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文字中文网 www.wzwtchina.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疯狂的跑着,那摧心剖肝的痛让邢津原本就涨红的眼变得更红……

  八个月后!

  “啊!很痛……”

  “不要……”

  “痛……啊……”

  一阵阵的尖叫声从凤宫内传出,一阵比一阵更用力,一阵比一阵叫得更大声。

  寝宫内的人看来是很痛苦,从这些叫声可以听出……

  只是寝宫之外的人也不见得有多自在,只见那穿着龙袍的男人还没有来得及换掉下朝的早服,站在寒风中无声的久候着里面将要传出来的消息。

  他就听说生孩子不是件容易的事,可是有这么难吗?

  他的霜儿都已经痛了很多个时辰了,由开始一阵一阵带叹息的痛叫声,到现在如此疯狂的尖叫声,他都快要忍不住冲进去了……

  “该死的,到底还有多久,你们谁能告诉朕?”看向排成一列的太医,邢津不耐烦的怒吼。

  “皇上,这个很难说的,皇后娘娘这是第一胎,当然会久一点,阵痛也会久一点,请皇上耐心的等待,孩子很快就会出来了。”其中一个太医见无人敢出声,只好自己先无奈的回答。

  “久一点?现在都已经好几个时辰过去了,哪里只有久一点这么简单?”不安的在凤宫的寝宫前来回的走来走去,邢津双手紧紧的交握在背后,脸色一下比一下难看。

  面对他的不安,一众太医虽觉得他们的皇后不会有什么事的,不过就是生个孩子罢了。

  可是此时却也无法放轻松了,只能一起陪着紧张……

  记得八个月前,皇后娘娘被刀所刺时,皇上同样的紧张,竟然还哭出眼泪了……当然,这事他们眼看着却不敢说出去。

  经过那次之后,他们更肯定这个帝王真的爱惨了里面的那个皇后。

  “啊……很痛……”

  “皇上……很痛……”

  “啊…….”

  “为什么朕不能进去里面陪着呢?”走了一会儿,邢津终于是按耐不住了,回头看向那一群太医不悦的问。

  “皇上,你就先别急,女人生孩子男人是不能在里面看着的,听说会不吉利的,皇上你就乖乖的等一会儿,很快娘娘就会生出来了,到时候就不会再喊痛了。”福临公公看不下去了,心疼这一群无奈的太医,只好替他们嘻笑着说话。

  “哼!”而他的说话只是换来邢津不悦的冷哼一声,然后继续的在皇后的寝宫外来回的走来走去……

  卧在温暖的怀中,享受着这种被人取暖的感觉,聂霜儿舒服的弯起了唇,将头轻轻的靠在那人的怀中,不想动,也懒得动……

  有人疼爱真好,在这样的冷天气里,也不会感到太冷……

  “霜儿,你在偷笑什么?”抱着怀中的女人,盯着手上的奏节,虽然这样好像有点累,可是他却乐此不彼。

  只有能感觉到她无时无刻都在身边,这一切比什么都好……

  原来,她不用当他的贴身宫婢,做皇后的也可以无时无刻的留在身边的。

  现在的他们就像过去一样,除了早朝的时候,她几乎都在他的身边,与他随时的粘在一起,只要他抬头去看,便能随时的看到她的存在。

  而这种存在,他从来没有感到生厌,而且发现自己越来越依赖了……

  这种依赖,让他连将她的时间分一点给孩子都会感到不愿意……

  “没有笑什么。”反身抱着他的腰,聂霜儿轻轻的摇着头,笑得坏坏的。

  其实她真的没有笑什么,只是觉得自己很幸福而已……

  一年前,她因为心急救他而受下了王嫔的那一刀,本以为那一刀会让她失去全命或至少会失去腹中的孩子,还好最后她都撑过去了。

  太医说,还好那一刀并没有刺到子宫内,并没有伤及孩子。

  于是她的命跟孩子的命都保留下来的,只不过要比往日更小心的去休养而已。

  然后,在十月怀胎后,她给他顺利的生下一个儿子,便是现在的大皇子了。

  可最让她感动的不是他在那几个月里如何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她,而是他竟然为了护她往后的周全,竟真的如他之前所说的那个祖先一样,废除了后宫,只要她一个皇后。

  他说,他要的女人不多,一个就够了。

  所以,不管当朝的大臣如何反对,他都按那个叫邢睿的祖先的办法,如他一般的废了后宫,将后宫的女人都作了最妥善的安排……

  当然,她不知道那叫不叫妥善,可是她知道那是邢津爱她的一种表现……

  他说,不愿意让她再有第二次遇险的机会,于是他要将后宫里所有有可能会让她遇险的机会都除去。

  他说,只要霜儿能一直平安的在他身边,其他人的什么想法都不重要。

  这废后宫的行为有点像不可思议,可是时间就这样便过去了一年,而他的后宫却始终只有她一人。

  这不知是不是叫不可思议,可是他是真的为她办到了……

  而现在,她很幸福的,她的幸福是因为有他如此的疼爱……

  其实她有跟他说过,他不必这样做的,她可以好好的保护自己不受伤害,也会很努力的去调节在他身边的心情。

  可是他很坚持,他说他的后宫由他决定。

  呵呵,他决定就好,只要他觉得那是他决定的事,她便没有负担。

  只要他爱她,她什么都不怕,更不怕外面的人说她独裁,要他废立后宫制。

  “还说没有笑什么?朕看你的笑越来越坏。”邢津干脆放下手上的奏节,抱着怀中的女人滚到床的最里面。

  “霜儿没有笑得坏,只是觉得自己很幸福,有这么这么好的一个男人在疼爱着自己。”

  她越来越喜欢与他如此亲近,就怎么都不会厌。

  幸福的笑闹声大白天依旧从帝王的寝宫中传出来,守在门外的侍婢们像习惯为常了,依旧一脸的平静,静静的守候着……

  这么冷的天,他们的皇宫内却是暖流不断啊!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