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宠嫡妃,战神请入座 第383章:连佑远与尹悠清(完结)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文字中文网 www.wzwtchina.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母妃不受父皇的喜欢,就算生下自己之后也是不受父皇的喜爱,后来有又因为云清皇妃的原因皇帝决定废了母妃,然后再赐死!

  当初他跟母妃的感情特别的深厚,为此还特地的四处求访,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让母妃死了。

  他去求了很多的名门望族,还有当初皇爷爷留下来的忠臣,经过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他终于算是保住了母妃的命,也仅仅如此了,后来母妃就被废掉了。

  即使被废掉父皇也没有再立皇后,他知道并不是因为父皇惦念母妃,而是因为这个皇后的位置不适合云清皇妃。

  他那么爱云清皇妃,父皇又怎能看她坐上这个位置,他恨云清皇妃以及尹家的所有人,后来父皇又特地的为他赐婚,选择连云清皇妃的亲戚尹悠清,尹家的嫡女,作为他的正妃。

  他当时并不觉得有什么羞辱,也不觉得有什么仇恨,因为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设计的,尹悠清之所以能够嫁给他作为正妃也是他设计的。

  尹悠清是非常可爱非常的恬静的少女,年少的时候总会有那么一些梦想,希望自己心爱的人与自己两情相悦,他总会来迎接自己,尹悠清亦是如此。

  尹悠清跟云清皇妃一样,特别特别的漂亮,也特别的美,她的那种美是比较惊艳的美,只需要一眼就能够记出她恬静温婉的气质。

  虽然他不喜欢她也不爱她,但是既然是自己的正妃,他多多少少会表现出对尹悠清的心思,每每看到她的时候心里边总会冒出一句话来。

  热情而不失温婉,沉静而不失柔情

  尹悠清长得特别的娴静脱俗,是这人世间少有的美人,跟云清皇妃比来说尹悠清更为的出色。

  他一点都不恨尹悠清,反而是觉得非常的愧疚,无论如何,尹悠清都是无辜的,她虽然是尹家的嫡女,可是跟云清皇妃是不一样的人。

  这也是他接触了这么久以后才得出的结论,云清皇妃就是尹悠清的亲戚,一旦走了这一步就再也回不了头了,尹悠清对自己很好,几乎是真心实意的待他好。

  从来没有任何的辜负,对他也是格外的情深意重,可是他却没有办法一如既往的对她。

  他不喜欢尹悠清吗?不,!他喜欢也是爱的,可是他的这份喜欢和这份爱,远远抵不过他的仇恨,抵不过他要报复尹家的这份心。

  他母妃非常的无辜,她母妃的娘家更是无辜,那又为什么让他们承受这样的灾难呢?

  他很为难,他想要报仇却又舍不得尹悠清,可是最后还是做了决定,这样平和的日子让云清皇妃完全的放松了警惕,也让他的这份心平和了许多。

  因为尹悠清她怀孕了,怀了他的孩子,那个孩子出生以后他去看过尹悠清母子,他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孩子。

  尹悠清躺在床上还在昏睡的状态,面容上一如既往的温柔,生完小孩的她更加的柔美了,这个孩子特别特别的像他,无论是哪一个方面都特别的像他。

  在这一瞬间,他忽然想起了他死去的母妃,母妃被废了之后就关进冷宫,死在了关进冷宫的第三年。

  他现在看着自己的妻子和自己刚出生的儿子…忽然觉得很对不起自己的母妃,总感觉带着一种负罪感,因为他娶的是尹家的长女尹悠清。

  对于母妃来说他们是仇人,看到孩子的欢喜感瞬间就被人打了一棒似的,整颗心都坠入了冰窖。

  襁褓里面的孩子似乎不舒服了或者是怎么样,忽然就哭了起来,连佑远站在旁边简直就是手足无措,也特别的迷茫。

  连佑远觉得如果按照他的计划进行的话…尹悠清又有什么立足之地?尹悠清的处境可能比母妃还要不堪,他们刚刚出生的孩儿也许比他自己更要艰难,更要过得辛苦。

  但是他不想的,可是也不得不如此,看着稚嫩的脸庞,他走了,手足无措的逃走了。

  他没有办法面对他们母子,将孩儿放在原先的地方就已经出去了,后来云清皇妃自然的认为他喜欢上了尹悠清,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得以涅盘重生。

