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文字中文网 www.wzwtchina.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明空真君的师尊、师祖等都在,万剑峰一脉更有一位散仙……”林昭行想到当日那一场争端,心中不虞,“他们认定是景纯入魔后陷入癫狂,不仅伤了三师叔,还杀了明空真君,要求严惩。”

  “若不是德卿剑仙力保,又有数位大能同样不赞同,恐怕情况比现在更差……”

  “说到底,不还是因为景纯现在天赋受损,不值得他们保护,所以才少有人为景纯说话!”凌云起刻薄道,“万剑峰一脉那位散仙,未必就是认为师妹有罪,恐怕更多是想瓜分师妹的资源吧!”

  墨天微是剑宗这一代精心培养的天骄,她所拥有的资源堪称海量,更有灵星峰首座的身份在,自然备受觊觎。

  即便是散仙大能,也是有家族、传人的,资源就这么多,他们会把主意打到师妹身上,一点都不奇怪。

  “既然你都清楚,那还有什么好说的?”林昭行摇摇头,“我虽是剑宗掌门,然而修真界终归是强者为尊,我一个出窍尊者,何德何能,能影响散仙大乘的决定?”

  凌云起默然,他知道这件事情只怕已成定局,而师妹在听闻这一消息之后,心中该如何难受啊!

  他转身离开接天殿。

  林昭行看着他转身离去,心中亦觉得五味杂陈。

  这么多年来,他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宗门内的勾心斗角,以为这些总不会落到他们几个真传弟子身上,可……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他们中也有人遇到这种情况。

  “鼠目寸光!”

  林昭行忍不住恨恨地骂了一句,那些大能只看见景纯神魂受创,便觉得她已是道途断绝,可以肆意瓜分她的一切……

  可他们吃相如此难看,是要让人笑话他剑宗凉薄势利么?

  更何况,景纯曾经的天赋出人预料,说不定以后还能突破限制呢?到时候,这些人又该如何自处!

  这件事情对外界可能影响不大,因为事情的真相只有少数人知道;但在剑宗内部,知情人眼中,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待有朝一日,我真正掌握剑宗权柄……”林昭行眸中闪过一缕森然杀机,“这些蛀虫,这些蠢货……统统都休想再兴风作浪!”

  过了没一会儿,林昭行忽然脸色一变,微微苦笑打开了禁制。

  他就知道,凌云起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还有更多人会来……

  “大师兄,景纯之事为何会闹成这样?景纯定然是无辜的……”慕容决一进入接天殿,便说道,他的脸色异常难看,“这些人,乱传谣言,实在可恨!”

  林昭行不得不再次重复一遍,然后送走沉默着不知道究竟在想什么的慕容决。

  之后,尹月白、蔺书岳、陆非离接连赶来,也只有正在洞府中闭关的秋水素因为暂时还没收到消息,所以没来。

  不过,林昭行最怕的也就是秋水素,她早晚会知道消息,到时候他可就惨了。

  “果然还是要搞死几个老家伙,或是他们那些所谓的俊才英杰才行啊!”

  等人都走光了,林昭行独立接天殿中,周身气息冷若冰霜,心中则是在盘算着,究竟该从哪一个人开始下手……

  ?

  外界的风风雨雨,墨天微一概不知,她已经来到了剑冢之中。

  才刚刚落地,一颗头颅便飘了过来,旋即看守者的苍老声音响起:“你又受伤了。”

  墨天微不禁露出一丝尴尬的笑,好像她来剑冢的时候,多是身受重伤,现在就连看守者也是见怪不怪了。

  “不过,你这次的伤比之前都更重啊!”看守者打量了她一眼,旋即像是发现了什么,惊叫一声,“神魂受创?你,你怎么会被伤了神魂!”

  因神魂对每个修士而言都极为关键,因此每个修士对自身神魂的保护都是不遗余力的,想要伤害神魂并不容易。

  可墨天微这伤势,明眼人一看便知是为何,看守者如何能不惊讶呢?

