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文字中文网 www.wzwtchina.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此为防盗章

  “嗯。”男孩应了声。

  他这般生人勿近的模样, 浑身散发的冷幽气质, 让人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寒暄。

  他便开口打破沉默:“如果你觉得害怕, 我就离开。”

  他声音很沉, 很冷。

  “别!”宁疏连忙道:“你是我儿子,我怎么会怕你。”

  宁疏的确不怎么害怕了, 虽然他模样吓人,但是对她并没有恶意。

  “我身上戾气重。”宁团子解释说:“会影响你。”

  宁疏记得外婆说过, 人鬼殊途, 你走你的阳关道, 我过我的独木桥,如果人和鬼接触太多,会影响人的精气神和运道。

  “有办法可以解吗?”宁疏说:“你是我的孩子,难不成以后就一直不见面?”

  宁团子想了想, 说道:“等你开了天眼变得强大, 这煞气对你而言, 就不值一提了。”

  这么说来,宁疏还真是一定要努力成为大先生, 不仅仅为了她自己, 也为了俩小破孩。

  “团子, 今天童装店那场火,跟你有没有关系?”宁疏之前一直有疑惑, 联想到之前周红花和李麻子的事, 背后都是团子的所为, 这件事多半跟他脱不了干系。

  而宁团子也承认得十分坦率:“我做的。”

  哎, 这小家伙,话真少,跟他爹一样一样的,属于闷声干实事的类型。

  虽然有这么个厉害的小鬼头这样背后保护她,这让宁疏心里感觉挺是那么一回事,但是小孩子掌握不到轻重,有时候随性而为就有可能害死人。

  今天那个女店员,教训教训就行了,可是烧了店甚至烧了她全身,这就太过火。

  “团子,以后不要这样了。”宁疏严肃地对他说道:“你这样做,损的也是我的阴德,更会毁了你自己的修行。”

  听外婆说过,这种没办法再度投胎的小鬼头,要么在这个世界上游荡,要么就依托于厉害的先生,将来有一天,兴许还能转世投胎或者得道,可是借助自己的能力去害人,对于他自己而言绝无好处。

  “我知道了。”

  小家伙倒是也很听话,并不像陆铮那样固执。

  宁疏松了口气,团子走上前来,将一个黑色的项链递给了宁疏:“这个给你。”

  宁疏看着那项链,用黑绳串着一个纯黑色的类似琥珀的东西,呈水滴状,里面好似浓墨,混混沌沌。

  “这是?”

  “你带上它,对你的修为会有帮助,如果遇到困难,我也可以及时出现。”宁团子说:“将来我和傻子就要借助这个东西,跟在你身边。”

  “傻子?”

  “宁圆子。”他说。

  “宁疏毫不犹豫便收下了项链:“谢谢。”

  等她戴上项链再度抬头的时候,宁团子已经不见了,卫生间空空荡荡,恢复了之前的静寂。

  真是神出鬼没。

  -

  医生说狗娃恢复得挺好,再观察一周,如果没有异常就可以出院了,狗娃也挺兴奋,一个劲儿问医生,是不是等嘴上的线拆了,他就能变成真正的英俊男子汉。

  几个护士都偷摸地捂嘴笑,她们特喜欢狗娃,一来狗娃的确模样生得清秀俊俏,二来这憨态可掬的模样,着实讨人开心。

  宁疏趁着还有最后几天,赶紧去给外公外婆筹谋着,买点什么保健品营养品带回去。

  可是她刚出了医院没多久,走在路上就被两个穿西装的大汉直接夹着手臂拖走了。

  宁疏边挣扎边大喊:“干什么,大白天你们绑架啊,我告诉你我家穷的揭不开锅,没有钱赎我,你们可别看走眼做了赔本的买卖...”

  宁疏一句话还没喊完,那两个男人转过街口便放下了她,宁疏踉跄着往前突了几步,一抬头便看到陆铮那张冷锋似的英俊脸庞。

  ......

  再多来几次,非得要把心脏病吓出来不可。

  “你找人绑//架我,想干什么?”

  陆铮穿着黑色的规整衬衣,扣子一丝不苟地系到了领口位置,整个人就这样站在喧嚣街头,竟也站出了几分遗世独立的味道。

  他冷着脸不回答。

  宁疏看了看身后两个保镖打扮的人,说道:“你要找我就光明正大找我,用这种方式把我请过来,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过分?”陆铮似乎并不以为然。

  他的字典里可没有过分两个字。

  “昨天在108商圈那家店门口遇到你,我心里总有说不上来的感觉。”陆铮面无表情道:“晚上那家店,就出了事,更是感觉蹊跷,这事是否跟你有关。”

  宁疏防备地退后两步,不得不说,陆铮的第六感还是相当准确的。

  “你是说那家店的火,是我放的咯?”

  陆铮摇头:“你倒没有这个本事,只是觉得奇怪而已。”

  “所以你觉得奇怪,就让人莫名其妙把我掳过来,不管我到底有没有急事,陆铮,你不觉得自己太过分了吗?”宁疏有点生气。

  “你怎么知道?”

  宁疏:“什么?”

  他嘴角泛起笑意:“原来你知道我的名字。”

  “噢!”

