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期难料 第995章 不给我衣服,我就裸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文字中文网 www.wzwtchina.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慕卿窨回房,乔伊沫便与他说起了忽然要回美国的事。

  私心想的是,通过慕卿窨让鬼影有个心理准备。

  “邵城性格刚直、一根筋,认准的事很难改变。如果忽然打算放弃忽可的抚养权,与过去做个了结,从此不再回潼市……”

  慕卿窨看着乔伊沫,“邵城应该不会挽留,更不会事后纠缠。”

  “为什么?”

  乔伊沫愣了愣,不理解,“我不相信鬼影大哥心里没有然姐。”

  “邵城心里只有忽然,这毋庸置疑。”

  慕卿窨清淡道。

  “所以我很不理解啊。然姐深爱着鬼影大哥,否则不会生下可可。鬼影大哥同样爱着然姐,到底有什么解不开的结和误会,让鬼影大哥宁愿放弃然姐也不肯低一次头?”

  “就是说啊,到底这个结有多难结,让原本千里迢迢追去美国的邵城,如今却连一句挽留的话都不肯说出口?”

  “……”

  乔伊沫心头一沉,无言以对。

  慕卿窨抚了抚乔伊沫的头,“你知道邵城当年从美国回来是什么模样么?”

  乔伊沫,“……”

  “身上到处都是刀伤,左胸膛靠近心脏的肋骨处卡着一块弹壳,至今未能取出。”

  慕卿窨蹙眉,低沉道。

  “……”

  乔伊沫惊得说不出话。

  “正如邵城没有经历过你我所经历的一样,我们也无法感同身受邵城以那副惨痛的样子回到封园时的感受。所以我说,如果忽然这次真的决定放手了,那么她与邵城,此生注定有缘无分。”

  “怎,怎么会这样?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

  乔伊沫嗓音轻颤。

  “原因,大抵也就那么回事。”

  慕卿窨眯眸。

  乔伊沫盯着慕卿窨微泛着冷意的脸,嘴唇嗫嚅。

  难道是……

  ……

  第二天一早,乔伊沫送景尧去纯钇后,约了忽然。

  咖啡馆。

  乔伊沫看着对面,面容疲累憔悴的忽然,低叹,“然姐,你还好么?”

  忽然想说还好,但话到嘴边没说出口。

  乔伊沫之所以这样问,想必也是看出了她精神状态不怎么样,她又何必故作坚强。

  “说实话,我好些天没办法入睡,脑子里像有坚硬的虫子不停的啃噬,快要裂开似的。”

  忽然一手搅拌着咖啡,半垂着眼睫,摇摇头说。

  “跟鬼影大哥在一起,也会这样吗?”

  “……”

  忽然握住银勺的手僵硬,翘密的睫毛仿似也绷直了直,片刻,她低低说,“他对我好的时候不这样,他对我坏的时候,一整夜都睡不着。”

  “你和鬼影大哥有推心置腹的聊过么?”

  乔伊沫停顿了会儿,说。

  忽然轻怔,抬头看乔伊沫,眼底有迷惑,“聊什么?”

  见此,乔伊沫便知道两人重逢后这么久,兴许都没有好好聊过一次。

  不过以鬼影的个性,就算忽然想聊,鬼影也不见得会配合。

  “然姐,我这么说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很奇怪。”

  乔伊沫道。

  “什么?”

  忽然声音因为困惑越低了些。

  “我能肯定鬼影大哥是在意你的,或者说,他心里只有你。”

  乔伊沫盯着忽然,“鬼影大哥什么样的性格你也知道,当初他为了你追到美国,在美国足足逗留了半年,可见他有多喜欢你。但之前我记得你跟我说过,叔叔阿姨和你哥甚至已经有了接纳鬼影大哥的意思。在这种眼看着就要柳暗花明如愿以偿的关口,鬼影大哥却突然消失了……你不觉得哪里不对劲儿么?”

  “……”

  忽然怎么可能没想过这个。

  当初她和鬼影已然互通心意,说好了只要她父母同意,她便随他回潼市结婚……

  可是他却一声不吭人间蒸发了。

  忽然一直想不通鬼影为什么这样对她。

  刚开始她绞尽脑汁的想其中的原因,结果是不得其解。

  时间久了,加上有了忽可……

  她想的更多的便不再是鬼影突然离开的原因,而是对鬼影的埋怨。

  她不明白鬼影为什么这么残忍绝情的对他,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他要如此狠心的扔下他和孩子……

  当初鬼影的不告而别,在忽然心里,同样是一碰就痛的伤口。

  再见。

  忽然很多次都想开口问鬼影要一个解释,可鬼影对她冷漠狠绝的态度,令她一次又一次的胆怯。

  她不敢问。

  她怕得到的答案是致命的伤痛。

  更怕自己一旦知道这个答案,哪怕自己再深爱着他,再不想离开他,却没有了理由。

  乔伊沫看着忽然慌乱逃避的眼睛,伸手轻轻握住她放在桌上的手,柔声道,“然姐,你跟我说,鬼影大哥是那个就算对你再不好再过分,你也舍不得不爱他不要他的男人。”

  “我明白,若非万不得已,若非沉重超出负荷,你不会做出放弃可可,离开他们父女的决定。但是作为朋友,我想给你一个建议,把那些压抑在心里想问不敢问的疑惑,想说一直没能说的话,一次性的都说开吧。也许,会有转机呢。”

  转机?

