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公子2首席他总耍无赖 123.123林初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一只手掌搭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文字中文网 www.wzwtchina.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林初没回他,直接对陆薇宁说:“听见了?”

  陆薇宁狼狈不堪,此时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只听见手机里传出燕北城的嗓音,“陆薇宁还在?”

  林初关掉了扬声器,拿着手机往外走,她还听到林初“嗯”了一声,“她说我粗俗配不上你,当着你一个模样,背着你一个模样。髹”

  燕北城轻笑,“背着我什么模样?”

  “泼妇呗。”林初自己也笑了,“嗯,我刚才确实挺泼妇的。”

  “没事儿,欺负人比被欺负了强。你能知道欺负人了,也省的我总担心你在外头被人欺负也不知道自保。”燕北城拿着手机走出电梯。“欺负了人,我替你兜着,我看谁敢说你。”

  正好周围全都是准备出去吃饭的员工,看到燕北城昂首挺胸的打着电话,可脸上的表情却柔的不行,唇角挂着笑,轻声细语的模样,着实吓人。

  有距离近点儿的,听到了燕北城的话,忍不住抖了一抖。

  ……

  林初没想到,都在咖啡厅闹得这么不愉快了,陆薇宁竟然没有改变初衷,还要将长期合作的事情交给她这个小组。

  林初想,难不成陆薇宁还想体现自己的宽厚大气,大家风范?

  她跟郑云彤和吕立新一起去了星创在B市的写字楼,虽然给舒予歆创立工作室,但仍然没有脱离星创。

  也不愧是商人本色,星创直接在写字楼内开辟一间办公室给舒予歆,当做她工作室的办公室,还按照市价收取租金,等于是把给舒予歆的投入又赚回了一部分。

  签好了合同,舒予歆的经纪人提出希望双方能见一面,彼此了解一下,毕竟以后是要在一起合作的。像是明星经常出这样那样或大或小的事情,跟公关的联系是十分紧密的。

  “予歆正在3楼的摄影棚里拍广告,一会儿就好,不如咱们一起下去看看?”舒予歆的经纪人岚姐提议道。

  吕立新点头,便带着郑云彤和林初下去。

  一进棚,就看到里面乱糟糟的各自忙活,白色的背景布前,舒予歆正在那儿摆着各种姿势,光打的足,让她的皮肤显得透亮,但也不如网上放出来的那些修过的照片好看。

  现在不论是照片还是电视,都会给她们修的一点儿瑕疵都没有,皮肤又细又白。可实际上一看,舒予歆脸上的毛孔挺粗大,因为工作忙碌再加上私生活的关系,眼下黑眼圈就连遮瑕都盖不住。

  拍完了一组,舒予歆要下来换装加补妆,便用这个空当与林初三人见面,简单的聊了一下。

  对他们挺礼貌,但说不上热络。

  突然,舒予歆站起来热情的叫:“陆总。”

  林初转头看,便见陆薇宁带着助理走过来。她白衬衣外面穿了一件浅蓝色的小西装,让原本会显得严肃的职业装愣是多了俏皮,也让陆薇宁看着比实际年龄要年轻许多。

  陆薇宁微笑着走过来,好似之前跟林初的不愉快从未发生过。

  “听说霖意的几位过来了,我就过来看看。”陆薇宁微笑道,还礼貌的朝林初点了点头。

  她愿意装,林初也不会在这时候显得自己很没礼貌,便也微笑着点了点头,一起与陆薇宁打了招呼。

  “霖意你应该是知道的,霖意派过来的人都是精英,你好好与吕先生几位聊聊,彼此熟悉,以后打交道的时候还多,他们也是你的公关团队了,有什么事情还是需要他们来解决。所以你与人家好好相处,一起工作才方便有默契。”陆薇宁说道,让人搬来了椅子,都坐下聊。