  宁疏刚刚情急之下,居然把他的名字叫出来了,他们现在是陌生人啊!

  看着他脸上泛起的微笑,宁疏又觉得没那么简单,感觉被设套了一样。

  错觉,肯定错觉!

  “我...”宁疏脑子快速思考对策:“是我算...”

  陆铮直接帮她回答:“别跟我说,你是算出来的。”

  “......”他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吗?!

  “我就是个算命的,我算出来的...”宁疏死撑。

  陆铮嘴角笑意加深,唇齿轻捻:“噢,真是算命。”

  宁疏还没有说话,陆铮便道:“那你来给我算算。”

  宁疏问:“你要算什么?”

  陆铮目光紧扣她:“算算我们之间,有多少缘分。”

  “没有!我们一点缘分都没有!”宁疏立刻道:“我们只是陌生人,以后也不会再见面!”

  陆铮冷哼一声,说道:“再算算别的。”

  你还没完了是吧!

  她硬着头皮道:“把你的生辰八字给我。”

  “少爷,生辰八字不可随意给人!”边上立刻有年长的管事轻声耳语。

  陆铮脸色依旧如常,只说道:“生辰八字就算了,还有别的算法吗?”

  “有是有了。”宁疏说:“看掌心指纹,也能算。”

  陆铮毫不犹豫便将手递了过去。

  宁疏深吸一口气,颤栗地接过了他的手,他掌心温暖,而宁疏手里却全是汗。

  他掌心的纹路,宁疏在跟他要好的时候,已经看过无数遍,甚至熟悉每一条纹路的走向。

  现在他的手还略显稚嫩,一根根指头跟葱玉似的,只有富贵人家温厚水土才能养出来这样一双手。

  宁疏仔仔细细地打量他的手,用一般江湖术士的套语敷衍道:“你生命纹开头有鱼型纹的,说明儿童时期容易体弱多病。”

  “我长这么大,无病无灾。”陆铮冷嘲:“看来你还是个骗子。”

  宁疏也皱起了眉头,不对啊,他掌纹显示,分明就是积弱的体质,可是又不对,这生命线本来是要走向死路,中途却被另一根竖下来的线给阻截了,生生断了他的死路,重新延伸出另外一根线,指向了长命百岁。

  看起来,似乎有人解了他的运道,甚是改了他的命!

  不过很快宁疏就想通了,这种富贵人家的豪门贵子,生下来命途多舛,花重金请高人改命,也实属正常。

  宁疏便继续道:“你的事业线是一条直纹,将来必定一帆风顺。”

  那可不,上一世在陆铮接手陆氏集团之后,直接把陆氏集团推向了商业浪潮的顶峰,他甚至荣登了福布斯最具影响力商业青年才俊,业内只要提到陆铮的名字,几乎无人不知,相当牛逼的人物。

  “听起来,真像是江湖骗子的惯用套语。”

  “不信算了。“宁疏置气一般,将他的手松开。

  “还有一条感情线。”陆铮抬眸看她,有意提醒。

  “那个...看不出来。”宁疏心虚地说。

  “看不出来,还是不想说?”

  “看不出来。”宁疏坚持。

  他们这样的豪门贵子,将来的婚姻恐怕都由不得他们自己做主,多半是要整什么家庭联姻,当初陆铮看上她,把她养在豪宅当金丝雀,陆家便没有阻拦,陆铮可以在外面胡来,但是到了时候,就必须要老老实实地结婚,妻子由必须有家族钦定,这是无可挣脱的宿命。

  其实是看出来了。

  陆铮的感情线是最长的,而且有分叉往下弯,这说明...

  他是长情之人。

  “啊,哥哥...”宁圆子有些为难,低下头:“哥哥他说他这个样子...可能会吓到妈妈。”

  宁疏脱口而出:“今天在朱家大宅门前我就见过他,是他帮了我,对不对。”

  “唔。”宁圆子低着头,搅动着衣角:“他不喜欢别人欺负妈咪,谁欺负,他就很生气。”

  宁疏感觉一阵阵窝心,虽然今天短暂地见到宁团子,他模样并不可怕,只是身上那股浓重的凶煞之气实在太骇人,不过再怎么样都是自己的小孩,宁疏已经完全不怕他了。

  “圆子下次过来一定要把哥哥也带过来,你跟他说,妈咪真的很想他,想见见他。”

  宁圆子也不大确定,只说道:“那我再劝劝哥,但是妈咪不要抱太大希望噢,哥哥很固执的。”

  固执...

  宁疏觉得,宁团子估摸着应该跟他爸的狗脾气一摸一样。

  宁圆子就比较像她,她小时候也是嘴甜得不行,对人也没有什么防备心理,简单来说就是缺心眼子,不过生活教做人,等她慢慢长大,吃过很多亏,才渐渐变得冷漠,跟以前是两个极端。

  “对了,哥哥还说他很喜欢妈咪给他取的名字。”

  “客气了,他是我的儿子嘛。”宁疏越来越接受自己母亲的身份,以及有这么两个半大的孩子。

  “对了,刚刚突然打雷,妈咪好像得罪了房间里的那个凶巴巴的爷爷。”

  圆子说的,应该就是天师爷,宁疏叹了声,说道:“我想跟拜入天师爷爷门下学本事,可是人家不收我。”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