  忽然恍惚,怔然望着乔伊沫,“沫沫,你,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我只知道,鬼影大哥是真的喜欢你。如果你们注定无法相守,鬼影大哥这辈子都不会再有别人了。”乔伊沫轻声道。

  乔伊沫语气里的肯定,像一颗石子,狠狠掷进了忽然几近冰冷的心湖。

  ……

  乔伊沫与忽然见面的同时,封园书房。

  慕卿窨坐在大班椅上,双手微微合十,眉目清淡望着站在书桌前不足五步,身姿挺俊,五官清雅绝尘的男人,“为什么绑你,心里有数么?”

  “身上的衣服穿了好几天了,给我套新衣服,我要换。”

  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

  慕卿窨眸如深湖,不起波澜,“阶下囚没有资格提要求。”

  “这套衣服我是怎么都穿不下去了,你要不给我衣服,我就当着你的面裸。”

  男人轻笑,语气里颇有些耍赖的意味。

  “随意。”

  慕卿窨淡漠盯着他。

  “你这么想看我的裸体,嫂子知道么?”

  慕止熙翘着嘴角,直直盯着慕卿窨的眼睛。

  慕卿窨不接话。

  “一套衣服而已,堂堂慕氏集团总裁不至于这么小气吧。”

  慕止熙一身狼狈,却站出了飘逸潇洒的味道,瞳孔微微收着,凝着慕卿窨半玩笑说。

  “要想衣服是么?”

  慕卿窨手指在桌面上轻轻点了下,无声哼道,“要不要我立刻吩咐人去寿衣馆给你加急做一套?”

  “哇……”

  慕止熙摆手,露出几个大白牙,向后退,“算了算了,无福消受啊。”

  慕卿窨从头到尾面无表情,“不想穿着寿衣从我这里被抬着出去,就乖乖把人给我送回来!”

  “哥,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听不懂。”

  慕止熙望着慕卿窨,那声“哥”似也是他无意识的脱口而出,语调是标准的插科打诨式。

  整个就一对亲哥哥胡搅蛮缠耍赖的口气……

  慕卿窨清水似的一张俊颜,终于有了丝变化,黑眸冷沉盯着慕止熙,“慕先生以为我在和你开玩笑!”

  “哥……”

  “孙据、邓猛!”

  慕卿窨冷喝。

  慕止熙神情微凝。

  书房门半开着,在门口守着的孙据和邓猛闻声麻利走了进来,两人都先朝慕止熙望了眼,旋即盯向慕卿窨。

  “慕先生好像对自己的处境一无所知,你们带慕先生下去清醒清醒!”

  慕卿窨寒声道。

  “是。”

  孙据和邓猛不敢怠慢,上前便要左右架着慕止熙离开。

  只是两人的手还未擒上慕止熙的手臂,慕止熙绷着脸侧身避开了。

  “哥!”

  “带下去!”

  孙据和邓猛头皮发麻,紧忙拽住慕止熙。

  “哥!”

  慕止熙赤目盯着慕卿窨,嘴唇抿成一条直线,满脸倔强。

  慕卿窨面色沉黑,双瞳狠戾。

  邓猛和孙据蛮力拉拽着慕止熙,不料慕止熙也是个练家子,两人没有防备,慕止熙突然使力,愣是把两人给甩出了两三步。

  邓猛和孙据站稳后,各自都愣了好几秒,反应过来,两人脸上皆滑过怒意,全身的肌肉绷凸而出,大跃步向前。

  “出去!”

  慕卿窨看着慕止熙,并未看孙据和邓猛。

  孙据和邓猛,“……”

  慕止熙胸膛急剧起伏,眼底的猩红仿佛下一秒便要踊跃而出,带着几分受伤瞪着慕卿窨。

  孙据和邓猛虽有些不甘心,但也不敢违背慕卿窨,咬咬牙,都不善的瞥了眼慕止熙,退了出去。

  邓猛和孙据出去后,书房有十多秒的静默。

  “哥。”

  慕止熙声线暗哑,清美的面庞隐忍紧凝。

  慕卿窨背部向后靠,眼皮轻掩,面上的阴鸷一点点退散,最后什么都不剩,“我知道是你把他带走了,你让人把他送来,我放你走。”

  “他没有对你尽过一点为人父的责任,一步一步逼你,你何不让他自生自灭,还管他干什么?”

  慕止熙道。

  “我什么时候看到人,什么时候放你离开。”慕卿窨冷漠说。

  慕止熙垂了垂睫毛,过了会儿,道,“我不知道他在哪儿,你要是不相信,就一直关着我吧。”

  慕卿窨眉心轻拧,看他,呲笑,“你以为你紧咬着牙关不说,我就拿你没办法是不是?”

  “我真的不知道。”慕止熙摊手。

  “好。”

  慕卿窨微点头,慢慢说,“给你三天时间。你若仍是想不通,我便从你的手指头开始剁。你放心,在命人亲自送去澳大利亚前,我一定让人给你的手指头好好美颜包装一下,争取令尊看到以后不会受到一丁点惊吓。”

  慕止熙,“……”

  卧槽!

  虽然知道他不会,但特么还是好渗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