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文字中文网 www.wzwtchina.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医生怎么说?”蒋轶尧最关心的,还是她。当他从收音机里听到她出车祸时,后悔得要命,后悔十年前漠然的放手,后悔为什么要用不联系来试探她的感情...他的心,陷入一片黑暗与苦楚之中。

  周母絮絮叨叨的将周倩雅的情况说了出来,连带着,责骂着西氏的冷漠无情,更甚,出口开始骂着西承伟的薄情寡意。

  几天后。

  报纸上,西承伟携女伴出入各种宴会的照片层出不穷,而蒋轶尧身后那扇玻璃门内,那个端庄的面容毫无生气的躺在哪儿。但是,她鼻上唇上的治疗仪器已经撤了,医生说,除了孩子没有了之外,她的身体,并没有多少大碍。

  当蒋轶尧追问医生,为什么她没有醒来时,医生却叹息的摇头:或许,是病人自己不愿意醒来。

  西氏派人来了。

  不过,却是西承伟的律师,他来,只是告知离婚事宜。

  周母丢掉豪门贵妇端庄的仪态,破口大骂西承伟的无情,但是,却在看着那高额的赡养费时住口了。

  接下来的日子,西承伟与女伴的照片仍旧是头条,但是,蒋轶尧却发现,他的女伴,又换人了。

  而此时的蒋轶尧,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想别的,他整天的心思,都放在周倩雅身上,而随着她的一直昏迷不醒,周母来的时间,也寥寥可数了。

  窗台的水仙花开了。

  而周倩雅也悠悠的转醒了,而距她出车祸的日子,她整整昏迷了三个月。

  她看着他,端庄的面容,带着一丝平静的神情看着他,那眼神里,平静得像是在看陌生人一样。

  关于从前的,她什么都不说了,问她,她也不说话。

  她,什么都不记得了。

  蒋轶尧心疼的湿了眼眶,她醒来时他的喜悦被无法抵制的心疼所折磨。

  不过,随后蒋轶尧庆幸,幸好,幸好她失忆了。

  因为,失忆了,她就不会为西承伟的薄情寡意而黯然神伤了;在她看报纸时,他还偷偷看她,当他发现她看到西承伟得性病的绯闻时,平静得跟平常一样时,他心底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但是,蒋轶尧也很失落,因为,她也不记得他了。

  不过,还好,他还有许多的时间让她认识他,让她,重新喜欢上他,甚至,爱上他。

  接来下的事情,就如所有电视剧的剧情一样,蒋轶尧细心的照顾呵护失忆的周倩雅,而周倩雅渐渐的开始依赖他了。

  后来,他们结婚了,婚后,去了加拿大。

  婚姻很幸福。

  因为周倩雅变了,变得开朗而温柔,不再似十年前的冷冰与淡漠,她会主动靠在他的胸前,告诉他,她爱他,她想他;她也会开心的替他做着晚餐,等着他下班回来。

  这一切的转变,让蒋轶尧惊喜,是的,缘来缘去,在他身边的还是她,虽然,他错过了她好多年。

  婚后第三年,她怀孕了。

  蒋轶尧喜得整天将笑容挂在唇边,工作之外的时间,他全陪在她的身边。可他,发现了她的异样。

  她情绪偶尔会失常,她偶尔会怔怔的出神,

  更甚:她拒绝他的亲近,即使,他只是想抱抱她,亲亲她,都会让她惊得像小鹿一样跳开。

  她怎么了?

  这晚,蒋轶尧回家,她已经睡着。他低头,想亲吻正熟睡的她,却不料,她突然醒来,猛的推开他,将被子紧紧的抱在胸前,眸间带着害怕与慌乱看着他,当发现是他时,眼里,有过一丝泪光,然后伏进他的怀里流泪。

  “对不起!”周倩雅轻声低语,为自己的举动而黯然。

  “傻瓜!”蒋轶尧亲吻她的发丝,他爱她,入骨子里了,今天,他去问过医生了,说,这段时间她的反常或许是孕妇的情绪变化引起的,他暗暗下决心,一定要更关心她,包容她。

  许是他的怀抱太过温暖,她的心,也渐渐温暖起来。

  良久,她方说:“我怕。”

  蒋轶尧用额头抵着她的额角,低头间,发现她的小腹已经渐渐隆起,那模样,像足了几年前,在A市,他们重逢时,她的模样:“别怕,有我在。”他却只当这是她怀孕时的情绪反常。

  “那场车祸,是有预谋的。”周倩雅的呼吸扑在蒋轶尧的脸上,带着几丝忐忑不安,她幽幽的说。

  蒋轶尧一惊!眸,带着一些置疑看着她,看着她比三年前更红润的脸庞,“倩雅?”

  她讪讪的笑,眸间,有着一些期盼,而她的手,则是全环在他的腰上,那模样,依赖极了,那模样,似乎是要圈住他,不让他离开:“我…都记得。”

  似乎有什么被碰碎了…破冰的冷触感袭上蒋轶尧心上,他,他生怕失去她,紧紧的将她禁固在怀里,却发现她的手环在他的腰上…

  周倩雅伸手掩住他的话语,手指间,有他唇间温柔的触感,还有他暖暖的呼吸,温暖从掌心到心底…是的,他对她,那样好,好得让她依恋他,不愿意离开,她,是该交出心底那个结了:“我很庆幸,庆幸你还要我。”

  “傻瓜!”蒋轶尧将她搂紧,她,没有失忆,那么,将会承载多少的痛苦?三年前,她隆起的小腹里,也有一个小生命,不是说母子连心吗?失去那个孩子,她,一定很痛苦吧。

  “我是傻,傻人有傻福!”周倩雅低语,她拉着他的手,放在她的小腹上,那里,有着生命的喜悦:“轶尧,谢谢你。谢谢你对我的不离不弃!”

  “我爱你。”他的低语落在她的耳畔。

  她的唇,与他的唇相连,唇齿之间,她低语:“我也爱你。”

  “为什么要骗我你失忆了?”尔后,他问:“你不知道,你失忆了,我有多难受吗?因为,你不记得我了。”

  有些黯然,周倩雅说:“我想忘记过去,从新开始。”沉默之后,她方说:“如果没有那场车祸,那个孩子,也是保不住。”说到这儿,她的眼眶湿润了:“而我跟他,也是会分开的。”

  蒋轶尧不解她话里的意思。

  “他的滥交,将不干净的病传给了我…也影响了孩子的发育,医生说…孩子不能要。”想到车祸之前那些难熬的日子,她的心,开始隐隐作痛,因为,她曾经感觉到那个孩子在她的小腹中游弋,生命的喜悦,就被这样给抹杀掉了。

  他将她紧紧拥在怀里,心疼极了,原来,她曾经承受了那样残忍的痛苦,他的手,抚过她的发丝,抚过她的脸庞,最后,抬起她的下颌,离得那样近,那样近,近得感觉得到彼此的呼吸:“都已经过去了,不要想了,倩雅,我们会幸福的。”原来,她怀孕之后,这段日子的浮躁与不安,都是三年前那些事情的影响:“答应我,陪着我,一起变老,好不好?”

  一起变老。

  这,是一生一世的承诺。

  周倩雅眸间一湿,胸口有些窒息,她,感动得说不出话来,只能闷闷的点点头。

  他拥她入怀。

  是的,她还在他身边。

  兜兜转转了十年,她,终于还是回到他身边了。

  即使,她曾经有过不快乐的经历,但是,他仍旧珍惜她,疼爱她。

  因为,他将她看作一生的伴。

  是的,一生的伴。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