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盛宠:郡主太恶毒 第326章 宝藏入口(一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文字中文网 www.wzwtchina.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室内摆放之器物极尽奢华,就在她左手边摆放着一棵黄金铸成的银杏树,那银杏叶上纹路清晰,仿若真的能从这树上给摘下来一般。

  而正如段蔚予预料的那样,进到暗室之中,还有另外的机关。

  “你能发誓会饶过我妻儿的性命吗?”男人转而看向对段蔚予。

  “你不必怀疑,我不会做这样言而不信的事情。但是我也用不着跟你发誓,你愿意信我也好,不愿意信我也罢,这解药我也不是非要拿到的。”

  男人听到段蔚予这话嘴角不由浮起一抹苦笑,是啊,现在被人捏着性命的人是自己,哪里还有自己说话的份儿。

  “看在当年我没有要你母亲性命的份儿上,你也饶过我的家人吧。”而他似乎也没有想要得到段蔚予的回答,说完之后,他也不去看段蔚予,而是从自己的脖子取下一条链子,链子的底下坠着一块雕刻成貔貅形状的玉石。

  男人走到墙上挂着的那副山水画跟前,在他抬手取下那幅画之后,温悦汐便是明白那块貔貅样子的玉石是做什么的了,因为墙上正好露出了一个貔貅形状的凹陷。

  男人把手中的貔貅镶嵌到凹陷之处,果然契合得严丝合缝,接着就见一个貔貅的旁边有一块砖石朝着他们这边缓缓推出,司空禹上前一看,却原来这块砖石是中空的,里面放着一个红木盒子。

  “这里面有几粒解药,还有解药的配方。”男人打开木盒之后,才把那盒子递到段蔚予的面前。

  段蔚予只是看了一眼,便是把东西递给了一旁的温悦汐,温悦汐仔细闻了闻里面的药丸,又是看了一下那药方,然后才是朝着段蔚予点了点头。

  段蔚予这才重新把目光落在了那个玉石雕成的貔貅上,“这个东西也是你从我外公那里抢走的吧?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临死之前,你一定逼问了他很多事情,比如……宝藏的位置是吗?”

  “你是想问我宝藏在哪里?”男人摇头,“这个我真不知道,如果我知道的话,就不必费尽心机把我的儿子送到你身边去做侍卫了不是吗?”

  段蔚予横起手中的长剑,“这把剑你应该还记得吧?”

  到了这种时候,那男人反而待定自若了,目光在那剑身上扫过,微微点了点头,“是,我记得。”

  段蔚予亦是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长剑,然后对温悦汐他们道:“你们先出去吧,我有些话要单独跟他说。”

  段蔚予这话一出口,没有人再说什么,因为大家都已经明白他的意思了。

  温悦汐他们走出密室,眼前一下明亮起来,温悦汐不由抬起手臂来遮挡了一下阳光,心中却是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气,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也算是尘埃落定了,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要找到宝藏的入口了。要论熟悉,上官初容要比他们都熟悉这里,或许她能知道地图上所示的入口在哪里。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温悦汐已经确认,上官初容是一个可以信任的人。

  站在这书房之中,许宓四处打量了一下,然后不由出声感慨道:“这书房只怕比我们昊黎皇帝的御书房也差不多哪里去吧。”

  温悦汐亦是同意许宓的这话,也难怪当初在昊黎的时候,佟芷婧会说昊黎王爷的身份算不得什么,他们四大家族的人吃穿用度都不会比昊黎的王爷要差,更别说是掌管这里的尊主了。

  所以四大家族的人才会野心勃勃,蠢蠢欲动,如果不是段蔚予,那四大家族的人也迟早就会取而代之,这个尊主的位置可并不是那么好坐的。

  没过多少时候,段蔚予也便是从密室中走了出来,只见他径直走到温悦汐的身边,轻声道:“我们走吧。”

  温悦汐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便是跟着段蔚予一起走了出去,她知道,那个人已经死在了密室之中,再也出不来了。

  段蔚予他们回到广殿的时候,上官初容已经把外面的局面给稳定住了,那些侍卫本来就不是自愿上山的,听到上官初容说要给他们解药,放他们下山去,他们自然是不会再轻举妄动。

  而壬潭远看着段蔚予他们回来,却不见自己父亲的踪影,内心深处已经有了隐隐的猜测,但是他却还是不死心一般地看着段蔚予,开口问道:“我父亲呢?你们把他弄到哪里去了?”