  墨天微摇摇头,这件事情她并不想多说。

  看守者忍不住摇了摇头,惋惜地看了她一眼。

  这位女剑修的天赋在他见过的所有天骄之中都是数一数二,他原以为此人很有可能飞升成仙,却不想……

  “神魂受创,道途断绝,看来我又得物色一个新人选了……”

  看守者暗暗想着。

  墨天微情商不高,但是看守者的情绪表露得实在太过明显,她很容易便看明白了,心中不禁有些酸涩——果然,失去了天骄的光环,我也不过是个普通人罢了……

  她沉默片刻,问道:“不知您是否知道可以治疗神魂受创的方法?”

  她来剑冢,一方面是为了暂时避避风头,另一方面却也是为了寻找治疗之法。

  看守者摇头,“神魂受创,比先天有损更加严重,我并没有什么方法——或许,传闻中的仙人才能治疗你的伤势吧。”

  这个答案并没有让墨天微感到十分失望,因为……她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神魂受创,自然不是那么好治疗的。

  两人都没有说话,剑冢之中一时间变得十分安静。

  半晌,墨天微才道:“我暂且稳定一下伤势,便接受传承,不知可否?”

  看守者心中感叹,前几次墨天微来的时候,都是何等神采飞扬,暂时疗伤这种事情,根本不会过问他一句,现在么……只能说,人确实是会变的。

  “自然可以。”

  看守者说完之后便消失了,他觉得自己现在在这里只是徒增尴尬,还是让她一个人静静吧。

  其实是看守者想多了,之前几次受伤在剑冢治疗,墨天微知道花不了多少时间,所以才没有询问看守者;而这一次询问,则是因为她完全不知道稳定神魂的伤势需要花多少时间,。

  墨天微盘膝坐下,取出数件宝物。

  她不得不庆幸,自从可以掌控剑域世界之后,她便习惯将所有宝物都待在身上,否则遇上这一次的突发情况,倒是很麻烦。

  淡淡一笑,将这些思绪暂且抛开,墨天微开始疗伤。

  ?

  转眼便是一年多过去,墨天微用了数件天材地宝,又服用了几枚治疗神魂的丹药,这才将神魂的伤势稳定下来,短时间内不会再恶化。

  睁开眼后,她思索片刻,这才道:“看守者,我要接受传承!”

  虚空一阵波动,看守者从虚空之中走出,见墨天微已经稳定了伤势,便道:“是接着上次的,还是……”

  墨天微倒是很想问一问有没有神魂方面的秘术传承,但想也知道,剑冢里虽然会有别的传承,不过都很少,主要也是剑道传承。

  而且她只能接受剑道传承,其余传承是看不见的——除非她能将完成的传承全部接受完,成为修筑剑冢的那一位仙华圣宫大能的隔代传人,才有资格掌握所有传承。

  看守者见墨天微仿佛一夕之间长大许多的模样,心中有些不忍:“你神魂的伤势,我无法帮你医治,但我知道有人能帮你。”

  这女修让他想起一个人,如果当年能有人帮助那个人,她也不会变成那副样子……

  墨天微猛然抬起头来,有些不敢置信,忍不住问道:“还请告知,究竟是谁?”

  看守者有些犹豫,不过还是指点道:“给你传承令的那个人。”

  给我传承令的那个人?

  墨天微心中错愕,不自觉便想到了数十年前,在那块封印之地遇上的渊照道君……

  当初在陨仙秘境,她无意间闯入一处封印之地,遇上了渊照道君,他希望她继承仙华圣宫的道统,实则是想找一个伥鬼,她拒绝了。

  后来两人又做了一场交易,她这才有机会离开,甚至回到了沧澜界。

  去求渊照道君?

  根本不用想也知道渊照道君提的条件会是什么,她并不愿意成为仙华圣宫的伥鬼,承担那份本不该属于她的因果。

  然而……

  墨天微心中有一丝难堪,更重要的是,当年她铁骨铮铮不为所动,拒绝得那么痛快,现在要重新回去,求渊照道君相助……

  以她的傲气,这怎么可能!

