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文字中文网 www.wzwtchina.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煜宸当天就强行带着林初夏回了A市,并且马不停蹄的去了医院。

  让白煜宸很生气的是,白煜宸拉着林初夏去找医生,医生竟然认识林初夏。

  后来白煜宸了解到,林初夏一开始检查出患了乳腺癌时,医生就建议林初夏手术,切除癌细胞。

  但是林初夏完全没有考虑这个提议,只要医生开了点药就离开了。

  ……

  林初夏被白煜宸强迫在医院住下了。

  林初夏知道白煜宸很生气,不管她说什么,白煜宸都不理。

  白煜宸为林初夏忙前忙后,先是去给林初夏办住院手续,然后去跟医生商量治疗方案。

  林初夏坐在病房的病床上,说实话,在这一刻,她才感觉到自己是个有家人的人。

  以前不管什么事,都是她自己一个人忙前忙后。

  就连怀着布丁那会儿,白煜宸甚至都没有陪她去医院做过产检。

  白煜宸从来不是一个顾家的男人,林初夏不说,他可能想不到这些细节。

  林初夏可以很确定,如果问白煜宸一些女人怀孕时要注意的事项,白煜宸一个也回答不出来。

  白煜宸忙完,已经是傍晚了。

  推开门一走进病房,劈头盖脸的就是一句:“你就这么想死?”

  “对啊,我一点都不想活着。”

  相比白煜宸的气急败坏,林初夏不能更淡定了。

  在最佳的治疗时间连半点犹豫都没有就放弃了治疗,林初夏一心求死。

  “这个手术,你答应也好,不答应也罢,你都必须做!”

  白煜宸沉声说道。

  林初夏笑了笑,“我知道你有这个本事,当年你不准芷烟留住她肚子里的孩子时,你最后不照样让她躺在了手术台上吗?”

  “林初夏你说话就不能不要带刺?我现在是在救你!”

  吃力不讨好,白煜宸大概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对待过。

  林初夏看了白煜宸一眼,本来早已经看淡一切,但白煜宸突然的关心,莫名激起了林初夏这几年埋藏在心里对白煜宸的恨。

  所以人啊,挺犯贱一种动物。

  “就算我手术了,以后复发的可能性还是很大。”

  林初夏最终这样说道。

  ……

  手术定在了五天后。

  手术的前一天晚上,林初夏突然说想去外面走走。

  白煜宸依着她,开车带她出去了。

  开着车漫无目的的走,不知怎么就来到了江边。

  晚上江边的人尤其的多。

  有点冷,白煜宸给林初夏披了一件衣服。

  林初夏感觉到身上的暖意,不由得笑了笑。

  白煜宸竟然会照顾人了,还真是稀奇。

  “你知道吗,我不止有乳腺癌,我还有抑郁症。”看着不远处一群玩滑板的小孩,林初夏突然说道。

  白煜宸站在林初夏身边,听到这话,顿时呼吸加重。

  白煜宸隐约觉得林初夏还有话要说,便隐约着,什么都没有说。

  果然,林初夏继续开口说道:“你用我爸爸逼我跟你在一起,你强迫我发生关系,外面的人说你混黑,说你做事有多狠戾,不管是我看到的还是我听到的关于你的事情,其实我都没有觉得你很可怕。”

  “我第一次觉得你可怕,是你逼着芷烟去打胎,那时候我觉得你像个魔鬼,生命在你眼里一文不值。”

  “我那时候每天祈祷的事情便是我千万不要怀上你的孩子,说不定哪天你突然发疯或者是突然就厌恶我了,你也像对待芷烟那样将我绑在手术台上,等我醒来的时候,孩子已经没了。白煜宸,孩子是无辜的。”

  “可是很不幸,我还是怀孕了。你知道吗,自从我怀孕后,我就经常做一个梦,梦见你逼我去打胎,醒来总是一身冷汗。我怀着布丁的时候很煎熬,我去看心理医生,医生说我是产前抑郁症,叫我多放松心情,不要一直把注意力全部放在孩子的身上。”

