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魔女:上神,有猫病 第488章 最后番外:性转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文字中文网 www.wzwtchina.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念殊风铃的番外,如题:性别转换。另本章7200个字,预计收费:36书币。别问我为什么不分章,因为我懒。)

  我是在一种诡异的状态里醒过来的。

  至于怎么个诡异法呢……大约是身体重了些,某些地方又空了些,四肢有些僵硬。

  哦对了,除此之外,体内的灵力也变得特别充沛,元神之强更是乃我生平仅见,独独感觉不到灵魂……

  前面三条认知被我自动忽视,后面三条认知却令我陡然惊醒,蓦地睁开了眼。

  睁眼后就发现自己趴在一家竹床边上。

  床上躺着个姑娘,姑娘侧脸特别眼熟。

  我抬头看过去,顿时惊悚:哎呀我的妈,特码那不是我自己?!

  我目瞪口呆,随即就以为自己是没睡醒在做梦……毕竟这种诡异的场面我只在梦里见过!

  可当我伸出手准备去推推床上的人的时候,我发现我的手有点眼熟。

  骨架很大,骨节分明,五指修长,很是漂亮,我垂涎了很多年……但绝不是我自己的纤纤玉手!

  神特码见鬼!

  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的心情有些狗比,一个不太美妙的预感涌入脑海。

  而与此同时,我怀着疑惑的心情,将目光顺着手往回看,然后入目的是一身黑色的袍服,还有散落在两边的银色长发,还有……扁平的胸。

  扁平的胸?

  扁平?

  平?

  EXM?

  本姑娘那36C的大丨咪丨咪呢?

  我不由把双手按上去,但我可爱的一对大美丨胸……它!们!没!了!

  没!了!

  了!

  我:“……”

  好吧,我惊悚了一小会儿。

  接下来就本着某些不可告人的激动、喜悦、刺激、惊喜和惊悚心情,我缓缓把爪子伸向了腿间……虽然这动作看着有些猥琐,以我现在很有可能顶着的那副出尘绝世一般的相貌来做这种事就更猥琐了。

  但我为了确认某件可能超出了我预料之外的狗逼事情,还是这么做了。

  然后就摸到了某个……咳,不可描述的玩意儿。

  我:“……”

  夭寿哦,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想去看床上的自己了,本能地认为这是一场梦,连忙趴着想要睡过去,等醒过来就好了。

  可特码还没等我睡着,床上就传来了一声低吟。

  声音是无意识的,但夹杂着几分不加掩饰的痛苦。

  我抬头,看到床上的人皱了眉。

  我这才想起昨天我因为被念殊第108次拒绝‘自动跟随’,一气之下去了百妖谷,然后惹了当地的妖王。

  本来这没什么大不了的,结果那位妖王兄对本姑娘的相貌一见钟情,当即声称要拐我回去当他的第108个炉鼎的事情。

  我:“……”

  天知道我当时有多恨108这个数字。

  一听妖王这话,顿时就气上加气,当即决定和这丑不拉几的妖怪来一场点到不止,你来我往,你死我活的世纪性干架!

  说来这妖王兄不愧是修炼了好几千年的山大王,实力简直出类拔萃,绝非我等区区两百年修龄修士就能干动的!

  于是这场世纪性干架的结局就是……妖王毫发未损,而我险些挂掉。

  我:“……”

  哎对了,我是怎么回来的?

  眼下这又是怎么回事?

  我脑子里瞬间冒出两个问号,恰好床上的人也睁开了眼。

  神色有些恍惚,但很快就恢复清明,偏头看着我,微微皱眉:“风铃?”

  我惊悚了,“你别告诉我你是念殊。”

  于是床上的我就没说话了。

  我等了半天,有些疑惑,“你怎么不说话?”

  他(?)问:“说什么?”

  我:“……”

  “你是念殊吧?”我苦逼着问。

  “如你所想。”

  念殊说完,皱了皱眉,随即撑着身体想要坐起来,但却很是吃力。

  我简直无法想象念殊会虚弱成这个鸟样。

  当然,也没法儿想想自己居然会虚弱成这个鸟样。

  我扶着只好扶着他靠在床上,有些小担忧:“你……啊不,我这是怎么了?”

  念殊语气淡淡,还带着点儿笑,虽然他更多的可能是在嘲讽:“找死不成,吊了半条命,是不是很遗憾?”

  我:“……”

  呵呵……

  老实说,听着念殊用我的声音说他那没什么语气的话,我总觉得怪怪的,却见他忽然往后仰了仰头,有气无力道:“找死的人是你,为什么是我来遭罪?”