  父皇突然病重,他作为摄政王的人,当时就下令斩杀尹家所有人,事情过后他一直都在书房,闭着眼睛也不知在想什么的时候,他身边的人来告诉他,尹悠清在家中自尽了。

  当时他怎么样来着,当时他沉默了好久好久,跟他禀报消息的人也是如此,沉默了好久好久。

  悠清她到底是无辜的,可是尹家的人被他下令斩杀了,悠清又如何不恨,如何不怨,又如何能够一如既往的喜欢他爱他?

  过了好久,他听到自己身边的人声音沙哑的说道,“殿下你要去看看她吗?”

  身边的人是觉得他们殿下爷是对尹悠清所以有很深厚的感情的,可能是想要去看看她。

  可是连佑远摆了摆手,声音貌似哽咽的说道,“不,我就不去看她了,你将她…好好的安葬在她以前最喜欢的地方吧。”

  连佑远顿了顿了顿他又说道,“从此以后再也不能见了…”

  不是不见而是不能见,没有脸去见她,就连她的最后一面连佑远都没有看到,他心中的痛苦无人知晓,他心中的怨恨也无人知晓。

  这一生,许是他们都是有缘无分的,父皇死之后他就登上了皇位,只不过自先皇后之后就再也没有一个人走进他的心里,再也没有侧封任何一位皇后。

  他就这样默默的在时光里怀念她,怀念以前跟她在一起的日子,当时连佑远又觉得自己真的是太无耻了,也太渣了,更多的就是虚伪。

  她还在世的时候自己对她不闻不问,当他失去的时候却默默的怀念她,最后他觉得自己对悠清的想念一定是对她的耻辱,所以后来默默的就将她当作了一个禁忌。

  后宫之人以及朝中所有的人都不会提及“尹悠清”三个字,那是他心中的禁忌。

  尹家被下令斩杀之后牵连也是非常多,连佑远为了保护自己唯一的血脉,也许为了保住尹悠清与他唯一的孩子,所以他将这孩子送去了澜殇国祖籍地:金炎沙!

  然后他又默默的暗示穆国公把他的嫡长子一同送过去,希望他以后不会让自己失望,也但愿他在那边能做出自己的一番所为。

  坐上皇位之后他理应的也有了别的女人,当时连佑远并不想,却也耐不过众朝臣的三番两次的谏言,他本想为悠清守身如玉,可是她都已经死了,无论如何都得不到她的原谅了。

  朝臣的谏言让他心力交瘁,所以最后充盈后宫,后宫的女人很多,可是没有一个人是真的像她的,这些女人也许在某一个位置很像悠清,可是这完完全全不是她,没有一个人跟她一样,就连气质都没有跟她一模一样的。

  这时候他才知道尹悠清是真的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了,这个女人他喜欢亦爱,也是唯一一个他最为深爱的女人,也是他最对不起最愧疚的女人。

  她陪着自己度过最艰难的日子,可是自己却负了她,又杀害了尹家所有人。

  外人看来他是特别讨厌尹悠清的,或者是不喜欢尹悠清这样类型的,此前与她琴瑟和鸣不过是因为后来的日子,也不得不与她虚与委蛇,所以那些献给他的女子大多数都与尹悠清不同。

  这也有相同的类型,他也只是随意的瞟了一眼,然后随便的挑了几个,其他的自然放出了皇宫。

  他知道他儿子不会喜欢的,因为没有人可以代替他的母妃,送他去金炎沙之后,他又默默的帮他养下镇幽十七卫。

  许是对他的愧疚也是对他母亲的怀念,他没有办法对这个孩子狠心,所以日后的帝王自然是他的,也只会是她嫡长子的。

  除了连殇煜,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配得上这个帝位的人,后来他也有了别的孩子,可是最在乎最喜欢最爱的还是连殇煜,否则当初就不会把他送去金炎沙了。

