。”

  刘丽看了眼手上的那块卡地亚蓝气球,忽然想到了什么对张涵说道,“张涵你先坐,我约了人去逛街,时间到了,本来准备让你哥陪我去的,亮亮打电话说你要来,我就让他留下陪你。”

  张涵笑道,“没事你去吧。”

  “那我先走了,改天有空再来姐姐给你做好吃的。”说完刘丽拿了手包踩着高跟鞋额匆匆离开了,不一会门口传来跑车轰鸣的声音。

  张涵打趣的说道,“丽姐这么多年还是老样子,一点也没有变化,皮肤真比十几岁的小姑娘还要嫩,说是阿姨辈的人估计都不会有人信。”

  吴启华苦笑道,“你小时候她就教你叫她姐姐,现在还让你叫她姐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嘿嘿,女人嘛,爱美爱年轻很正常,而且丽姐确实很年轻,叫她一声姐姐我也不吃亏。”

  娘们病躺在沙发上一声长叹,放在内心在哀嚎你不吃亏我可吃大亏了,但是摊上这么个老妈你能怎么办?

  三人东一句西一句聊了半天,茶也喝的差不多了,张涵忽然发现吴启华总是愁眉不展的,就算笑起来也很勉强,好像有什么心事一样。

  “吴叔叔。”张涵喝了口茶说道,“家里是不是有什么事,我注意到你心情似乎不怎么好。”

  吴启华叹了口气说道,“家里倒是没什么事,就是工作上有点不顺利,抱歉。”

  “工作上?”张涵对这个话题产生了兴趣,有问道,“是公司的事吗?”

  “嗯。算了不说那些烦人的事了,说别的吧。”

  张涵执意道,“心里有事憋着可不行,你试试说出来可能就好点了,不然总是闷着心情会更加不好。”

  盯着天花板想了会,吴启华还真有种向人发牢骚的冲动,“我的那家远洋贸易公司你知道吧?”

  张涵笑着点点头,“知道,在家里不止一次听长辈提起吴叔叔是做生意的天才,当年吴老爷子还在为了你弃官从商不满,谁也没想到你在生意场上也是如鱼得水,才短短几年的时间就拿到了别人得好几十年才能达到的高度。”

  吴启华笑着摇摇头,“没你说的那么容易,也没你想的那么难,张涵,你是聪明人,你知道有些事普通人做不到而我们却能做到,这是为什么?”

  “我只看结果。”

  吴启华感慨道,“我当年之所以弃官从商,一是因为我知道我做生意一样不会饿死街头,二是因为我这个人的性格受不了官场上的那些蝇营狗苟,又没有改变现状的能力,顶多跟着混日子。”

  张涵看着吴启华道,“老爷子之所以生气,是因为他可能觉得如果你在官场上他能给予你更大的帮助,而在生意场上能给你的帮助就没那么多了。”

  吴启华笑道,“扯远了,你刚才不是问我公司怎么了吗?其实公司倒是没什么事,遵纪守法生意兴隆,就是……”说到这吴启华欲言又止,努力组织了下语言才继续道,

  “索马里共和国你知道吗?”说完吴启华又笑着拍了拍脑袋,觉得自己问了句废话。

  张涵道,“索马里共和国,1960年建国,1991年,西亚德政权倒台后,索马里一直处于军阀武装割据的无政府状态。因为索马里地处非洲最东部的索马里半岛,拥有非洲最长的海岸线,也导致当地海盗活动非常猖獗,自西亚德政府倒台之后更加肆无忌惮,多次发生抢劫过往商船、暴力伤害船员、劫持商船勒索赎金的事件。”

  听张涵说道这里吴启华的脸色突然变的非常难看,张涵和娘们病对视一眼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吴启华头疼道,“就在三天前,我们的一艘货船被索马里海盗劫持了,需要我们支付一笔庞大的赎金才会放人。而这已经只今年第三次发生这种事情了。”

  “赎金是多少?”张涵同样阴着脸。

  吴启华伸出三根手指,“一艘上船上大概有二十名船员,每个人这么多。”

  “啪!”