  段蔚予闻言只是淡淡扫了他一眼,道:“他死了。”

  “你杀了我父亲!”壬潭远想要冲上前来对段蔚予动手,可是他现在既中了温悦汐的毒,又被绑着手脚,自然是不能做到的。只能用一双眼睛狠狠地盯着段蔚予,慢慢地眼圈儿都红了。

  可是这个时候显然没有人会注意到在说什么,因为温悦汐的这种毒已经让他们陷入极热与极冷的交替之中,在这种折磨之下,他们已经没有心思去想别的了。

  看到段蔚予他们出出现,只有不断地哀求他们把解药拿出来,这些平时高高在上的四大家族的人此时却都像是丧家之犬似的,不断地苦声哀求。

  上官初容自然也是看不过自己的父亲被这样折磨,于是对温悦汐道:“能不能先给我两颗解药,我父母他们……”

  心疼自己的父母,这是人之常情,温悦汐也没有迟疑,把自己随身带着的解药给了上官初容两粒。

  上官初容接过解药之后,赶紧分别喂给自己了自己的父母。

  待上官老爷和上官夫人好了一些之后,段蔚予才道:“按照我们原来的计划,这些人就都交给你处置了。”

  上官初容点头,“我知道。”

  此时的上官初容心里是前所未有的轻松,这是她一直以来都梦寐以求的事情,今日终于成功了。

  “你们要把我们怎么样了?”佟芷婧挣扎着出声问道。

  上官初容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比平日里似乎要温和几分,“放心,我不会杀了你们的。”

  从一开始,她跟段蔚予做这个交易的时候,她就没有想要杀了这些人。

  如今能控制那些侍卫的解药在段蔚予的手中,那些侍卫自然全都听他调遣,在上官初容的指挥下,那些侍卫把四大家族的人全都弄下山去,找了远一点的地方分别扔下,至于以后如何全看他们自己了。

  虽然没有了武功,但是平常人能做的,他们一样能做,他们这后半辈子也只能做一个普通人了,这样他们或许也就明白那些普通人为什么会那么痛恨他们了。

  而上官初容则把自己的家人安排在了自己事先准备好的宅子,这宅子就是在成亲之前,她那次下山的时候置办下的,就是为了今日做准备。

  为了让自己的父母不再折腾,上官初容给他们都下了剂量不少的迷药,足够他们昏睡三天三夜了,等到他们醒来之后,估计自己已经回来了吧?

  只是现在自己还有事情要回虞山上去办。

  等上官初容回来的时候,段蔚予还在灿缈宫中四处转着,地图上标示的宝藏藏身之处的入口很有可能就在灿缈宫内。

  毕竟上官初容还是对这里更熟悉一些,段蔚予便是让上官初容看了那张藏宝图,上官初容看着这两半的藏宝图,不由问道:“你是什么时候拿回那另外半张的?”

  “在那个密室之中。”段蔚予淡淡应道。

  上官初容微微点头,然后才专注在那个藏宝图上,这藏宝图画的好像是一个地下迷宫的样子,这入口……

  “我还真看不出来这入口是什么地方,不过我想着既然是宝藏这么重要的东西,肯定是在灿缈宫内的,可是我从小到大进灿缈宫的次数也有限,不知道这图上所示的究竟是什么地方。”可是如果真的灿缈宫内,那么这么多年来,为什么尊主他们却都没有发现呢?他们不也是迫切地想要找到镇魂珠吗?

  一旁的温悦汐扫了一眼那藏宝图,图上画的很多东西她都看不懂是什么,但是她知道段蔚予能看得懂,只是这入口的位置他还找不到。这么重要的东西为什么没有在地图上明确地标识呢?难道那前任的尊主就不怕自己的后人找不到吗?还是说……

  温悦汐脑海里闪现出一个想法,不由喃喃开口道:“这种藏宝图的入口,如果在图纸上没有明确地标识的话,应该是口口相传的吧。”当初段蔚予的母妃离开这里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拿走,却唯独成功带走了这藏宝图,说明前任的尊主,也就是段蔚予的外公已经把这藏宝图的秘密告诉了段蔚予的母妃。

  “或许,你的母妃已经以某种方式把宝藏的入口告诉你了。”

  段蔚予听了温悦汐的话之后,不由陷入沉思,如果说母妃早就暗示过自己什么的话……段蔚予不由细细想起自己小的时候,母妃跟自己说过的令他印象深刻的话,这其中有哪一句是暗示了藏宝图入口的位置的呢?

