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文字中文网 www.wzwtchina.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冷律的经纪人、秘书、私人助理、司机等没想到就接了个电话、去抽了根烟、上了个洗手间、假装看了会儿风景的功夫, 一个没注意, 冷律的主车上就引发了轩然大波, 一时间想阻止都来不及,被蜂拥聚集过来的媒体记者们挤出了包围圈。

  冷律果断地一把打开了车门, 和挚爱一起假装没事人一样去参加了电影节。但今晚的注定将会是个不太平的夜晚了。

  挚爱看似冷静、波澜不惊如见惯千奇百怪的大世面的气质少年般,被冷律拉着胳膊走, 实际内心只想全程横过手臂挡住自己的脸,就这样, 他还要陪冷律走红毯,参加什么电影节。

  不想引人注目, 博眼球, 现在却莫名成了最吸睛的, 最受关注的沸点。

  挚爱的手机也在他下车的瞬间就炸了, 他立刻按了关机。现今的网络信息时代,要传播一个爆点真是比传什么都快。

  之后, 冷律才让经济公司发了通稿对当时车上的情况做了解释,又接受了一场完全被打点安排好的采访, 才把网络上引起的风暴盖了过去,招募了世界顶级危机公关的他,对于应对这类突发状况, 还是相当游刃有余。

  挚爱不想去看网上那些被传得天花乱坠的报导都不行,除非他直接不用手机, 不然他只要联网, 那些在网上炸开天的热门头条, 热搜话题总会无孔不入地出现在他的手机中。

  手机中甚至弹出来了一条著名娱乐八卦论坛的头条话题贴,标题为:【昔日情人竟变情敌,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双双出手竟为争一男孩!】

  帖子主题罗列了冷律和歌利恩虽然各在各界为TOP,几年里都同场不了几次,但仍有火眼金睛,无数柯南道尔再世的歌迷影迷狂热粉们,扒出了冷律和歌利恩之间的蛛丝马迹。

  冷律和歌利恩被拉郎为双TOP国民CP,十多年来在娱乐圈中高居话题顶峰,就连二人各自上综艺、专访等,都经常被主持人调侃打趣,问起和对方的私人关系,私下联络。

  现今却一夜翻车。

  众多狂热粉、看热闹不嫌事大者、吃瓜群众们纷纷在话题贴下讨论、八卦、推导冷律和歌利恩之间到底发生了怎样湮灭人性的曲折情感变化,从中横插一脚、凭空出现的男孩又是什么天使降世的人物,能让破坏了冷律和歌利恩十多年来牢不可破的真情,双双为一男孩做出这样那样举世瞩目又出格到掀起公论风暴的事。

  头条话题贴中数以万计的讨论走向,渐渐定论为那男孩才不是什么天使降世,一定是恶魔的现世。

  但挚爱很快发现,这些热门头条,话题报导一下子都不见了,消失之快不是一场热门话题风暴应有的会渐渐淡下去的速度,这几乎是一下子之间就消失光了。

  就好像整个信息网络,相关部门都□□|控了一般。会是冷律干的吗?挚爱想,但就算他是影帝和雇佣了世界级的危机公关,这也不像是只凭一人之力的能做到的事。

  更像是……有相当多的在各行各业有权有势的人物,同时不想要看到这场热门风暴,而在互不知情的情况下同时出手操控摆平了传媒、电视台、相关网络一样。

  挚爱不禁为自己的所想感到了一下诡谲的冷寒。

  但不管怎么说,挚爱还想好好地上学,不被莫名掀起的风波打扰,很高兴这个风波能这么快的平息下去。

  虽然这几天里,挚爱收爆了国内外任何一家知名经纪公司打来的,想和他签约,把他打点成顶级流量明星出道的电话,各个都铁了心地向他保证只要他肯签约,就包他从出道的第一天起就一路红得发紫到哪天他不想玩了为止。

  挚爱礼貌地拒绝了所有电话,因为他从第一天起就不想玩。

  周四。

  挚爱走在放学路上,没走出几步,就看到路边又挺好了一辆奢豪黑车。

  挚爱步子一顿,习惯成自然,这下看见奢豪黑车停在他放学走出没几步的路边,自己开了车后座门,就坐了上去。

  就像巴浦洛夫的犬一样。

  毕竟总是被推塞进黑车后座,又痛又伤形象。

  既然总归会被绑进车里的话,还不如自己好好地坐进去来得轻松。

  “你来晚了,周四先生。”挚爱抢占了先机道,想到今天刚好是周四,而上周四自己因为不在学校,所以放学路上平安无事,“上周是路上堵车了吗?”

  挚爱被在放学路上绑架进黑车中那么多次——换了一般人心脏早受不了了——难得忍不住地想讥讽一句。

  挚爱坐到了车后座中,才发现这回车后座中坐着男人,而非坐在前座。

  先前,那几个男人们为了绑架自己,所用的手法都如出一辙,清一色的一致。他们都会把黑车停在自己放学路上的路边,然后派从其他安保车里出来的墨镜黑衣人,手法迅速利落地把自己推塞进车后座中,黑车立刻上锁,驶走。

  手段专业,行云流水得让路人看不清发生了什么事,黑车早已扬长不见了,所有自己被绑进车中那么多次,还从没有人报警过。

  车后座中不会坐人,是为了自己被推塞进车中后有足够的空间。

  挚爱看到这回车后座中坐着的俊雅英伟到令人屏神的男人,还正气定神闲地看着手中的公文,看来他比之前的那几个男人更自信得多。

  “我来晚了吗?”周四先生放下了手中的公文,看向坐到身边的男孩。

  “让我来猜猜,你是我妈妈的初恋男友,苏莉莉的,是吧?”挚爱玩笑道,他真是听烦了那句每个强行绑架他的男人都会说的话。

  “你是莉莉的儿子?”周四先生玩味地看着挚爱,“我是听说她有一个儿子,叫作挚爱。”

  “所以您是?”挚爱问,看来周四先生还是个没做好的功课就来了的男人,“您想带我去哪?”