  我的身体什么情况我还不知道,听见他这么说,我就不由散开元神看了下……

  也不知道是因为他这身体素质太好还是什么别的原因,我居然能看清自己体内的一切。

  然后只看了一眼我就没眼看勒——娘的,简直烂得一团糟。

  丹田尽毁,识海被捣,元神重伤,肉身经脉全断等等……这要搁在我身上,早一道抹脖子回炉重造去了。

  我:“……”

  我看着念殊,认真问:“我的身体糟糕成这样是被那条狗当成108任炉丨鼎丨日丨了108回吗?”那条狗就是百妖谷的妖王,原形是一条黑狗。

  念殊:“……”

  他摇摇头,想说什么,动了动嘴唇,又放弃了。

  我看他这样,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静了片刻,忽然问道:“我们这是怎么回事?”

  “谁知道。”

  “……”

  过了会,我又问:“那你现在要怎么办啊……”

  念殊闭着眼,淡淡道:“凉拌。”

  我:“……”

  大约是太过虚弱的缘故,我竟然听出了几分温柔。

  不。

  他怎么可能温柔。

  他就算温柔都是夹着冰渣滓的。

  一定是用着我的身体,说着我的声音的缘故。

  毕竟我是辣么温柔的一个妹子!

  这么想着,心里有些失落,又松了一口气,只道:“念殊,要不我去找流木仙尊来看看吧。”

  念殊却道:“你身体这情况找谁都没用。”

  我:“……”

  那要怎么办啊!

  念殊偏头看着我,忽而轻笑一声。

  “你笑什么?”

  “没什么。”念殊回头,又道:“挺好笑的。”

  “……”

  我顿时无语。

  到底有什么好笑的?

  大约就如他所说,我自己的身体烂得一团糟,基本是废了,灵丹妙药都起不到作用,真的是找谁都没用。

  我只能每天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点萎靡,看着他醒过来的时候越来越少……

  然后越来越慌张。

  他该不会就这么死了吧?

  我的天!

  一想到这个可怕的念头,我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心惊胆战地推开房门,进屋正要问问他有没有什么办法的时候,他正在撑着身体要下床,因为身体太过虚弱的缘故,还失败了好几次。

  艾玛,看着自己身体那鸟样,我就恨不得过去直接掐死自己得了。

  我隐隐明白……在百妖谷重伤的时候,可能是他赶过去把我救回来的。

  但为什么救回来后成了现在这模样,我就不得而知了。

  我过去要把他扶着躺回床上,心中百感交集,“你要做什么,我帮你啊……”

  他有气无力地说了句:“你这跑来跑去的吵死了,我想出去找个安静的地方寻死。”

  我:“……”

  年轻人,你这思想很危险的知道吗?!

  我没好气道:“那你到底想做什么?”

  “找你。”

  “诶?”

  不得不说,我心里是有些高兴的。

  毕竟这么多年下来,还是头一回听他这么说。

  然而他却淡淡道:“你要死了,我得想办法把身体换回来。”

  我:“……”

  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要不就这么死了算了。

  这话我虽然没说出来的,但我觉得,以他的聪明才华,一定能从我炯炯有神的双眼里读出我心底的期望!

  果然,听见我心声的他忽然闭上了眼。

  闭上了眼……

  卧槽!

  不会真的挂了吧!

  我顿时被吓了一跳,连忙伸手过去推了推他,被他抬手有气无力地拍了一巴掌。

  我:“……”

  原来没死啊。

  早说嘛。

  我松了一口气,原本想找他的事情随着他缓缓沉下去的呼吸,又压了下去。

  我趴在床边,心中渐渐下沉。

  伸出手看了看,又放了下去……到底该怎么办?

  祸是自己惹出来的,却让他遭了这无妄之灾,是不是该高兴?

  至少有理由留在他身边了?

  但这种煎熬多捱一天就更痛苦一天好吗?

  我唉声叹气,心里想怪他多管闲事,又想怪他无情,只是到了后来又觉得自己可笑……非要去求一个不该有的答案。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

  睡梦中,额头好似被人点了一下,然后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醒过来时……醒过来后我就有些方了。

  谁来告诉我,我特码怎么变成四条腿儿的爬行动物了?

  个子小了不止一星半点儿,原本趴在床边的我,醒来的时候是蜷缩在床上的。

  我估摸了一下自己当前的大概身高……大概就是个兔子级别吧。

  还跟兔子一样,一身白。

  我:“……”

  所以,念殊,你睡觉的时候也会因为这种不正确睡姿而触发什么奇怪的苏醒技能吗?