  当他被其他孩子欺负的时候他袖手旁观,不过也是为了掩人耳目,后来他也拐弯抹角的惩罚了其他的孩子。

  别人都说他最宠爱的是温宁长公主,是吗?当然不是,他最爱的还是他的嫡长子,那是他跟最爱人生下的孩子,温宁长公主也不过是一个掩人耳目的挡箭牌。

  如果没有温宁长公主,嫡长子遇到的难事更多,当连殇煜回到暮幽城自己见到孩子的时候,没有在他眼中看到恨,也没有看到怨,只有平淡的冷漠的。

  连佑远刚知道他要回来的时候是特别惊喜,可是又不得不默默的隐藏自己喜欢他的这份心,看到他冷漠的眼神连佑远的心是很痛,可是他也知道,孩子在心底里面把他当做了一般的人,没有像他母妃一样的看重。

  他想了想,罢了罢了,只要他平平安安的就好了,铁杵磨成针,他也是想将这孩子练成一代帝王,坚韧不拔的帝王。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转眼间孩子长大了,他以为自己能够忘记那个女人的,却没想到她的一言一行依旧存在自己的脑海中。

  当时想起她的时候是在七巧节,那天他在宫中处理奏折,得知今日是乞巧节的时候就有一位妃子缠着他要出宫去看看,他当时也觉得在皇宫中挺无聊的,于是就答应下来。

  这么多年以来暮幽城没有改变,一到了节日的时候就会变得非常的热闹,晚间霓灯泛滥,人来人往,街上走得的情侣手牵着手,嬉笑欢颜,真是一番热闹的场景呀。

  他看着这欢喜的场面一点点都欢喜不起来,多年以前,悠清还在自己的身边也是跟自己一起走在街上的,再想的久远一点,当初他也是在这里遇到了什么人,然后她嫁给了他,最后却丢了自己的命。

  很多人都知道他不喜欢尹悠清,可是很多人也都不知道他对尹悠清是一见钟情,奈何将仇恨放在了最前面,虽说仇恨在前面,可他也舍不得伤害她,所以最后才选择了冷言冷语想让她放弃自己。

  可让他想不到这个倔强的小女人却如此的深爱自己,连佑远站在原地默默不语,也不知道站了多久。

  身边的妃子也知道他的心情,不高兴的时候就不要去招惹他,他若是高兴了才可以嬉闹一番,如今眼下这样的场景明显是不高兴的,所以只能默默的跟随在后面,不言不语的,倒像是一个摆设。

  连佑远就在这里慢慢的走了好久,也不知道是走在哪个地方,周围的人都不敢去打扰他,也不敢问什么这样。

  热闹的乞巧节,他们就跟谁在陛下的身后,不言不语,忽然走到了什么地方他停留了下来,他也不知道如何到了这里。

  这里是放河灯的地方,与她相识相见的那天也是在这里,少女巧笑倩兮,她秀雅绝俗,自有一股轻灵之气,肌肤娇嫩、神态悠闲、美目流盼、桃腮带笑、含辞未吐、气若幽兰,说不尽的温柔可人。

  一身飘廖裙袄裹紧绸缎,显出玲珑剔透的诱人身姿,蓝蝶外衣遮挡白皙肌肤,周旁蓝色条纹,细看却现暗暗蓝光,晶莹剔透的倒坠耳环垂下,摇曳…

  虽说不应该来到这里,可是默默的他就走到了这个地方,抬头看着不远处那棵樱花树,就这样在这里看到好久好久,最后闭了闭眼睛,“算了,我们走吧…”

  然后他们又沿着原路返回,刚转身没有走多久好像是有什么感应似的,忽然他回过头,就见一个穿着淡青色衣裙的少女立在那里,那少女的手里还提着一个兔儿灯,许是刚刚才放过河灯的吧。

