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文字中文网 www.wzwtchina.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此为防盗章, 首发晋.江.文.学.城,作者静舟小妖。  “安神大大家里缺女佣吗?读过大学的。”

  “国内最强战队, 最强队长, 最强大神!你最棒了!”

  温煜大概看了一眼安神的比赛视频,看到视频下方激情四射的评论, 内心毫无波澜。这样的留言在娱乐圈明星的名下经常可以看见,作为老油条早已经百毒不侵。

  正好刘泰的消息发过来, 他得到了关于安神更加详细的资料。

  安神。本名安生。今年二十二岁,十六岁签约泰神电竞俱乐部, 现为逐风战队的队长。

  在电竞运动里, 安生二十二岁的年纪已经有些偏大了, 但是安生最厉害的不是他的个人技术有多么超绝, 而是因为他的大局观很强,反应敏锐,是作为队长核心的人物,是每个战队不能缺的灵魂人物。

  早在三年前, 安生就被选进了国家队,那个时候他才十九岁,正是出成绩的时候, 可惜因为老队伍的各种问题,让他蹉跎了两年。去年,安生迎来了新队友和队长身份, 也迎来了他电竞生涯的高峰期。

  他代表国家, 去思密达国参加了一次国际级别的电竞比赛。他先是拿下了个人比赛, 《天炉传说》的冠军。后又作为队长,率领团队参加了最热门也是最难的《多塔争霸》团队比赛,在他的指挥下,华国的队员一路过关斩将、所向睥睨,最终战胜思密达国的代表队,又斩获一个冠军。

  要知道,华国的电竞刚刚转为运动项目不久,人员的培养还是以俱乐部为主,所谓的国家队也就是挑选技术好的电竞大神去集中培训,最后再临时组建一个战队出去比赛。因此。即便队里都是大神级别的人物,配合比赛总是差强人意,华国在这个级别的电竞大赛上一直没有出色的成绩。

  安生打破了记录,给了所有热爱电竞运动,喜欢《多塔争霸》的人希望,就这么突然火了起来。

  可以说,安生是叩开华国电竞国际大门的第一人。

  随后,他随便一场训练视频,都会被粉丝追捧,而且因为本身就是通过网络比赛的一种运动,在这个互联网时代,正确的运营和包装,给安生带来了无法估量的商业价值。

  当然。

  这里要说一下,安生和方同算是一前一后火起来的,只是比起方同被主流媒体追捧的火爆,更多在网络上赚钱的安生还是差了一个程度。这显然和运动项目展示平台不同有关,也多多少少跟安生自身的长相有些关系。

  不够帅,气质又不能补分的人,即便在个人领域获得了很高的成就,总是没有颜值高的人受关注。

  “看见了?”刘泰发完文件后,又紧接着发来语音。

  温煜回复文字:“看见了。”

  “弄他。”刘泰从牙齿缝里挤出了两个字。

  温煜的狐狸眼微微地眯着,视线落在了手机上那足有两个G的文件包里,在心里赞了一声,黑料还不少啊。

  这两个G的文件包里,有安生酗酒、打架、玩女人的证据,而且是超合金实锤。温煜翻着这些照片,只想说刘泰这个人,真是够狠的了。

  刘泰是有钱人家出生的公子哥,从小就不差钱,在国外读的大学,毕业回国就组建了泰神俱乐部。

  只看这俱乐部的名字,就知道他是一个多么自信,又多么自我的一个人。

  开始这家俱乐部不过是公子哥花钱给自己搞的玩具,没想到电竞行业越来越火,转眼国家又承认了电竞在运动圈的地位,于是这家俱乐部也就成了一个非常有价值的产业,这些年来帮刘泰赚了不少钱。

  安生是泰神俱乐部的元老,那个时候他才十六岁,读书不行,但是玩游戏是一把好手,就被刘泰以一年十八万的价格给签下来了,一签就是五年。

  安生的名气是在泰神俱乐部名下打响的,他的商业价值也是刘泰营运的结果。虽然说他当年签了五年的卖身合约,但是后来电竞行业大赚,安生的个人价值暴涨后,与泰神俱乐部的合同也一改再改。直到今日,安生每年的纯线上收入,已经不低于一千三百万。

  用刘泰的话说:“我给他的还不够多吗?他以为那些资源是他赚来的吗?要不是靠着我的关系,他有那么多的商演?也不瞧瞧他那德行。包括炒作他的名气,为他竖起“多智近妖”的人设,我花了多少钱啊?毫不客气的说,从他身上赚的钱,还没有我手下随便一个产业多。”

  “可是有些人就是没良心,养不熟的白眼狼一只,嘴里答应我合同到期了还会续约,另外一边已经背着我找好了新东家。麻痹的,还是带着我给他的资源和队里的队员一起过去,我特么是开慈善堂的吗?你看我像吗?”