  我的视觉变得有些奇怪,新的身体又要开始新的适应。

  老实说是有点崩溃的。

  我在床上转来转去想看看自己到底长什么模样,歪来歪去摔了好几次,却引来靠在床头的人的一声轻笑,曰:“够蠢的。”

  我:“……”

  这种带着些许嘲讽的语气,不用听都知道是谁了!

  我气急,身体本能的往后躬了躬,然后直接往前拱了过去……这大概是本能反应,我等动作完了才发现自己头上的角似乎撞到了什么……比较柔软的东西。

  我停了力道。

  不知为啥,我有种不太妙的预感。

  结果一抬头,就看到念殊有些生无可恋地捂着胸口……怎么办,我看着就觉得自己的胸也好痛,好像捂一捂,可是没手!

  我:“……”

  念殊:“……”

  过了好一会儿,念殊才放下手。

  想了想,又去揉了一下。

  我:“……”

  “有些难受。”可能是我的目光太炽热了,念殊开口解释:“你再用点力,你这玩意儿就直接烂了。”

  我:“……”

  我不想理他了!

  我想下床,但我发现不会走路——娘的,同手同脚!

  啊啊啊,好气啊!

  这身体又是怎么肥四嘛!

  念殊看着我干着急笑得不行,但好歹是有点儿雷锋精神,伸手把我抓在了手里,然后弯腰放到地上……然后就因为看我走路而再次笑成了智障。

  我:“……”

  我只有三个字想送给他:MMP。

  大概是笑够了,他停了下来……缓了好一会儿才掀开被子下了床。

  我觉得他可能是肚子笑痛了。

  我看着走到身边的人,我不由惊奇:“你恢复了?”

  说出口的话不知道是什么鸟语。

  我:“……”

  但他能听懂……毕竟是他自己的身体,他摇摇头,说道:“没有。”

  “那怎么能下床了。”

  我跟在他脚边,费力地要跟上,最后反而摔了一跤。

  我:“……”

  天哪,谁来告诉我四条腿儿的动物是怎么走路的?

  念殊又轻笑了一声,忽然蹲下身,把我提着走出了竹屋,之后把我放在了地上,他自己则去了院子里的桌子边坐下,末了说道:“走两步来看看。”

  我:“……”

  你特码是想看我走两步来笑笑吧。

  坚决不走!

  我甩头,想坐下去表示坚决不听他的差遣。

  结果却发现坐也不会坐,反倒身子一扭,摔了。

  念殊:“噗。”

  我:“……”

  再笑,再笑本姑娘拔了你的diao!

  他忽然对我招了招手,说道:“过来。”

  我不!

  我把头往另一边甩。

  感觉特别怪,仿佛身体变小了,心性也跟着变了。

  念殊摇头感叹:“真没想到有朝一日也能看到自己的身体这么犯蠢。”

  我:“……”

  呵呵,你就哭吧,我还能让你更蠢!

  这么想着我就想来一些卖蠢的动作,他却直接扭回了头,双手搭在竹条制成的桌上,没了动静。

  我这才慢吞吞地抬脚走过去……真的是,一会儿同手同脚,一会儿后脚踩前脚,走两步就来气!

  气死了!

  等我走过去的时候,想吵他,却发现他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

  毕竟……身体还是虚弱啊。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他这次醒来,他发生了些变化……

  而我也有更大的变化——不能再用他身体的灵力了。

  只是,还是能感觉到我自己身体的一些异常……身体的经脉好似在缓缓恢复。

  只不过这是个极为漫长的过程。

  漫长到……一直过了好几年。

  这期间我用着他的身体,但在却日渐萎靡。

  我以为这是我因为无知而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一度因此自责,他却只是笑了笑,不予多说。

  最后,我陷入了长眠。

  沉睡过去前,我感觉到他把我捡了起来……说是捡也没错。

  毕竟这会儿他的身体已经变成了连巴掌也没有的一小块了,原本色泽亮丽的鳞片早就失去了光泽,我甚至能在院子里找到脱落的鳞片和毛发。

  他把我捡起来,应该是回了屋,放在了床上。

  之后,眉心传来了熟悉的轻点,意识彻底沉了下去。

  我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亦或许他并没有打算让我知道。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几乎不知道时间究竟过去了多久。

  我回到了自己的身体。

  身体已经不见虚弱,修为在缓缓恢复,丹田里甚至多了一个奇怪的玩意儿……上面的力量我清楚,那是百妖谷犬妖的力量。

  所以,这是犬妖的内丹?

