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妻上任:总裁欺人太深 第496章 他的手废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文字中文网 www.wzwtchina.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时薇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接完这一通电话的,只是等她自己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的时候才从脑海里那嗡嗡声里回过神来。

  “怎么了?”霍振廷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将她从地上扶起来。

  可时薇双腿软的一点力气都没有,最后只能无力地挂在霍振廷的身上。

  她眼中的泪也犹如断了线的珠子怎么也止不住。

  “师傅……我师傅出事了……”时薇抓着霍振廷的手,哽咽沙哑地说道。

  刚才电话里,是医院的护士用布鲁克的手机打来的电话。

  她在电话里说,布鲁克乘坐的车子出了意外,他正在医院急救。

  因为布鲁克是在这家医院附近出的车祸,所以现在他也正在这家医院里面进行急救。

  上午的时候,布鲁克和霍兰只之间到底出了什么事?

  怎么两人分开后,都出事了呢?

  “去吧。”霍振廷轻轻拍了拍时薇的后背,如是说,“这有我。”

  时薇抬头看着他,眼中的泪还在流,可还是咬着牙,紧紧抱了一下他,然后一抹泪握着手机离开了。

  她知道霍振廷恨布鲁克,他也知道自己夹在中间为难,可还是让她去了。

  布鲁克是时薇的师傅,她不可能会在知道他的情况后还不闻不问的。

  时薇不知道布鲁克伤成了什么样,两个人现在都是同样的生死未卜,但她想,总得要保住一个啊……

  他们两个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才好不容易相认,就这样带着遗憾以及误会离开,真的太残忍了。

  时薇找了很久才找到布鲁克,彼时他还在手术室里没有出来,时薇一个人站在冰冷的手术室外,浑身都冷得发抖。

  那亮着的鲜红的灯,仿佛要将她的眼睛都刺得睁不开了。

  在等待的过程中,过去那十年间发生的事仿佛走马灯一般的在时薇的眼前掠过。

  时薇的父亲走的早,而布鲁克的出现对她是师傅,更是如同父亲一般的存在。

  所以她才会在每次怨了他以后又很快原谅他。

  家人不正是这样的吗……哪有什么隔夜仇啊。

  时薇想象不出来如果布鲁克今天在这里去了的话她会怎么办,这些她也压根不敢想。

  手术不知进行了多久,那灯终于暗了下来。

  时薇的心头也是狠狠的一颤。

  手术的门被推开,医生满脸疲惫的从里面走出来,时薇连忙撑着自己打抖的双腿走过去。

  “医生,我师傅怎么样了?”

  她真的很怕从医生的嘴里听到抱歉或是对不起,她紧张的连心跳都快要停止了。

  可是,还好,还好……

  医生即使疲惫,也还是对她扬起了一抹笑:“放心吧,病人的手术很成功,现在已经转入普通病房了。”

  布鲁克出的车祸不算太严重,只是手伤的严重一些。

  时薇听到手伤的严重时,愣了一下,问:“手?哪只手?”

  “右手手臂有骨折的现象。”医生回答,“还有很多碎玻璃也扎进了肉里伤到了筋骨。”

  右手……

  时薇心里的喜悦慢慢消散了下去,原本止住泪水的双眼又蓦地红了起来。

  对一个设计师来说,他的手是最重要的。

  布鲁克从收时薇做徒弟的时候就对她说过,不管出什么意外,首先要保住的,是自己的手……

  可是现在,布鲁克自己的手却被伤了,那他以后还要怎么拿画笔?

  “那会影响到他的工作吗?”时薇颤抖着声音问。

  “他的工作是什么?”

  “设计师……他是一个,很有名的设计师……”

  医生面露遗憾地摇了摇头:“如果是这一类的工作,那么应该会有点困难。”

  先不说病人自己本身心里的会产生的创伤后遗症,光是他的手伤的那么严重,就不可能再做这么细致的活了。

  他恐怕以后要拿什么重东西手都会抖,更别说是要握着笔一直画几个小时的设计图了。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没有办法治好吗?”时薇咽了口口水,沙哑地问,“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医生只是摇头,却也不再说话,抬脚离开了。

  时薇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手术室外面去布鲁克的病房的,只是当她走进病房看见那个一脸虚弱躺在床上的人后,眼睛早已干涸的流不出泪来了。

  她站在门口,怎么也不敢走上前一步。

  她的师傅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那样一个天之骄子,如果告诉他,他以后再也握不了画笔了,那对他来说,是比要了他命更严重的存在吧?

  时薇很想转身病房,她发现自己没有勇气面对布鲁克,更加没有勇气告诉他这一切事情。

  可是她还没来得及转身,就看见原本昏迷的布鲁克动了动眼睛,然后睁开。

  他已经醒了……

  许是麻药已经过去了吧,他被疼的醒了过来,一恢复意识就感觉浑身上下都像是被卡车碾过一样的疼。

  “师傅……”

  时薇站在几米开外的地方不敢走上前,只能哑着声音叫他。

  听见时薇的声音,布鲁克才像是反应过来房间里还有另外的人。

  他动了动脖子,看了过来,看见她脸上那如同死灰一般的脸色,苍白的扯了扯嘴角:“站那么远做什么?”

  时薇紧紧咬住下唇,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迈动双腿朝他走去。

  “好端端的……怎么会出车祸了?”时薇看着他身上的那些伤口,还有他脸上被玻璃划伤的地方,心疼道。

  布鲁克长长的沉了一口气,闭了闭眼,回想了一下自己出车祸那时候的事情。

  他只记得自己坐上了车要离开医院,可是才开出去没多久,就有一阵巨响传来。

  他都没反应过来就晕了过去,车祸是怎么发生的,他其实也不清楚。

  当时他的全部身心都在……霍兰说的那些话上。

  “想不起来就别想了……”时薇知道他肯定是在回忆发生车祸的事情,忙道。

  布鲁克睁开眼睛,淡淡笑了笑:“抱歉,让你担心了。”  “我没事……只是师傅你……”时薇张了张嘴,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医生告诉她的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