  刘泰是不能吃亏的类型,温煜知道,自己能让刘泰当面说一声对不起,那是因为方同,是因为刘泰狠辣不羁的外表下,有一颗深情的心。

  他说要弄安生,就一定会弄,如果温煜不接,也会换别的公司接。而且有什么不能接的,温煜从来不怕麻烦,否则他就不会干这一行,还干的风生水起。

  大概看完黑料,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温煜再次给刘泰发了条消息:“灭杀啊?还是半死?”

  “废话,灭。”刘泰几乎秒回,这位爷也是个闲的,听说越是有钱越是没事干,估计就是刘泰这种。

  过了两秒,刘泰追来一个消息:“你看着办吧,你得先把方同给我捞出来,他没事,我才能放心。”

  狠辣反派风瞬间切换深情竹马风,果然霸道总裁也不是谁都能当的。

  温煜回复:“知道了。”

  温煜之所以发消息给刘泰再次确认,是因为在这一堆黑料里,他发现了安生“杀必死”的炒作点。

  只是……会不会太敏感?

  ……

  安生个子不算矮,一米七八的真实身高,官方一米八零,在南方男人中他也算是不错了。长得嘛……也不难看,虽然和帅没太大关系,至少仔细挖掘还是能够发觉闪光点的。但是安生有个最致命的缺点,还是遮不住的问题,成了他如今想要更火上一层的致命缺点。

  当年青春期的时候,天天熬夜打游戏,内分泌完全失控,糙汉子又没有养护的概念,结果就导致他的脸部成了月球表面,还是化妆都遮挡不住的深坑。

  不过,这年月,有真实本事的人还是受人欢迎的,哪怕你长成河童那样,潜水潜的好,也有人会欣赏你的身姿。更何况安生作为神级队长,干掉了棒子的战队,还为华国狩猎荣誉,自然是有大把人追捧的。

  每个月有四天,安生会按照合同规定,以俱乐部的名义,登陆多塔争霸,开视频直播。粉丝送的礼物他可以拿一半,剩下的由平台和俱乐部分。

  只拿一半。每次直播都能收到三四万的礼物,自己却只能拿两万。

  安生对这个分配标准早就不满了。东唐俱乐部答应给他七成,这还只是直播收入,还有其他的分成都有提高,按他现在的收入,改签东唐后,年收入两千万不在话下。

  越是赚钱,越是缺钱,他根本就没想留在泰神,没人和钱过不去,况且他是合约过期改签,刘泰再牛逼,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游戏里。

  战局进入了消耗阶段,发展到了后期,英雄的装备都上来了,却偏生害怕丢分,一个比一个的猥琐,很久没有激烈的交火,观众都有些纷纷不耐。

  安生给自己的队友打了符号。

  这是一开始就商量好的,表演时间开始!

  红方的坦克在中路乱晃,成功引起了对方坦克的注意,两个坦克你来我往的进入了互撩阶段,显然谁都不能拿奈何谁。

  “卧槽,好无聊,两个肉秀什么肌肉啊。”

  “都眼瞎吗?快上啊!集火弄掉一个啊!”

  “射手来了!”

  “法师也看见了!”

  “还职业队呢,反应也太慢了吧?还没有荣耀战队的集合速度快。”

  “被抓了!被抓了!弄死他!MB,好肉!”

  红方坦克被围殴了,没想到在三对一的情况下,竟然轻松支撑了五秒,而且还有跑掉的趋势。这个时候红方的其他队员终于有了反应,赶来救援。第一个到达的是一名辅助法师,一个钩子准确地丢过去,成功的将自家的坦克救了回来。

  好险!