  “我熬过了孕前期,孕中期,终于的到了孕后期,那时候我不太会做那个梦了,因为孩子都要出生了,我想,你大概不会逼着我去打胎了吧。”

  “我每次去做孕检拿着B超单回来都想让你看看,你的孩子其实很可爱的,可是你看一眼,就皱着眉,说你看不懂,你看不懂我可以告诉你哪里是孩子的眼睛,哪里是孩子的嘴巴啊,你没有耐心。”

  “你允许我生下孩子,不是因为你有多喜欢这个孩子,或许只是为了传宗接代而已。”

  “但其实这些我都不是很在乎,只要把孩子生下来,我觉得我一个人可以把他养育长大,但是这个时候,我才彻彻底底的清楚你和郁家的恩怨。”

  “当时我仿佛又陷进了另外一种痛苦中,你说你这辈子害了多少人啊?他们的后代以后会不会像你报复郁家一样,以后来报复布丁?我突然就觉得,当时你要是逼着我把孩子打掉就好了,以后布丁就不用受这种苦。”

  “布丁出生以后,我真的一眼都没有办法看他,我总觉得我把他生下来是害了他,所以坐完月子我就走了。可是我又忍不住的可怜他,他的爸爸完全不顾家,他的妈妈也天南地北的走,我不忍心,其实我想过不走了,但是我又查出来患了乳腺癌,我想,大概这就是命吧,布丁这辈子注定得不到母爱了,所以我一直要你多带带布丁,显然,你无法做到。”

  听完这一袭话,白煜宸只觉得脑袋都嗡嗡作响。

  他从来不知道林初夏怀着布丁甚至将布丁生下以后精神上受着这样的煎熬。

  林初夏说的很对,他允许她生下这个孩子,不是因为他有多喜欢这个孩子,而只是因为他白煜宸总是要生个孩子的。

  林初夏有了,便让她生下来。

  “等你手术完康复了之后……我好好带他。”

  像是从喉咙中挤出来的一样,白煜宸沉黑的眼眸紧紧的凝着林初夏,心脏蔓延出疼痛,他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林初夏也不知道有没有把白煜宸的话听进去,突然迈步往来时的方向走,林初夏说:“我总觉得,你干的那些事会让我和布丁遭到报应。”

  ……

  林初夏经历了三个小时的手术,手术很成功。

  白煜宸咨询过医生,以后会不会复发,只是医生也没法给个确定的答案。

  乳腺癌手术后复发例子有很多,和个人体质有关。

  回到病房后,醒了麻醉的林初夏觉得疼痛难忍,便想转移一下注意力。

  此时,白煜宸正在帮林初夏切水果。

  林初夏侧头看着白煜宸,说:“我作为女性最凸出的特征都没有了,你以后不得一脚踹了我?”

  “说得好想你没手术就有一样。”

  白煜宸冷哼一声,头也不抬。

  “……”林初夏觉得更疼了。

  ……

  林初夏在医院住了半个月。

  上午出院,中午的时候,林初夏说想去宁城看看林向东,不管怎么样,都是自己的父亲。

  虽然林向东对林初夏做过人畜不如的事情,但林初夏还是无法做到太狠心,能对林向东不闻不问。

  下午三四点的时候,白芷烟忽然接到白煜宸的电话。

  白煜宸想约白芷烟出来聊聊。

  白芷烟有犹豫,毕竟白煜宸前科太多,谁知道他把她约出去之后会不会对她做点什么。

  挂完白煜宸的电话,白芷烟转而又给林初夏打了一个电话。

  白芷烟想从林初夏这边打探一下白煜宸到底想做什么。

  林初夏在电话中对白芷烟说:“你去见他吧,他应该不会对你做什么了。”

  不到一个月的相处,其实林初夏能察觉到白煜宸的变化。

  至少,他开始会照顾人了,林初夏住院期间一直是白煜宸在照顾,一点都不假手于人。

  只是带孩子这方面还是不敢让人恭维。

  听到林初夏这样说,白芷烟便放下了心防,答应了白煜宸。

  两人就在清风亭的门口见的面。

  白煜宸倚在一辆黑色轿车的车身上,手指间夹着烟,吞云吐雾的。

  白芷烟一见他这模样就蹙起了眉,但还是朝白煜宸走了过去。

  白芷烟温温凉凉的对白煜宸说:“什么事?”