  可妖怪的内丹怎么会在我的体内?

  我先是疑惑,可很快就明白过来……我原本的金丹在和犬妖交手的时候,因为毫无胜算又加上失恋,当即万念俱灰而自爆了。

  只是后来因为意识换到了他的体内,也就没有了这段记忆。

  原来我身体之前会变成那样,其实是我自己做的孽。

  是啊,我自己做的孽,为什么会是他来收场?

  想到这儿,我连忙回神,起身一看,四周却没有任何动静……神识随着意念散开,却没发现任何气息。

  他……去哪儿了?

  我心里涌起了一个不是很好的预感。

  特别不好。

  在这预感涌上心头的时候,同时还有一种近乎于崩溃的情绪……

  “念殊……?”

  我叫着他的名字下床,往外面走去。

  将这间竹屋的里里外外都找了好几遍,都没有发现任何痕迹。

  什么叫万念俱灰?

  这才叫万念俱灰好吗?

  他去哪儿了?

  他还在吗?

  我不敢往下想,甚至不知道该去哪儿,也不知道该做什么。

  前所未有的茫然,令人害怕。

  我蹲坐在地,身前却忽然闪过两道暗光,出现两个人。

  我抬眼看去,是爹娘。

  我跟着他们回了聚仙门,可却觉得每天都活得有些恍恍惚惚。

  这样的日子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某天。

  那天晚上我迷迷糊糊地做了一个梦。

  梦里是一片即便是天界也无法比拟的瑰丽景色,我看到了一个有些眼熟的麒麟……他是念殊。

  我几乎毫不犹豫就确认了。

  他蜷缩着身体,原本很小的身体,却很快长大……只是和我之前看到的纯白色不同,他身体在完全长大之后,背上出现了一大片黑色的鳞片,看着有些奇怪,像是某种图腾或是封印。

  最后他醒了过来,起身,甩了甩脑袋,后来又撑着前腿似乎是伸了个懒腰,之后就信步往河边走去。

  他走得就自然多了,没有出现什么同手同脚的诡异现象,反而看着格外优雅。

  他停在了河边,看了看水里的倒影,随后又忽然抬头朝着空中看了过来。

  我心中惊奇,以为他看到了我。

  只是还未及高兴,梦境便散了。

  知道是场梦,醒来便难免怅然若失。

  有月光从窗边洒进来,我起身坐在了窗棱上,看着远山云雾,有些惆怅……

  只是,就在我看着月亮准备学学凡人来个伤春悲秋,吟诗作赋的时候,身体却忽然被人直接推了下去!

  卧槽!

  麻痹这下面就是悬崖,哪个杀千刀的敢在聚仙门搞偷袭?!

  本姑娘是掌门之女好吗?!

  后台大如山好吗?!

  不想活了?!

  我脚下一点便凝聚了灵力站稳了脚,下一瞬就疾冲而上,抬起脚正准备朝着预谋杀人的凶手踢过去,可在看清那个坐在我先前坐着地方的人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了。

  然后就这么掉下去了。

  我:“……”

  念殊:“……”

  他抬手隔空把我捞了起来,丢回了屋子,同时淡笑道:“怎么,真不会走路了?”

  我:“……”

  你才不会走路!

  你全家都不会走路!

  看着他那被夜风吹得随意飘散的银发,我丝毫提不起如梦如幻般的想想——你特码有种别开嘲讽啊!

  好气哟!

  真是的!

  我看着他有些不知所措,末了说道:“对不起。”

  之前,若非我一人任性,之后的事情恐也不会发生。

  我生来乖巧,却没想到唯一一次甩开手任性,却险些把自己的命丢掉……亦或者,是险些把他的命丢掉。

  自从以他的身体醒来再一直到现在,其实我一直都不敢想……他是没有灵魂的,如果出了意外,就再也回不来了。

  思及此,心中便越是自责。

  可听着我的道歉,他却只是微微勾着唇角,轻声应道:“嗯。”

  “嗯?”

  我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他却对我招了招手。

  又是这个动作。

  跟招呼小狗儿似的。

  我想甩头不理,但怕他笑话,还是抬脚走了过去——也不知道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原因,同手同脚了。

  念殊:“噗……”

  我:“……”

  啊啊啊,杀了我吧!

  简直没脸见人的!