  差一秒,蓝方的战士就到了。

  残血的红方坦克转身就跑,辅助也紧跟其后,身后开火车一样跟着一堆的人,终于红方坦克悲鸣一声,还是回老家了。

  “好耶!荣耀加油!”

  “干翻职业队!”

  “有意思了,我能说我每天守着看视频,就是想要看业余队干掉职业队吗?”

  “好机会!抓住!他们坦克没有了,这局必须胜!”

  场内变成了是四比五。

  这样的场面,职业玩家绝不会再去送,然而今天也不知道那里出问题了,红方的输出竟然在坦克死掉的情况下,纷纷现身。

  蓝队抓住机会,穷追猛打,意图一波流。

  “啊啊啊啊!业余队要赢了!”

  “卧槽,我是不是看了假直播?”

  “什么几把世界冠军?就这水平?我一个打五个。”

  观众炸开了。

  都觉得这个发展太不靠谱了,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失误?

  但是,也有冷静的人在大叫。

  “安神还活着!”

  “卧槽,我发现真相了!”

  “好像是啊!”

  “不会被逆袭吧?”

  “期待神操作!”

  “安神加油!”

  出现在屏幕右下角的男人面容冷酷,微微勾起的嘴角甚至呈现出一种狰狞。

  安生全神贯注。

  大秀开始了!

  温煜笑弯了狐狸眼,慢悠悠地解释,“阳子自从那部剧大红大紫后,接的片子就一部比一部差劲,听说最新的一部剧都沦落到了女二号。方同虽然只是个运动圈的,但是商业价值很高,形象非常正面。一场捆绑炒作而已,娱乐圈的套路。”

  周彦晖只是一个劲地竖起手指头。

  紧接着,就是最后两张照片了。

  都是方同和阳子在宾馆门口的照片,可以确认是本人无疑,四周围也没看见工作人员。如果有了前面几张图的铺垫,这个画面所能够暗示的内容已经很丰富。

  不过圈里人都清楚,如果当事人一方,打定了主意要炒作,总会有这种机会和你“单独相处”的,躲在暗处的照相机会忠实又片面地照出所有“真相”。

  “啧,肯定是刘兵设计的,技术太差,一眼就看出来他的手笔。”

  温煜颇有些愤愤不平,这种明星自黑自炒,也经常会出现他们这些狗仔队的痕迹,反正狗仔队背锅背惯了,拿人钱财帮人炒作这种事再常见不过。他们天行公司就没少接这样的业务。大家都做同样的生意,同行是冤家,温煜自然看不上刘兵的技术。

  “这新闻不咋地啊,没什么技术含量。”周彦晖得知真相,再看到下面的转发量和评论量,撇了撇嘴,一副不屑的模样。

  酸的。

  看明白了,就知道流行风尚又赚了一笔。这样的炒作,再配合上大量的水军,而且短短时间就上了热搜,少说一百万!

  阳子的团队想出的妙(comn)招(zhao),怎么不落到天行的头上?都是分红!都是奖金!都是软妹币啊!

  温煜又狠狠地扒拉了一口肠粉,狐狸眼睛微微地眯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

  吃过早饭,不过九点二十,一切尘埃落定,温煜已经决定将手里的新闻往后压一压。

  不是不想斗,而是没必要斗,娱乐圈明星的自黑自炒,都有团队运作,是人家处心积虑的翻身仗。这个时候出手,和断人星路没什么差别。即便他们狗仔队人见人恨,可也要指着这些明星吃饭,懂得深浅。

  出了餐厅的大门,旭日高照,在连续冷了一周后,终于迎来了春节后最温暖的日子。灿烂的阳光破开阴霾,洒落在脸上,暖和的让人睁不开眼睛,只想闭眼再睡个回笼觉。

  今天是周末,本该可以自由安排的时间,却因为新闻人没有周末,只能无奈的往公司赶。

  恰在此时,手机响了。

  温煜拿出电话看了一眼,眉梢几乎飞上鬓角。

  前几天才输入的新号码,屏幕上加粗加黑,清楚地显示着两个字——顾帅。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这两字,就好像看见了顾帅灿烂到没有一丝阴霾的笑颜,金光闪闪的,让温煜觉得眼睛火辣辣地疼。

  还有突然隐痛起来的脸。

  他姓温名煜,从出生就像是被人赋予了最大的恶意,特么叫温高温矮温胖温瘦温吞都可以,竟然叫瘟疫!没人知道他初中小学是怎么煎熬过来的。因为生处混乱,便喜欢搅合,因为心有黑暗,更乐于揣度,而且坚信人性本恶。

  总之。

  他试图用自己的思考方式去推测顾帅的心思,结果却被狠狠地打了脸。

  讲真。

  他不太想和顾帅有过多的接触,三观差太远。

  但是顾帅说。

  “煜哥,今天乒乓球队有资格赛,就是冠军赛的资格赛,在体大比,我可以带你进来,你要看吗?”