  见墨天微没有说话,看守者知道她这是拒绝了,不禁轻叹一声,“那一位是最有可能帮助你治好伤势的人了,只是你不愿意,那便也不能勉强。”

  他想了想,又道:“我还有一个办法,不过不知道管不管用就是了。”

  “什么办法?”

  “还记得当初你第二次来剑冢的时候,曾经得到的天英帖吗?”看守者道,“拿着它,当它出现变化的时候,你将去往一处神秘之地,在那里,你有机会得到许多难得一见的宝物,也许……其中就有可以治疗你伤势的天材地宝、灵丹妙药。”

  天英帖?

  墨天微一瞬间便想了起来,当初从云顶金宫之中盗走玉虚宝镜后,她便靠试炼令传送到了剑冢之中,并在考验之中领悟剑域,那一关考验的奖励就是天英帖。

  后来,在天陆海上,她与紫灵等人因海市而误入一方失落世界——暗魂界,然后更是去往小极乐天,参加诸界之争。

  那时候,她曾听紫灵与林冉昱提起过“天然帖”,当时还觉得这名字有些耳熟,后来便想起来自己手上有一个天英帖。

  或许看守者说的“神秘之地”,便是小极乐天了。

  墨天微若有所思,据说小极乐天乃是仙界仙人在诸天万界设下的一个玩乐之地,若说其中有可以医治神魂伤势的丹药,她是相信的。

  只是问题在于,谁知道天英帖什么时候出现变化?

  距离她拿到天英帖,已然过去百余年,然而它根本什么动静都没有。

  不过,不管怎样,这都是一个希望,说不定还真的要靠它。

  “多谢!”墨天微认真道,“我欠你一份人情。”

  看守者微微一笑,但是却没说什么。

  他能说什么?

  虽然给墨天微指了一条明路,然而他心里其实也是不相信墨天微能有机会重新崛起的,那他要一个出窍修士的人情有什么用?

  墨天微知道他的意思,心中却是一片平静。

  “好了,废话就不多说了。”看守者一挥手,将她送入了接受传承的地方,“这是你最后一次接受传承,如果你没有突破,以后就再也不能来到剑冢了,祝你好运!”

  对剑冢而言,每一次传送、传承都要消耗巨大的能量,如果来接受传承的人没有什么突破,那说明他们没有培养的价值,传承次数一到就再也不能进入;而对一些能连连突破的人,剑冢也会在一定程度上给予优惠,比如增加传承次数。

  墨天微握紧了剑柄,换做以前,这太简单了,但现在这对她而言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我不会放弃的!”她喃喃自语,“永远不会!”

  ?

  岁月无声流淌,距离孔羲与小白决定寻找墨天微已是三年过去。

  这三年来,他们没有去别的地方,而是依旧留在剑域,只是却改变了容貌气息,并没有用以前的身份。

  虽然已经过去三年,剑宗官方依旧没有对墨景纯入魔一事有任何公开声明,但他们两人可不敢冒这个险,万一被抓到了,岂不是药丸?

  特别是小白,对此更是格外警惕。

  “三年了,还是没找到主人。”孔羲的脸上不禁露出几分焦急之色,“我们应该去其他界域寻找主人,她不一定就留在剑域里!”

  小白扫了他一眼,淡定道:“放心,主人还在剑域。”

  他与墨天微之间的是灵奴契,而随着他修为的变强,用天狐一脉的一些秘术,可以推衍出墨天微的一些情况,自然便知道她并没有离开剑域。

  “之前你说过一段时间就能找到主人……我们还要等多久?”孔羲又问。

  他平日里并不是这么焦躁的人,只是因为想快点找到墨天微,又被三羽催了好几次,因此才如此沉不住气。

  “我们可以出发了。”

  孔羲本以为又会听见小白说“再等等”,可没想到,小白这一次开口,说的竟然是可以出发——出发?

  他愣了愣,“去哪儿?”

  “我知道主人在哪里,走吧。”小白淡定起身,朝外走去。

  终于到了这一天,孔羲原本以为自己会很激动,然而事实是……他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找到主人后,他……他该怎么说呢?

  这一刻,孔羲忽然希望,寻找主人的时间能更长点,好让他想想该怎么做……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