  “很抱歉,我对你做过那些事。”

  白芷烟的眉头蹙得更紧了,“就为了说这个?”

  白煜宸可不像是会道歉的人。

  “时间没法倒回去让我不做那些事,我现在能做的就只有道歉,接不接受,由你自己决定。”

  “白煜宸,不是所有的对不起都能换回一句没关系的。”

  对不起和没关系之间,隔着一条小生命,还隔着白芷烟和郁凌恒的五年。

  这声“没关系”分量太重,白芷烟说不出口。

  “我知道。”

  白煜宸最后只说了这三个字。

  ……

  林初夏带着布丁在白煜宸的住处,听到外面的车声,布丁指着外面要出去,林初夏便带着布丁出去了。

  林初夏见到白煜宸从驾驶座上下来,然后绕过车头打开了副驾的车门。

  很快,林初夏就见到白煜宸一只手里拿着两袋尿不湿,另外一只手拿着一束玫瑰走来。

  “你这是……”

  林初夏见状,惊得半晌都阖不了嘴。

  白煜宸若无其事的进屋,说道:“尿不湿是给布丁的,花是给你的,今晚我叫了餐,晚点会有人送过来。”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说?”

  林初夏直觉。

  白煜宸将手里的东西放下,然后走到林初夏身边一把抱起了布丁,并没有回答林初夏的话。

  白煜宸叫的晚餐特别丰富,但林初夏吃的诚惶诚恐的。

  林初夏和白煜宸面对面的坐在餐桌便,白煜宸将布丁抱在怀里,布丁被白煜宸逗得不断的发出笑声。

  林初夏紧了紧搁在腿上的手,在她鼓起勇气要问白煜宸今天到底怎么了时,门铃突然响了。

  林初夏打算起身,白煜宸却先快一步的说道:“你抱着布丁,找我的。”

  白煜宸去开了门。

  白煜宸在和门口的人说话,林初夏好奇是谁,于是抱着布丁朝那边走去。

  然而……当看到门口的是两位穿着制服的警察时,林初夏差点腿一软就跌倒在了地上。

  所幸白煜宸正往回走,眼疾手快的扶了林初夏一把。

  “怎么回事?”

  林初夏觉得头一片眩晕,睁着眼睛眨都不敢眨,就这样看着白煜宸。

  不是说他永远不会被抓吗,那这是怎么回事?

  “你不是说怕我干的那些事会让你和布丁遭到报应吗,所以我去自首了,我自己犯下的过错,我自己来赎罪。”

  “白煜宸……你……”眼泪完全不受控制的掉出来,仿佛身陷冰窖,“你不是说过等我康复了,你就学着带布丁的吗?”

  林初夏几乎是用吼的。

  他怎么可以食言?

  “我问过律师了,我最多判三年,等我出来,我一定好好带儿子。”

  布丁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看到林初夏在哭,也瘪了瘪嘴,开始掉眼泪。

  林初夏紧紧的咬着唇,眼睛早已经被眼泪模糊了,过了好半晌,林初夏咬牙切齿的说:“再也没有人比你更混蛋了!”

  “对,我是混蛋,林初夏,所以你一定要等我,余生我给你当牛做马怎么样?”

  ……

  白煜宸被判刑三年,因在狱中表现良好,提前一个月释放。

  白煜宸出狱两个月后,举家移民瑞士。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