  那少女笑逐颜开的,这一幕却像毒药一样浸入连佑远的身体里,所有的一切一切将在他的记忆里苏醒,将他埋藏多年的记忆唤醒。

  将那些往事拨开而来,血淋淋的每一件事对于他来说都是埋藏在心底里面的痛苦,就这样被拨开,显然是非常的残忍。

  他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多年来从来不流眼泪的帝王在这一刻却是满脸的泪水,他好像回到了多年以前,那少年一般的自己,慢慢的慢慢的走向那个少女,那个少女就站在那里。

  他后来又加快了脚步,生怕她消失了一样,身边的人都没有想到他会有这样的动作,也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只能够默默的跟随在他的身后。

  他走到那少女的面前看清了面孔,不是她!

  这姑娘长得没有她漂亮,也没有她温柔,可却有一份恬静。

  那少女那是没有预兆似的被吓到了,随后赶紧后退一步,蹙了蹙眉头,“你是何人?”

  连佑远深深的闭了闭眼睛,看着少女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淡淡的说道:“抱歉,我是看错了。”

  可能是因为他的眼神太过于的痛苦,眼睛里也有挣扎,少女就以为他是与自己的爱人走失了,嘴唇蠕动了一会儿才说道,“今天是乞巧节,在街上的情侣来来往往,走失的人自是不少,你可以回去看看,也许她如今已经回家了呢。”

  连佑远自嘲的笑了笑,想起那个淡青色少女,眼泪也是没有控制的流了下来,口中喃喃的说道:“回不去了回不去了…”

  很多事情一旦走错一步,就将永远没有回头的余地,若是尹悠清对他只是一厢情愿那倒还好,可是奈何他们二人是两情相悦,可是却没有好的结局。

  兴许那日他与尹悠清樱花树下的相遇就是有缘无份吧,就这样子,他流了眼泪,也顾不得自己狼狈的模样,身后的妃子看到他如此更不敢上前去,想要说什么却也不敢说什么,就这样沉默到后来。

  在尹悠清自杀后他将尹悠清的所有东西都收藏了起来,并封存在密室里,从此以后不会再去看,不看便不会想念,不想念就不会痛苦。

  在后来多年之后,他还是没忍住的去翻看了她的东西,以及她留给自己最后的东西,那本书籍中夹杂了一张纸条,纸条已经泛黄了,上面的日期却是她未嫁给自己时所写的。

  上面的字体非常的好看又温柔,就如同尹悠清整个人一样空谷幽兰。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嫁与心上人心喜之’

  ‘纵使被嫌弃却不悔’

  看到这样的字体,连佑远也不知是在想些什么,他可能是在想当日悠清写下这个纸条的时候,可想到有后来的日子,当时她自缢的时候可曾想过有没有后悔嫁给他。

  如果当时没有遇到他,没有跳进他的漩涡,是不是她这一生就不应该如此的悲惨,不应该沦落到如此,只是事已经发生了。

  看到皇帝眼神如此的恐怖,身边的人都特别的心惊胆战的,连佑远也能够听到旁人在叫他,可是一想到那日尹悠清所写的那几句话,就觉得刀刺在他身上一样,血淋淋的。

  他刚刚走了几步,气血上涌喷了一口血出来,直接就昏倒了。

  昏倒的前一秒他是笑着的,他清楚自己的身体,心想终于可以到地府去跟她忏悔了。

  当天晚上连佑远猝死,享年35岁!

  死去的那一刻他置身于地府,喝过孟婆汤,转眼间似乎来到了一个神殿,他隐隐约约看到一个仙子,仙子看到他的时候微微的一愣,随后欢欢的笑开。

  而他却羞愧的不能。

  自已咽下气的前一刻,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自己的嫡长子,灵魂飘浮在空中,直到他的嫡长子荣登帝位,连佑远这才慢慢的消失。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