  林初表情淡淡的,需要她说话时就礼貌的回答,反正这里面主导的也是吕立新,少说话以吕立新为准,陆薇宁也说不出什么。

  “咦?谁的手机响了?”郑云彤侧耳听到浅浅的音乐声,转头问。

  陆薇宁的手机就拿在自己的手里,舒予歆的在助理那儿,林初便打开包去查看,果然是自己的。

  看到燕北城的来电,她说了声抱歉,便起身去接电话。

  “回到公司了?”燕北城问。

  因为下午来星创,怕回霖意晚了,让燕北城在门口久等,便提前跟他说过。

  “没有,还在星创呢,正跟舒予歆聊着,陆薇宁也在。”林初说道,回头看了眼,正好看到陆薇宁看了过来。

  被看了正着,陆薇宁也不心虚,还冲她点了点头,这才慢悠悠的回过头,好像刚才目光刺探的不是她一样。

  林初嘲讽的扯了扯唇。

  “都快要下班了,怎么还没走?”燕北城看了眼腕表,听到陆薇宁的名字,眼睛就眯了起来,心中不悦。

  “谈的时间比较长了。”林初说道,棚内熙熙攘攘,很是嘈乱,林初便走出来,但仍然捂着耳朵,不自觉的放轻了声音,“一会儿就直接从星创回去了,你别来接我了。”

  半晌也没得到燕北城的回答,林初正打算再开口,就听他说:“你在那儿等着我。”

  说完,直接挂了电话,不打算让林初再说。

  有陆薇宁在,即使知道林初是个不吃亏的性子,吕立新和郑云彤也会帮着不让她吃亏,他还是不放心。

  林初眨着眼睛,呆愣愣的看着手机,心想要是一会儿就走了,燕北城还没过来,万一又要面对陆薇宁怎么办?

  虽然她不会让自己吃亏,可也不代表愿意应付陆薇宁啊。

  回去的时候,舒予歆正提起最近被网上黑的事情,想着怎么来挽回形象。原先那些被网友黑的不能自已的女明星,有几个成功洗白的,让舒予歆羡慕不已,吕立新便提了几个建议,先让她试试。

  “这是个长期的积累,不能急,反倒会出现反效果。”吕立新说道。

  服装师喊舒予歆去换衣服,陆薇宁提出要请他们三人吃饭,吕立新正要拒绝,林初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一只手掌搭住。

  吃惊的转头,竟然见到燕北城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的。

  “这么快就过来了?”林初惊喜的轻声说道。

  “本来今天早忙完了,就想去早点儿接你,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正好离得近。

  他说着,搭在她肩上的手自然的落了下来,便握住了她的手,骨骼分明的长指穿进她的指缝,勾缠住她细软的手指。

  林初忍不住柔软的指腹在他薄瘦的手背上压了下,“以后不要开车打电话,就算带着耳机也危险。”

  “听你的。”燕北城薄烫好看的唇上挂着浅笑,嗓音低醇清润,看着林初的目光带着毫不掩饰的温柔缱绻,一点儿都不避讳这儿人多眼杂。

  陆薇宁在旁边看了,一手插在裤袋里,动作看似潇洒率性,可实际上藏在裤袋里的拳头早就攥的死紧。

  直到掌心传来刺骨的疼痛,她才回过神来,倏地松开了拳头,拿出来一看,掌心四块指甲印已经发紫,隐隐的透着血丝。

  陆薇宁走到燕北城和林初的面前,笑着跟燕北城打招呼,“燕少,没想到你会过来。”

  瞧这话说的,好像是来找她似的。

  不过到底,也没干再直呼北城。

  燕北城冷淡的睨了她一眼,“来接林初。”

  陆薇宁被他冷淡的态度弄得有些尴尬,手指微弯着把一侧的发拨到耳后,却又留下耳鬓细细的一簇,在耳边弯出了一道好看的弧度,让耳朵在发丝间若隐若现的,更加俏皮。

  陆薇宁微微低头,知道自己哪个角度,哪种方式是最好看的,朝燕北城礼貌又清浅的笑,“上次突然去了你那儿,是我冒昧失礼了,还说了些不合宜的话,造成了你们的误会——”

  “没误会,我们很好,林初也没把你的话放在心上,你不用担心。”燕北城冷淡道,似乎是有些厌烦,不耐的转头打量起了摄影棚。

  陆薇宁噎了一下,随即又说:“是这样我就放心了,但不论怎么说都是我做的不好,如果燕少和林小姐不嫌弃,一会儿让我请你们吃饭,正式跟你们赔罪,好不好?”

