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文字中文网 www.wzwtchina.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段蔚予却不若温悦汐这般淡定,听闻温悦汐说只怕是快要生了,立刻穿衣起身,眼见着他就要下床去,温悦汐连忙伸手拉住了他,“先别忙,我自己的情况我清楚,一时半会儿还生不了,现在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呢,大家都在睡着,就别去打扰了。”

  “这个时候还管什么打扰不打扰?”段蔚予俯身在温悦汐眉心落下一吻,柔声道:“我先去吩咐人把稳婆给叫来。”、

  早在一个月前,段蔚予就已经命人找了几个稳婆住进了蔚王府,不至于临时再去请这般慌乱。

  温悦汐知道自己再劝说也没用,也就不再说什么,任由段蔚予下床走了出去。

  听闻王爷要叫稳婆过来,岐悠苑伺候的下人们顿时打起精神来,看来王妃差不多是要生了,一个个顿时困意全无,全都起来待命,早前被太后派来的嬷嬷也赶了过来,候在温悦汐的床前,时不时开口问一下她的状况。

  一时间整个岐悠苑灯火通明,下人们来往穿梭都忙着准备等会儿要用的东西,这一番动静也吵醒了妙毒夫人他们,在听闻段蔚予已经把几个稳婆都请去岐悠苑之后,妙毒夫人他们也是急忙赶来了岐悠苑。

  见着妙毒夫人和蔺玉公主他们都进来看自己,温悦汐无奈道:“我本来说不想声张的,其实我只是有一点阵痛而已,一时半会儿还不会生。”她自己本来就是大夫,也给孕妇医治过,而且师父来了之后,也跟自己说了很多,对于自己的状况,她还是很了解的,知道还没那么快就会生。

  “虽说一时半会儿还不会生,但是有我在你身边时刻注意着你的状况,总归是好一点的。”说话间,妙毒夫人已经伸手去探温悦汐的脉象。

  温悦汐自打有了身孕之后,就一直很注意,也一直有喝安胎养身的药,也每天坚持散步,所以她的情况的确是很不错,又有妙毒夫人在旁,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

  但温悦汐毕竟也是第一次生孩子,紧张是难免的,只是不想让段蔚予他们担心,所以故作轻松而已。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天色渐渐大亮,忍过一波阵痛,温悦汐开口对段蔚予道:“之前宓儿就跟我说过很多遍了,我生孩子的时候,她一定要在,”说着,温悦汐笑了笑,“若是等到我生完了,她才知道,只怕真的会生气,你派人去庆王府跟她说一声吧,也免得事后她埋怨我。”

  其实她理解宓儿的心情,当初宓儿生孩子的时候,自己也是一直都陪在她身边的,她们之间这份友谊,在人生这样重要的时刻,定然是要互相陪伴的。

  段蔚予闻言便也是吩咐府中的下人前去庆王府知会一声,蔚王府的人去庆王府知会许宓,蔚王妃要生了的消息便是在庆王府传开了,许宓和段映湛匆匆忙忙赶去蔚王府,而这消息也渐渐从庆王府传了出去。

  不过这些是温悦汐此刻并不知道的,消息传开之后,竟然有赌坊下赌蔚王妃肚子里的孩子究竟是男是女,一时之间闹得沸沸扬扬。

  而蔚王府中,等待了许久,经验丰富的稳婆终于开口道:“看蔚王妃这样子应该是要生了,还请蔚王和几位先出去等候吧。”

  “我留在这里。”段蔚予沉声道。

  听闻此言,那从宫里被太后派来的嬷嬷,立刻语带犹豫地道:“这……只怕是不合规矩。”

  “不合规矩又如何?”段蔚予冷然看着那嬷嬷,那嬷嬷见状,立刻就不敢吭声了。

  这时候却听得温悦汐开口道:“可我不想你留在这里,你出去等着吧。”

  段蔚予轻握着温悦汐的手,柔声道:“让我在这里陪着你好吗?”

  温悦汐却是坚决的摇头,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段蔚予终究拗不过温悦汐,还是走了出去。而蔺玉公主和莫挽祯作为还未有生育的女子,也是被赶了出来。

  等待的过程是煎熬的,尤其是对段蔚予来说,听得里面传来温悦汐的叫喊声,段蔚予的脸色都开始苍白起来。

  段映湛作为过来人,开口轻声安慰道:“不会有事的。”

  但他自己也知道,这话并不会起什么作用,当初宓儿生孩子的时候,自己经历过一次,当然能体会蔚皇叔此刻的心情。

  不过……悦汐这叫声倒是比宓儿当初惨多了,仔细想想,宓儿毕竟是习武之人,忍耐力比悦汐好一些也是正常的。

  对于段蔚予来说,现下的每一刻都是煎熬,被隔绝在门外,不知里面究竟是什么情形,骗悦汐一步都不许自己踏入,自己就只能在外面干着急。

  在外面守着的这些人看到段蔚予这等模样也不由在心中暗自感叹,想那以前这蔚王是如何冷若冰霜,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那么一个人,谁曾见过他把一个人放在心上,但偏偏悦汐就是他的唯一软肋,只要事情牵扯到悦汐,他就永远没有办法保持冷静。

  段蔚予也不知道自己在外面究竟等了多长时间,最终等到一声响亮的哭声,里面有人大声道:“出来了!”

