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文字中文网 www.wzwtchina.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因低于系统设定的购买比例, 故显示随机防盗章,请等待72小时。  “我等了一个星期, 就是在等下雪呢。”徐洛闻说。

  “你们城里人就是喜欢作死。”可能觉得这么说不太礼貌,兰海又找补一句:“我妈说的。”

  徐洛闻笑笑:“你妈说的很对。”

  兰海问:“那你啥时候回来啊?”

  徐洛闻说:“顺利的话后天下午吧。”

  上了出租车, 徐洛闻朝兰海挥挥手,对司机说:“师傅, 出发吧, 去白龙雪山。”

  白龙雪山坐落在K市西南一百里,司机一路疾驶,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

  徐洛闻背上双肩包,一手提着相机包, 另一手提着帐篷包——他得在山上住一夜,不走运的话得住两夜。

  买票进了景区, 徐洛闻掏出手机打电话, 那边很快接了。

  “你好, 我到了, 就在大门口这儿。好,一会儿见。”

  挂了电话等了五分钟,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朝他走过来。

  徐洛闻摘下手套同他握手:“你好,徐洛闻。”

  男人笑着说:“你好, 我叫迟洪纪,你叫我老纪就行。”

  老纪帮他提着帐篷包, 两个人一起往里走。老纪说:“虽然杂志社那边已经跟我说过了, 但我还是觉得暴雪天上山太危险了, 万一再遇上雪崩后果更是不堪设想,要不你再考虑考虑?”

  徐洛闻说:“我也知道危险,但我要拍的,就是雪后初晴,第一缕阳光洒在雪山上的一刹那,所以我必须赶在下雪前上山。再说不是还有向导陪着我嘛,没问题的。”

  老纪笑着说:“反正你们这些搞艺术的,发起疯来就是天不怕地不怕。”

  徐洛闻也笑起来:“同意。”

  两个人进了一间办公室,老纪放下东西,说:“你在这儿等我一会儿,饮水机下面有一次性杯子,你自己倒水喝。”

  屋里暖气很足,徐洛闻从头到脚全副武装,帽子、围巾、羽绒服、棉裤、棉靴,刚站一会儿就热了一头汗,但一会儿就要出发,他也懒得脱,接了一小杯凉水灌下去。

  没等多久,老纪领着一个男人进来。

  男人身材高大,皮肤黝黑,看起来比老纪要年轻一些,三十岁左右的样子。

  徐洛闻同男人握手:“你好,徐洛闻。”

  男人正要说话,老纪就抢先说:“他叫赵井泉,是你的向导。他在景区工作了十几年,对雪山熟得就跟自己家似的。”

  “赵哥,真不好意思,”徐洛闻说,“天气不好还麻烦你陪我往山上跑。”

  赵井泉憨厚一笑:“应该的,应该的。”他转向老纪:“我们得赶紧出发了,现在天黑得早,必须赶在天黑之前爬上山顶。”

  老纪嘱咐:“小赵,一定得把人照顾好了,听见没?”

  赵井泉忙不迭答应,一手提着一个包,和徐洛闻一起往外走。

  先走索道。

  刚坐上缆车,手机就响了。

  裴澍言打来的。

  犹豫了下,滑动接听。

  “喂。”

  “还在S省?”裴澍言问。

  徐洛闻看着窗外荒凉的山景,说:“嗯,前几天一直在等下雪,天气预报说明天有大雪,所以我现在正要上山,估计一会儿就没信号了。”

  “大雪天进山?岂不是很危险?”

  “有向导陪着,没事儿。”

  裴澍言沉默了一会儿,说:“下山之后立即给我打电话。”

  徐洛闻“喔”了一声:“那挂了。”

  挂了电话,徐洛闻吁了口气。

  “对象?”赵井泉问。

  “前对象。”徐洛闻笑着说,掺杂着一点苦涩,“赵哥结婚了吗?”

  “没呢。”

  徐洛闻微微惊讶。

  在大城市,三十多岁的男人没结婚很正常,但在这样的偏远小城,多少有些不寻常。

  但这是别人的隐私,他也不便多问,笑了笑结束这个话题。

  索道只到山腰,刚过雪线,也是一般游客所能到的最高高度。

  下了缆车,两个人徒步向上攀登。

  赵井泉拎着相机包和帐篷包走在前面,徐洛闻背着双肩包走在后面。

  积雪覆盖的山路并不好走,徐洛闻步履维艰,赵井泉却如履平地,走得很快。

  赵井泉停下来等他:“五点半天就黑透了,现在已经两点多了,要想在天黑之前爬上山顶,咱们必须得走快点。”

  徐洛闻喘着粗气说:“我也想走快,可是这路实在太难走了。”

  赵井泉往回走,来到他身边,腾出一只手伸给他:“我拉着你兴许能快点。”

  徐洛闻犹豫片刻,握住了赵井泉的手。

  速度的确比之前快了,也少摔了许多跟头。

  为了节省力气,两个人一句话不说,闷头往上爬。

  一鼓作气爬了两个小时,两个人停下来稍事休息。

  回头望,雪山迤逦,万物皆在脚下。

  向上看,天高云淡,终点遥遥在望。

  胸中不由荡起一股豪气,多日积郁终于一扫而空。

  大自然就是有这样神奇的疗愈力量。

  “赵哥,你饿吗?”徐洛闻问。

  “不饿,上山之前刚吃饱饭,”赵井泉说,“倒是有点渴了。”

  徐洛闻从包里取出一瓶矿泉水递给他:“我包里有吃的有喝的,你有需要就告诉我。”

  “那你背着一定很沉吧?”赵井泉说,“给我我帮你背着。”

  “不用不用,”徐洛闻忙说,“你拿着俩包还得牵着我,已经够累的了。”

  赵井泉又劝了两句,见徐洛闻坚持,只好依他。

  总共休息了不到十分钟,两个人继续向上爬。

  太阳不知什么时候躲进了云层,天色提前昏暗下来。

  山风呼啸,刮得人睁不开眼睛。

  “看样子要下雪了!”赵井泉大声说,“我们得再快点!”

  徐洛闻已经筋疲力尽,两条腿又酸又疼,腰都快直不起来了。

  但他别无选择,只能使出吃奶的劲儿紧跟赵井泉的步伐。

  果然不出赵井泉所料,没多久天空便飘起雪来。

  一开始是小雪粒,很快就变成鹅毛大雪。

  天已经暗得看不清前路,徐洛闻找出手电照亮。

  “赵哥!”徐洛闻迎着风雪大声说,“这样太危险了!要不咱们就地搭帐篷住下吧,等明天天亮了再走!”

  赵井泉也扯着嗓子说:“不影响你工作吗?”

  徐洛闻说:“不影响!”

  天气预报说大雪要下到明天下午三点左右才会停,在那之前是不会出太阳的。

  如果明天雪停之后能出太阳那最好不过,拍完就可以下山去,可要是天公不作美,那就只能再在山上呆一晚,反正他备了两天的干粮。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