  温煜犹豫了一下:“我去。”

  挂了电话,温煜叹了一口气,怎么能够因为可以免费看比赛,就冲动了呢?

  “煜哥,你去哪里?”周彦晖立着耳朵听了全程,眼睛闪亮地问。

  “看乒乓球比赛,去不。”说话间,温煜的嘴角已经扬了起来。

  “什么乒乓球比赛?”

  “国际级最顶尖的乒乓球赛,花钱都买不到的票。”

  “我去,这么牛逼!?带我去,带我去呀!”

  温煜咧嘴笑着,刚刚还在黑暗深渊里徘徊的压抑心情,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好了起来。

  驱车赶到体育大学,已经临近十一点。顾帅站在体育大学的门口,对着他们招手。青年今天穿的羽绒服是红色的,略微暗沉一点的正红色,颜色虽然艳,却不会让人觉得轻浮,而且喜庆。再配上白净的脸蛋上,灿烂的笑容,往那儿一站,像个大红灯笼似的,总之让人觉得很顺眼。

  体育大学的保安看过了温煜的记者证,将大门缓缓打开,顾帅打开车门上了后座,然后扒着座椅靠背乖巧地打招呼:“煜哥,周哥,你们好。”

  “今天没训练啊?”温煜真心觉得,作为国家队的运动员,顾帅给人的感觉有点闲。

  “开学加调整期,只有半天训练。不过再过几天就要忙起来了,今年有亚锦赛,很快我们也要进行名额赛了,进入国家队后第一次世界级的大赛,好紧张。”

  温煜开着车,抽空回头看他,白净的脸上哪里有紧张,盈着都是满满的笑。

  在顾帅的指点下,汽车在体育大学里拐来拐去。顾帅兼任了一次导游,指着不同的建筑物说:“这里是游泳馆,这里是综合室内运动馆,这里是健身馆,这儿是篮球馆,那边是教学楼,再往里走就是宿舍楼了。咱们从这里进去,要是走另外一条路,就能到滑冰队的陆上训练场……就在前面,看见没有,那个蓝色的房子,就是乒乓球馆。”

  温煜看了过去。

  前面是一所中型的场馆,绿化做得很棒,门口停了不少的车,甚至还有贴了五套标志的采访车,在那些车里,温煜看见了马依卉的车牌号。

  现役的运动员,能买车,有资格买车的,并不多。运动员的管理相当严格,在没有一定的成绩之前,衣食住行都有限制。成绩好了,地位自然提高,也免不了特权享受。特权是一种奖励,也是一种目标,对于大部分的国家队运动员而言,可以赚钱在北京买房买车,甚至可以每天回家的日子,就是他们奋斗的目标。

  进了乒乓球馆,发现内部并不大。光线聚集处,也就四张乒乓球桌,四周围围着五排的看台。场馆上方的灯大亮着,将四张乒乓球桌照亮,场上跳跃的身影和不绝于耳的乒乓球声,是场馆里的主旋律。

  跟在顾帅后面,来到一侧看台,座位几乎满额,只有最远的地方还剩下几个座位。观看比赛的人应该有一部分是体大的学生,还有两架摄像机在运作。

  场上的比赛如火如荼,激烈无比。

  温煜盯着看了一会,激动的神情渐渐变得木然,只想说一句……麻辣个鸡的,看不懂!想抽烟!