  听到这声音,等在外面的人都是松了一口气,段蔚予却是僵立在那里,片刻之后,一个侍女掀开厚重的布帘走了出来,对段蔚予道:“恭喜王爷,是个小郡主。”

  段蔚予径直迈步略过那侍女进到室内,还未走到里间,就听得温悦汐虚弱的声音传来,“先别进来。”

  温悦汐经历过生子之后,身上的力气几乎全部用尽,此时说话有气无力,声音既轻又小,但是还是足以让段蔚予听清,并且停下了脚步,“悦汐,你……还好吗?”声音似乎有些小心翼翼,听见的人心中都是大惊,他们什么时候听过蔚王殿下用这样的语气说过话?

  只听得温悦汐低声应道:“我没事,只是太累了。”然后又对身边的嬷嬷道:“把孩子抱给王爷看看吧。”

  须臾,那嬷嬷便是抱着已经被包在襁褓中的孩子,走到段蔚予的面前,满脸笑容地道:“恭喜王爷,喜得千金。”

  刚生出来的孩子还有些皱皱巴巴的,段蔚予也没有心情细瞧,只一心惦记着里间的温悦汐究竟怎么样了,他知道产后崩血的女人不在少数,所以就算眼看着孩子已经平安生下来了,他也不敢彻底方才心来,而且方才温悦汐撕心裂肺的喊声让他此时仍旧心悸不已。

  这个时候,蔺玉公主和莫挽祯他们也是走了进来,此时温悦汐又不许他们进去里间,他们也就围着那孩子看了起来,小小的人儿在襁褓里一声接一声地哭着,可怜她的父王此时却是心不在焉。

  过了一会儿之后,许宓从里面走了出来,见着段蔚予心神不宁的样子,含笑道:“蔚王不必担心,悦汐没事,她现在累坏了,你进去看看她吧。”

  段蔚予这才迈步走入里间,而此时原本伺候在里间的那些侍女把一盆又一盆的血水端了出来,让段蔚予的脸色越发苍白了几分。

  温悦汐见段蔚予走过来,冲他虚弱地笑了笑,“刚才听见我的叫声,吓坏了吧?我是故意的,让你以后对我再好一点。”

  段蔚予俯身吻了一下温悦汐的额头,“鬼丫头,到现在你还惦记着算计我。”

  “那是,我得让你心疼我啊。”

  段蔚予笑了笑,神情温柔,“的确是太疼了。”心太疼了。

  “去抱抱我们女儿吧,我太累了,想睡会儿。”

  “嗯,你睡吧,我在这里守着你。”

  温悦汐渐渐闭上眼睛,沉沉睡去,而段蔚予就这样陪在她的身边,而我们可怜的刚出生的小郡主,就这样被丢在一旁,连自己娘亲和父王的半片衣角都没摸到。

  ……

  蔚王妃的小郡主出生,百姓们又好生议论了一阵,却也是不由想起了太子侧妃如今也是怀着身孕的,也不知道这太子侧妃肚子里坏的究竟是男还是女,不过不管是男是女。更重要的是,这菱侧妃究竟能不能保住这个孩子,就算保住了这个孩子,最后能母子平安吗?情况只怕不是很乐观,据说这位太子侧妃的身子太弱了,自打怀上这孩子以来,已经几次有小产的迹象,这事情,不到最后,谁也说不准。

  而此是蔚王妃的小郡主正被一群人围着,却唯独不见自己的父母,许宓见着襁褓中这个正睁着大大的眼睛好奇打量他们的小女孩儿,不由愤慨地对段映湛道:“为什么你偏偏是蔚王的侄子呢?要不然我们就可以把这个小宝贝儿拐去我们家了。你看看她,多乖啊,可比我们家那个臭小子乖多了,到底还是女儿好啊。”

  段映湛无辜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这我生下来就是皇叔的侄子,就算我不想也没用啊。”说罢,他伸手揽住许宓的肩膀,“你喜欢女儿啊,那我们就再生个女儿好了。”

  见在场的还有莫挽祯他们,许宓顿时用手肘拐了段映湛一记,没有再说下去。

  几人正说笑着,段蔚予从外面走了过来,见几人正在轮流抱他们的孩子,上前接过自己的女儿,目光环视了一下在场的众人,“你们很闲吗?”难怪悦汐几次让侍女来抱孩子都抱不来。

  溥承蕴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小郡主太可爱了。”

  “七皇子年岁也不小了,想必你父皇和母妃也急着想要抱孙子了吧?”