  燕北城虽然没说话,但那表情分明写着“嫌弃”二字。

  林初表情不变,只觉得昨天陆薇宁说她当着燕北城一套作风,背着燕北城一套作风,这话应该送给陆薇宁才对。

  旁边想起了相机松脆的咔嚓声,转头一看,在一旁等待给舒予歆拍摄的摄影师正拿着相机对着他们。

  见三人看过来,这才笑呵呵的走了过来,“刚才看卫总和这位先生站在一起相视而笑的样子,入镜特别般配好看,一时职业病犯了,就给拍下来了。”

  燕北城伸手就把摄影师手中的相机拿了过来,动作突然又流利,摄影师没反应过来,竟是乖乖被他拿走了手机。

  燕北城修长好看的指在在按键上按了几下,调出那张照片,便删掉了。

  “先生,你——”摄影师瞪大了眼,有些生气。

  这是他拍下的作品,认为很好,这人凭什么删掉。

  “陆小姐单身,而我有未婚妻,就在我旁边,你这样拍下来还说那些话,对陆小姐不好,也叫我与我未婚妻生气。”燕北城抬手,亮出与林初交握的手,“我跟我未婚妻的关系不难看出来,你怎么就拍了我跟别的女人?我以为摄影师应当观察入微。”

  燕北城讥诮的看了陆薇宁一眼,又说:“况且,我与我未婚妻才叫般配,与陆小姐并不。”

  陆薇宁脸色一白,被燕北城直白的话语伤到,双拳握紧了,笑脸更加维持不住。

  燕北城理都不理陆薇宁,对林初说:“跟你同事说一声,我们先走。”

  林初点点头,两人便去跟吕立新说了声。

  吕立新也是打算走的,于是与郑云彤一起,便都走了。

  摄影师看了眼消失在摄影棚门口的身影,才收回目光,“陆小姐——”

  这是陆薇宁让他这么干的,却没想到反倒让陆薇宁这么丢人。

  陆薇宁铁青着脸转身就走了,那张脸沉的都有些骇人了。

  她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手机响起。

  看到手机上的来电,陆薇宁目光闪了一下,嘴角终于牵起一抹似高兴似算计的笑,“芷清。”

  ……

  从星创出来,比以往的下班时间还要早一刻钟。

  坐进车里,燕北城刚准备开车,就接到了老宅的电话。

  林初便看到燕北城神色微动,嘴角勾了起来。看得出虽然自制,但眉眼中却是藏不住的喜悦。

  挂了电话,燕北城对林初说:“奶奶让我们回去,我妹妹过来了。”

  林初惊讶的一时都说不出话来,双唇微张。

  燕北城看着好笑,伸手便把她的嘴唇捏到了一起,看起来像只小鸭子。

  林初瞪了他一眼,两手抱住他的手扯了下来,感觉嘴唇都被他捏肿了。

  燕北城看她变得饱满丰润的唇,手指顺势便贴在了她丰软的下唇上,轻轻压了一下,眸色便深了。

  林初被他这样磨蹭的发麻,想着他这时候还要撩拨他,便羞恼的往他的拇指上咬了一下。

  只是这一下并不重,只不过就是想要表达一下自己的羞窘而已,轻轻地在他的拇指上对了一下,却反而让燕北城眼里的颜色更加深浓。

  也顾不得刚才想说的话了,直接扑过来就把她压在了车门上,便对着她柔软的唇瓣吻下。双手不自觉地找到了她的腰间,一抬一压,便将她的腰紧压在自己的腹上。让她背部的线条优美的凹起,抵着窗户便吻得更深。

  林初被他吻得喘不过气,只觉得唇齿间全都是他醇冽的气息,浓重的男性气息和那绝对的力量,都让她无法自持。

  好不容易,燕北城才稍稍的松开她的唇,只是手上的力道不变,仍是又紧又重。看着她润软漂亮的唇瓣添上了潋滟的红色,双唇便不自觉地在她的唇瓣上轻轻磨蹭。

  又重重的吻了一回,松开换气,眼瞧又要落下的时候,林初赶紧抬手捂住了他的唇。

  燕北城这会儿正是急迫的时候,突然被她挡住,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朝她挑了挑眉,便把她的手从唇上拔了下来。