  他几乎没有体育细胞,所以也对体育运动不感兴趣,即便能够看出谁丢了球,谁失了分,却看不出其中的乐趣。

  没看一会,就分神了。

  视线胡乱地扫了一圈,像是蹲在洞穴口窥探的狡诈狐狸,不动声色地收集着四周围的所有信息。最后漆黑的眼眸蓦然一亮,停驻在一处,便不再移开。

  在那里,斜对面一排的观众席上,坐着马依卉和她的教练况元。两人并排坐着,手臂紧紧地靠在一起,偶尔会抬手指指场内的比赛,更多时候则是安静地看比赛。但是议论的时候,他们的脑袋靠得很近,就像是窃窃私语。

  这是在玩灯下黑呢?明目张胆的戏弄所有的人?

  温煜想着手机里的证据,抿嘴笑开。

  “啪啪啪啪!”

  “赵董加油!”

  “加油!”

  突然对面爆出掌声,一张桌子的比赛达到了高.潮。温煜这才看见,正在场上比赛的选手,是华国有名的乒乓球男队队员,赵董,世界冠军。奥运会前,就在传他年纪大,要退役了。奥运会上也没看见他的身影,还以为已经退役了。没想到还在训练。

  视线再拔高了看,才发现,那边看台上竟然会有横幅,为赵董加油的,为曾科加油的,还有为龙隆加油的。

  “粉丝团啊。”顾帅羡慕地开口。

  “在哪儿,女粉丝都最是热情,男粉丝都最能花钱。”

  “我想拿金牌,做梦都想。”突然的一句话,温煜不得不转头看过去。就看见顾帅也看着自己,漆黑的眼眸里似有星光辉映,“你知道为什么我那么想赢吗?想成为华国短道速滑的一哥吗?”

  “因为……”温煜很谨慎地回答,“是你的理想,是你训练至今的目标。”然而,其实还不是离不开“名利”这两个字。

  顾帅顿了一下,眉飞色舞,“因为当了一哥,一群人吃饭,你夹菜,别人不敢转盘子。敬你酒,你可以说不喝就不喝。这样的日子过得才叫舒坦。”

  温煜嘴角抽搐了一下。

  这答案……真是一言难尽。

  非常“顾帅式”的回答。

  不俗媚,却也没能脱了俗,从这个人嘴里这样干脆地说出来,好似有一种直指核心地尖锐,却又通透到一看见底,引人深思。

  最后温煜再开口的时候,语气里有着一丝自己都没有注意的柔软,“吃货,运动员的觉悟呢?”

  顾帅咧嘴笑开。

  或许是顾帅的爽朗直率,又或者是温煜的心结解开了一点点,接下来两个人的气氛好了很多。倒是周彦晖无所事事,只能拿着摄像机,调大了倍数,专心看球。

  正聊着,“砰”的一声脆响,顾帅的目光突然凝在一处,神情错愕。温煜顺势看去,就看见其中一张桌子的比赛结束,解珍扯着毛巾匆匆离去的背影。

  不知道什么原因,场里随之也出现了“嗡嗡”的议论声,气压都低了几分。

  温煜疑惑地看向周彦晖:“怎么了?”

  “您看这个,正好录下来了。”周彦晖将摄像机递给了他。

  “客气煜哥。”周彦晖笑呵呵地答着,说,“我去打听过了,今天乒乓球队有训练,马依卉也在里面,不过什么时候下训就不清楚了。乒乓球队四月份在东京有场冠军赛,似乎最近正在集训,每天训练的时间会有所增加……煜哥,这件事靠谱吗?应该不能够吧,我觉得……”

  “你觉得什么?”温煜斜睨他,狐狸眼里眼眸流转,“我们是新闻人,是无惧强权,揭露所有黑暗的新闻工作者,我们有将事实公布于众的权利。而且迄今为止,所有的事实都是建设在假设之上,如果都像你这样的想当然,而停下我们探索真相的脚步,这个世界就永远是虚假的!是扭曲的!是不公平的!”