  我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勇气,一头磕在了他肩上。

  他笑了会儿,忽然抬手扣住了我的下巴。

  我被他的力道禁锢着抬了头。

  大约是窗外月亮太耀眼的缘故,我从他眼里看到了几许如同月华一般的姣姣神色……

  有些是思念,有些是……我看不懂的克制。

  因为他的视线太过纯粹,我几乎以为那是我的幻觉。

  完全不敢相信他的眼里也会流露出这样的神色。

  更不敢相信这样的神色是对着我的……我甚至连幻想都没有过。

  对他,我从来只奢望停留在他身边,不近不远就行了。

  因为他一直在让我离开。

  多的不敢祈望……他身上背负了太多没有说出口的东西。

  他没说,但我知道。

  只是……

  看着他变幻莫测的神色,我忽然抬手抓住他的手腕,“念殊,你什么意思?”

  “嗯?”

  他微微垂眸,看向了我的手。

  片刻后,他松开了手。

  我松了口气。

  也跟着放下了手。

  但心底忽然如同泉涌的失落却铺天盖地的席卷了过来。

  我别过视线。

  大约现在的我太过狼狈,不想让他看这笑话。

  只是,下一瞬,他的手落在了我后脑勺上。

  一股大力将我拉着往他连忙靠近的时候,我不由瞪大了瞳孔……身体先一步反应过来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我想要阻止,可抬起的手却不自主撤了力道,落在了他脖颈上。

  接下来的事,超出了我的预料。

  也超出了……嗯,超出了描写范围。

  最后是怎么结束的呢……是我把他直接推了下去。

  我:“……”

  念殊:“……”

  大概……我是史上第一个跟暗恋了百多年的男神在初吻的时候失手把男神推下悬崖的女主角了。

  好吧,这段恋情一定可以就这么结束了。

  我如此悲哀地想着。

  当然,以念殊的段位,当然不可能跟我一样发生飞到半空忽然忘了用灵力然后真的就栽下去了这样的意外事故。

  他在落下去之后不久,就重新出现在窗棱上,轻笑两声,问道:“你这是在紧张?”

  我瞪眼:“你不紧张?”

  “不紧张。”他道。

  我顿时就在心里为自己鸣不平,他却又道:“之前的事,应该我对你道歉。”

  “诶?”

  “是我忽视了一些东西。”念殊垂着头……他坐在窗棱上,曲着一条腿,胳膊搭在膝盖上,姿态很是闲适。

  我过去坐在了他对面。

  好在这窗棱够宽,不然我肯定坐不下。

  虽然我更想坐他腿上。

  “我可能做不好。”他抬头看着我,继续笑道:“你应该知道,我并不适合……不适合做一个道侣或者是相伴一生的人,很多时候,我甚至顾及不到你。”

  “……”

  我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从前我只知道麒麟是为了福泽苍生。

  但是他却不是……他是为了延续。

  延续这世间的福泽。

  延续他父母曾经所背负的职责。

  他不会只在一片地方停留,也不会为某个人某件事而停留,他只会不知疲劳地奔走四方……直至生命终结。

  我不想因为自己一厢情愿的缘故而去阻拦他的脚步。

  可我也想给自己一个机会。

  我思绪游离,他却还在继续:“只是之后我想了一下。”

  我疑惑。

  他想了什么……是自己吗?

  我看着他望过来的双眼,有些不敢面对他接下来的话,可同样又迫不及待地想听他说下去。

  也许是察觉出了我的忐忑,他忽然勾唇笑了笑,眉眼间是我曾熟悉的温和笑意。

  他轻声道:“我父母曾经为彼此而自私过,我脑海里有他们留下来的一些记忆……他们并不因此而后悔,所以,我也想自私一下,给自己一个机会。”

  我不由惊讶。

  他的父母我知道。

  这么说可能很不礼貌,但他们是两个很诡异的人,思想要上天,行为接地气。

  也是我……亲眼看着离世的。

  我亲眼看见他们放弃了自己的生命,让念殊得以轮回。

  我很感谢他们。

  我的惊讶他看在眼里,只是笑了笑,目光却飘向了远处群山,喃喃道:“你若不愿,刚刚的事情,便就此作罢。”

  我看着他避开的眉眼,和不自觉握成拳头的手,忽而扬眉。

  他……这算是紧张吗?

  这么想着,我忽而心情舒散,轻笑着问:“那我若愿意呢。”

  他身形微顿,垂眸不知在思索什么。

  片刻后却朝我伸出了手,轻笑道:“那……该走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