  看段蔚予陷入沉思之中,谁也没有敢出声打扰,而上官初容则是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那些侍卫现在还留在山上,在得到解药之前,自己还是得安抚他们。

  至于什么时候放他们走,这得看段蔚予的意思了,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找到镇魂珠,等到那个时候,这个地方也就可以彻底毁掉了。

  见段蔚予许久不曾说话,司空禹不由开口道:“与其这样等着,还不如先一点点地找找看,说不定能找到什么线索。”

  眼看着司空禹便是走了出去,许宓转头看了一眼安静坐在那里脸色苍白、面有倦色的温悦汐,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没有想到事情还是这么不顺利,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宝藏的入口呢?悦汐究竟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呢?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段蔚予只是坐在那里,出神一般地盯着面前那分成两半的藏宝图,一动不动。

  温悦汐知道他是陷入了往事的回忆中,便是倾身在许宓的耳边低声道:“我们先出去吧。”让他一个安安静静地想也好。

  可就是在温悦汐起身的那瞬间,段蔚予突然抬起头来,沉声道:“我想起来了……”

  ……

  上官初容刚刚走出不久,就见着谷易游朝她跑了过来。

  “怎么了?”上官初容看他这么急急忙忙的样子,心中不由一紧,想着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主子让我来请上官小姐你过去一趟。”

  上官初容也没有犹豫,当下就跟着谷易游转身回去了,刚一埋进门槛,就见段蔚予快速走到她的面前,开口问道:“你知道尊主的房间在哪里吗?”

  “知道,怎么了?”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宝藏的入口就在尊主的房间。”

  上官初容听了之后,当下就觉得不可能,如果真的在尊主的房间里,这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了,为什么尊主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可既然段蔚予都这样说了,她便也是带着段蔚予他们去了尊主住的房间,“就是这里了。”

  “之前的尊主,我的外公,他也是住在这里的吗?”

  上官初容微微点头,“是的,据我所知,历任的尊主都是住在这间房里的。”

  段蔚予听了之后,径直朝着里间去了,而其他人心中虽然有疑惑,却也是快跟了上去。只见段蔚予走到那扇大床前,径直伸手掀开了铺在上面的被子,露出床板来。

  段蔚予敲了敲床板眉头皱了一下,好像是实心的,然后对谷易游道:“帮我把这床抬开。”

  谷易游连忙上前去帮忙,这床是实心的,非常沉,好在段蔚予和谷易游都是内心深厚的人,倒也是顺利把床给挪动了。

  温悦汐见状不由开口道:“你怀疑宝藏的入口在床底下?”

  把床顺利搬开的段蔚予,直起身子来看着温悦汐,“方才是怀疑,现在可以说是确认了。”

  说这话的时候,段蔚予的目光一直在盯着地上的一块地方,温悦汐不由上前去,走到他的身旁,这时候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就在那墨色的石板之上,露出一个菱形的凹陷,而这处凹陷的大小正是跟段蔚予手中所持的湛影长剑上镶嵌的那颗菱形宝石的大小是一样的。

  到此时,不用说,他们已经成功找到了宝藏的入口。

  段蔚予取下剑柄之上,那颗菱形的宝石,顺利把它镶嵌在那块凹陷之上,结果地上的一块石板缓缓滑动,露出一个黑洞洞的入口来。

  许宓不由惊叫出声,“天啊,原来入口竟然在这里。”

  谁能想到这柄长剑上就镶嵌着宝藏入口的机关呢?温悦汐想,如果那绪家父子早知道的话,也不会也难怪这柄长剑来对段蔚予示好了。

  这也算是另一种方式的阴错阳差,本该是谁的就是谁的。

  司空禹站在那里朝下面忘了一眼,里面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清,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有什么。

  眼看着司空禹试着要下去,却是被段蔚予给阻止,“你先别动,这地方我一个人下去就行了。”

  “那怎么可以?”温悦汐惊声道,他自己一个人下去?光是在这里所见到的一切,就是机关重重,更不用说这藏着宝藏的地方了,那藏宝图如此复杂,就说明这下面肯定是危机四伏,他自己一个人下去怎么行?

  段蔚予抬手抚上温悦汐的肩膀,“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你要知道,这藏宝图可是印在了我的脑子里,我就算是闭着眼睛,也知道该怎么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