  周彦晖嘴巴张开,好一会喏喏地说着:“哥,你别生气,赶紧喝咖啡,凉了。”

  温煜眨了眨眼睛,面无表情地开口:“抱歉,我有点低血压。”

  临近五点,训练中心里陆陆续续地走出来了一些人。他们有些人拎着行李,有些人背着双肩包,还有些人空着手。站在路边挥着手,早就等候在门口的计程车缓缓开过去,拉上了客人,就一骑绝尘地离去。随后还有装满了运动员的大巴车,以及一些教练员的私家车,依次从大门口开了出来。

  温煜将喝空的咖啡杯往门上一插,睁大了眼睛:“看好了,别把人漏了。”

  “嗯嗯,看着呢,我看着呢。”周彦晖眼神闪闪发亮地看着大门口出来的人,嘴里嘀嘀咕咕地说着,“那是张文新吧?奥运冠军啊!啊,那个是不是佳红啊,三连冠!卧槽,这帮人好高,绝壁是篮球队的,他们这是要干什么去?聚餐吗?哎哎哎!那个不是尉迟翰吗?真人比电视上更帅啊,穿训练服的样子比节目上有气质啊,咦?他上了一个老头的车,他在笑呢,笑得好开心,那会不会是他金主啊?”

  温煜的太阳穴鼓了鼓,“那是他教练。”

  “呵呵,原来是教练啊。煜哥!煜哥!你看路边那三个,王小巧和钱霖,那个女生是谁,她们停下来了,在吵架,不会是三角恋吧?”

  温煜看了过去,拿出照相机迅速调整焦距,利落地拍下了两张照片,然后给了周彦晖一个赞赏的目光。

  周彦晖得到鼓励,兴致勃勃地说道:“是煜哥教得好!我时刻谨记,作为一名不畏强权的新闻人,要以最大的恶意去揣度他人!”

  温煜的太阳穴“嗡”的又震动了一下,“是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是……哥!86XX出来了!”

  温煜转头看去,就看见一辆黑色的现代家教从训练中心的大门口开出来,驾驶位里坐着的女人,正是他们这次调查的目标。

  国家乒乓球队的一姐,奥运会蝉联女单冠军,世界冠军——马依卉。

  周彦晖虽然脑袋木了一点,但是胜在老实专注,第一时间就一脚油门踩到底,紧紧地跟在了那辆现代家教的后面。

  温煜点了一支烟,本来都递到周彦晖嘴边了,眼尖地看见路边的交警,又塞回到了自己的嘴巴里。周彦晖歪着嘴咬了半天,转头一看,目光悲愤。

  “专心开车。”

  跟踪人是一件技术活,如何在车水马龙的帝都咬在一辆车的后面,不会被红绿灯阻拦,也不会被人无缘无故加塞,更不会被跟踪者察觉,都需要技术。

  温煜经常独干,开车、偷拍、干熬着,他曾经试过两天三夜没睡觉,就为了干一票大的。事实也证明,在这遍地黄金的帝都里,他的辛苦没有白付出,一间属于他的小屋已经装修完成,就等着拎包入住了。

  他今年三十三岁,这个年纪,没有父母庇佑,全靠自己闯,能在帝都买房,倒也算得上是人才一个。

  这份骄傲,更是让他以自己的工作为荣!

  可是今天……

  想到师父说的话,温煜的眼神暗沉了下来,似有火苗灼烧。

  这是开始防着我上位呢?

  周彦晖还算敏感,察觉到车里突然诡异的气氛,分神问了句:“哥,老大是个什么情况啊?为什么要让你来跟马依卉的新闻啊?这消息就算是真的,也赚不到什么钱吧?而且搞不好,还被人骂臭了名声。”

  “名声?”温煜嗤笑一声,“天真。”

  周彦晖转念一想,是啊,煜哥的外号都和瘟疫挂钩了,还怕什么名声啊。不过煜哥这人虽然不怕臭名,但最是贪财,这种明显没有搞头的新闻,按理来说应该是分给他们这些人的吧。

  “你和老大他……吵架了?”周彦晖刺探着……算不上刺探,太明显了,瞧那惊疑不定中藏着的一丝喜色,这是想要浑水摸鱼怎么的?

  温煜睨着人,又有点犯困了,打着哈欠说道:“年前的事还记得吧?”

  “额?你是说被抢走的那两个新闻?”

  “风过工作室的背景出来了,了不得的不得了啊!上到三大娱乐公司巨头,下到片场场工,每年光是喂鱼的钱,就足够养活我们公司全部的人了。更何况还有高层支持,给人爆料也是爆料,给自己爆料也是爆料,运作的好说不定还因祸得福,舌喉怎么都要掌握在自己手里安全。咱们天行拿什么和人家斗啊,人家都拿到实锤了,我们这边才得到消息,还来个二卖三卖的,坑的就是我们这些野生的。”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