  张涵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气的脸色铁青,连吴启华都被吓了一跳,忙道,“其实花钱点也没什么,船上的货物也是其次,问题今年已经第五次发生这种事了。”

  半年多连续五次被海盗劫持勒索,这就表明公司一年也业绩要是还不错,今年可能才不会赔的太惨。

  现在张涵总算是明白吴启华为什么心情不好了,谁碰上这种稳赔不赚的事高兴的起来?

  “这种事经常发生吗?”

  吴启华解释道,“这要看运气了,多少不好说,反正我没听过哪个远洋货运公司的船经常跑索马里半岛一代还没被劫持过。”

  张涵皱着眉头盯着吴启华,忽然想到了什么,“真的没有吗?”

  吴启华也纳闷了起来张涵为什么会这么问,刚准备回答就是没有,话到嘴边突然一愣,想了想说道,“好像有……不过我不确定到底是不是真的,还是他们在吹牛,运气怎么可能会那么好?我觉得消息不实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那个公司的名字叫什么?”张涵喝了口茶问道。

  “万海集团。”

  张涵猛的抬起头,“你确定没有记错?”

  吴启华肯定的说道,“万海集团是业内的老大,平均每月有十七搜大型货轮出航,业务总量占国内的百分之二十三,名气和实力都是当之无愧的头把交椅,我不可能记错。”

  张涵听完没有说话,手中拿捏着空茶杯好像在思考什么,在一旁默默听着的娘们病插嘴道,“万海集团的业务量那么大怎么可能运气也那么好,一次都没被海盗劫持过?按道理来说出航次数越多,中奖的几率越大吧?”

  这个问题吴启华也觉得很奇怪,根本没法回答,因为从来都没收到过任何万海集团的船被海盗劫持的消息。如果非要解释,那就只能是万海集团在撒谎了,其实他们也被劫持过,只不过没承认。

  “不会是他们拉的货太次了,连海盗都看不上吧?”娘们病开了个玩笑。

  吴启华瞪了眼娘们病,“海盗劫持过往商船不是为了货物,是为了扣押船员索要赎金。”

  这时张涵的手机响了,接通后传来周建的声音,“撤资完成,鼎盛现在又回到臧风的手中了。”

  “知道了。”张涵站起来说道,“走吧。”

  “去哪?”娘们病问道。

  “最高行政处。”

  酒店套间中,臧风接完一个电话之后咧嘴笑了起来,挂断电话兴奋的不行,立刻给臧文德打了过去。

  “张涵怕了,刚才我接到通知,他已经从鼎盛撤资了,果然他还是怕把自己的钱全部赔进去赔的血本无归。”

  电话中臧文德不紧不慢说道,“不要高兴的太早,你了解姓张的那个家伙吗?”

  臧风一愣,“有什么关系吗?他已经输了,输的彻底,输的一败涂地!”

  “不,从我对他的了解来看,那个家伙从来不会轻易认输,哪怕同归于尽他都没有真正的输过。”

  “什么意思?”臧风思索着臧文德的话。

  臧文德继续道,“下一步你准备怎么办?”

  “当然是让万海宣布和鼎盛建立战略合作关系,把鼎盛盘活,鼎盛现在可是我们的资产。”

  “嗯。”臧文德满意的说道,“这步棋不错,不过也太明显了,姓张的那边应该早就想到了这点。”

  臧风颇为得意的说道,“但是他有什么办法吗?不撤资就是死,撤资才能活,他不得不这么做。我们有让他和鼎盛一块覆灭的资本,他没有。”

  电话里沉默了半天,然后再次传来臧文德那听起来让人捉摸不透的声音,“如果没有一定的把握,他不会这么轻易把鼎盛还给你,万事小心一点,如果只是个鼎盛不足为患,这次还牵扯到了万海集团,你要小心一点。”

  “我知道。”臧风看着窗外说道,“不管是万海还是鼎盛,他张涵都不会有任何机会,拿回鼎盛只是第一步,接下来我要让他知道和臧家作对的代价!”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