  “我就是想亲亲你,你刚才牙齿一对,把我都给撩热了。”燕北城说着,便直接在她的掌心落下细吻,还突然勾卷了一下。

  林初掌心烫痒,赶紧握成了拳头,结果干净分明的指关节便又被他给缠上了。

  “别闹,跟我说说你妹妹啊。”林初甩了甩手,不让他闹,“之前只是听你说有妹妹,除此之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连她叫什么也不知道。今天第一次见面呢,你跟我说说她的事情,让我心里有点儿数。”

  燕北城总算是不闹她了,看她现在的姿势坐的也不得劲儿,可自己又不想放开她,把她抱在怀里软软的,就连说话都舒服。

  便干脆把椅子往后滑,把她捞了过来,直接抱了个满怀。

  “……”林初红着脸拍了下他的手臂,隔着衣服仍然感觉坚硬结实,“好好说话。”

  “跟你好好说呢。”燕北城又把她抱得紧了点儿。

  林初看他是不打算端正的说事情了,便只能乖顺的任他抱着。

  看她这样服帖的模样,不再反对,燕北城便忍不住笑,目光柔的不行。一时没忍住,又往她的唇上亲了口,才说:“之前不是跟你说过,我那个妹妹,是那个人去了宁市之后生下来的吗?”

  林初点头,表示记得。

  “她叫燕芷清,算算今年应该是18岁了。江女士每年都会带她回来一趟,见见二老。虽说是在宁市养芷清,但想来她也是不想要放弃燕家这么好的资源,所以仍然让芷清与燕家保持联络。只是芷清从小不在二老膝下,只每年回来一趟,感情到底是不行。但是因为那是我父亲留下的血脉,再加上不常见面,二老对她始终有一份歉疚。除了本能的亲情之外,主要还是一种补偿心情,所以都很疼她。”

  “只是这种喜欢跟对你,对小叔公,对宁白是不一样的,是不是?”林初问。

  燕北城点点头,二老对他,对燕淮安,对燕宁白,那是出自真心没有任何来由的疼爱。是愿意为了他们做任何事情。就如同父母对自己的儿女,只要儿女过得好,自己吃多少苦,怎么牺牲都甘愿。

  但对燕芷清,多是歉疚与补偿。再加上她自小养在江嫦黛的身边,江嫦黛又是二老厌恶透了的人,对燕芷清便多了分生疏。

  就江嫦黛那样的性格人品,燕芷清从小耳濡目染,二老多少也是担心的,对她便肯定不如对燕北城他们那样的掏心掏肺。

  且,如果儿女做的伤透了父母的心,父母或许不会真的丢下儿女不管,但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毫无保留的好。

  更何况是心怀歉疚的这种情感,若孩子是个好的,感情会越浓。但若是不好,这样的情感早晚会磨光了。

  但林初知道,那到底是燕北城的亲妹妹。

  对江嫦黛,燕北城尚且在当面的时候还能叫一声母亲。对亲妹妹也会有更多包容,甚至心里也是亲近她的。

  燕北城看着怀里的人眉目如画,原本提到江嫦黛生起的烦厌之情也消了下去。

  在她的眉上吻了一下,才又说:“每年江女士都会带芷清回来一趟,但是只有芷清自己一个人回老宅,她是没脸回去的。可能是出于赎罪的心里,在我父亲去世一年后,她曾带着刚出生的芷清回来。那时候因为芷清是在她怀里,二老并不想见她,便只同意芷清过来,想让人把芷清接过来。”

  “她害怕芷清被接走就不会再送回去,索性二老连芷清都不见了。”燕北城解释道,见她发红的耳根莹莹润润的好看,又边说着边去亲亲她的耳根。

  林初脸颊发烫,这男人说事儿就说事儿,偏偏说几句就要亲她一下,时不时的还要闻闻她脸上的香气,亲亲她的耳根和耳垂,就没有一刻是安分的。

  ---题外话---新的一个月,新的开始,求新一个月的月票啦,上个月月票第三,希望这个月能够取得更好的成绩,握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