  说完便是抱着孩子走了出去。

  溥承蕴愣了片刻之后,不由喃喃道:“这蔚王是不是在迂回地小看我啊?”

  段蔚予把孩子抱到温悦汐的身边,温悦汐伸手接过,见她一双水润润的眼睛看着自己,心中顿时柔软一片,“比刚生出来的时候好看多了。”温悦汐抬眸看向段蔚予,“你说呢?”

  段蔚予点了点头,“的确是刚生出来的时候好看多了。”

  温悦汐含笑摇头,“其实那时候你根本就没怎么看这孩子吧?”

  “也是有瞄了一眼的。”

  温悦汐:“……”

  温悦汐这便刚生下孩子没多久,宫里的贺礼便送过来了,件件都是价值不菲,其实说到底皇后也是有私心,如今菱侧妃的情况,时时刻刻都有危险,宫里的那些太医虽说医术都还不错,但是比起温悦汐和她的师父来还是有些差距的,就比如说上次,若不是妙毒夫人和温悦汐及时赶到,菱侧妃肚子里的孩子只怕就保不住的。

  所以她送这些贵重的贺礼,也是为了让温悦汐在菱侧妃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有危险的时候能够尽力相救,也是希望温悦汐能帮她留下妙毒夫人。

  妙毒夫人的确是决定留在昊黎京城多一些时日,但这并不是因为皇后送的贺礼真的起了效用,而是她想留在悦汐身边多照顾一些时日,因为温悦汐的家人都不在了,纵然有太后派来的嬷嬷到底也不如她这个做师父的亲近。

  而陈季泽他们则在小郡主满月之后便离开了昊黎,回启辰去了。

  去了蔚王府参加过满月宴,并且亲眼看到小郡主的人回去之后,都是道:这小郡主长大之后定也是美人一个。有蔚王和蔚王妃这样长相出众的父母,再加上这底子,将来长大了肯定引得京城的少年们竞相追逐啊。

  蔚王府上下因为小郡主的出生而呈现出一派欢欣之象,而东宫之中,所有人却都是小心翼翼,尤其是在菱侧妃宫里伺候的人,更生怕惊动了什么一般,每日都是谨慎小心。

  随着临盆的日子一日日近了,段怀瑾几乎每晚都会留在菱侧妃这里,他知道其实她心里也是紧张害怕的,他其他的什么都不能做,也只有陪在她身边,好让她安心一些。

  对此,言诗云并没有说什么。在想通了这一切之后,她当然不会介意段怀瑾这样做,因为她心里明白,自己终究是要亏欠这个女子的。

  这日段怀瑾正在御书房处理奏折,只听得门外传来一阵慌乱的脚步声,他立刻心有所感,下意识地放下了手中的奏折,站起身来。

  “启禀太子殿下,东宫那里传来消息,说是菱侧妃……要早产了。”

  段怀瑾闻言面上一紧,立刻起身走了出去,刚走出几步之后,突然想起来什么一般,问身后的太监道:“去请了蔚王妃和她师父进宫了吗?”

  “皇后娘娘已经派人去请了,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在路上了。”

  段怀瑾闻言这才略略松了一口气,仍旧是脚步不停地朝着东宫快步走去。

  刚走进菱侧妃的寝宫,便闻到里面传来血腥气息,还不等他进去,皇后就已经带着太子妃言诗云从里面走了出来,及时挡在了段怀瑾的面前,“菱侧妃要生了,里面血腥气重,你不能进去。”

  “菱侧妃的情况怎么样?”段怀瑾看着皇后问道。

  皇后本来想宽慰自己儿子几句的,但是想了想还是道:“日子还没到,看这情况肯定是要早产了,具体能不能行,得看她的造化了。”

  其实皇后自己心里也清楚,这孩子就算生下来了,想要保住也很是困难,严重的话只怕会一尸两命。这孩子的母亲的身体本来就弱,足月生产亦是很危险,现在又是早产,孩子只怕也保不住。

  这个时候,皇后就不由在心中暗自埋怨自己的儿子了,如果当初怀瑾能听自己的话,纳一个身体康健的女子做侧妃,也不至于发生如今这样的事情,孩子和大人只怕一个也保不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