  “我的名字是世爵显,我不知道你是否有听说过,”世爵显说,毕竟在他身边的是一个太过年轻的年轻人,不懂这个世界也很正常,“你想去哪?”

  世爵显说着,向司机打了招呼,让司机先开车。

  黑车上锁,驶离。

  挚爱在记忆中感到对世爵显这个名字有点印象,但又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印象,反正他也不是很在意,就无视了这点,更感兴趣上后一点,“我还可以自己选去哪吗?”

  这还真是一起新奇的绑架,莫非这就是自己主动上车会有的轻松好处?

  “当然。”世爵显优雅地笑着说,好奇身边的男孩是招受过什么罪,连自己想去哪这种自由的问题,都问得小心翼翼。

  “那么我哪也不想去。”挚爱闪着眼睛看着世爵显说。

  “只是在车上坐着吗?”世爵显问,真是勾人好奇的男孩。

  “我可以吗?”挚爱说,因为被绑去哪都不像有好事会等着自己的样子,如果绑架的目的真正会在目的地实施,那么他只要一直在开车的路上就好了,没有目的地的话,会被实施的危机也就不会发生了。

  “只要你想。”世爵显说道。

  世爵显给了司机一个眼神,让他明确。

  司机也努力地从后视镜上回应自己的眼神:Boss,你不是还要去学院有要事吗?晚上的行程安排怎么办?你让我开,但我这是要漫无目的地开到哪去?要开多久……?

  挚爱坐在徐徐行驶的奢华舒适的豪车中,感到车外街景上的夜色很快暗下。

  他有好几天没有这么轻松过了,被绑架强行带自己去哪,做些玩心跳的惊险事,而今天却只要什么都不用想地坐在车中就好。

  挚爱一感到轻松,几天来叠加的倦意也就袭了上来。

  在车中轻漫的音乐,车外夜景的美妙中。

  世爵显注意到挚爱睡着了,靓柔漂亮的黑发从他轻轻低垂的额上晃垂下几丝,纯美好看的脸颊,在他轻轻睡着时犹衬得他睫毛翘长,睡眼可人。

  口唇鲜嫩欲……

  就在世爵显想做什么,好让挚爱睡得更安适点,不至于折到项颈,而观望着要不要捧过挚爱的脑袋,让他枕靠到自己肩上。

  挚爱就在豪车的一下轻不可闻的颠动中,睡姿的身体向世爵显倾倒了过去,就好像世爵显身上有着引力一般。

  挚爱轻轻地倒到了世爵显的双腿上,睡着了。

  轻轻的,轻到犹如索伦蒂诺的电影中奇迷而旖旎的美奂镜头般,却是敲击在世爵显心上的重重一击。

  膝腿上传汲来挚爱柔软、温热、鲜美的体感,世爵显优雅的手无意识地空悬在了挚爱的后背上,但他最终没有抚拍下去。

  还有白洁柔皙的项颈流漾在夜景交辉下的肌肤,他也没有轻抚下去。

  两周结束后,挚爱接到了系统提示。

  【目标进一步锁定,未来世界级的杀人鬼就在绑架你的七个男人中!】

  挚爱感到意料之中,毕竟这两周里自己接触过的人中,也就属那七个男人最有潜质和能力(以及变态)成为未来世界级的杀人鬼。

  挚爱没有感到目标进一步锁定就轻松了,同时这也说明了绑架自己的,想要报复自己的七个妈妈的初恋男友中,有一人是真正想杀死自己的。

  自己必须去和这七个男人交流感情,用人性的光辉阻止他们黑化,踏出那关键的不可挽回的第一步。

  这天,挚爱走在学院中。

  忽然听到了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好奇地寻声找去。

  见竟是一只血淋漓模样可怜又可怕的猫咪倒在树荫下,挚爱正在想该怎么处理这种情况时,突然身边走过了三两名同学。

  “啊,好可怜啊!快救救它吧!”

  “怎么会这样,是被谁虐待了吗?”

  “我们学校竟然会发生这种惨无人道的事,简直不可想象!”

  “喂,那位同学,你还站着干嘛?还不快救它去宠物医院!”

  “再不救救它,它就要死了啊!你有没有人性!”

  挚爱被说得先把受伤严重的猫咪从树荫下抱了起来,他不知道这么动猫咪会不会反而加重猫咪的伤势,所以才在想该怎么处理好,但的确如那几个同学所说,现在情况紧急,也容不得自己多思考了。

  “但是我不知道这附近哪里有宠物医院。”挚爱抱着血淋漓凄声惨叫的猫咪说道。

  “唉,我知道啊,就在不远的地方,我带你吧!”三两名同学好心地叫上挚爱,就带着他往学校外的宠物医院跑。

  挚爱来到了一家见都没见过,七拐八弯才饶到的宠物医院,也真亏那几个同学知道这里会有宠物医院。

  挚爱把血淋漓的猫咪交给了医生检查,医生一看说,能救,包活,都是些皮外伤。

  然后开给了挚爱一张账单,必须先付款再救猫咪。

  “这种带流浪猫咪来救治,扔下后就不管了的事我们见多了,”宠物医生说,“这里是宠物医院,不是什么慈善救助站,你们知道这些手术仪器都要多贵吗?说出来吓死你们。”

  “总之,没钱的话还是请回吧,只能看着它受痛苦了,安乐死的药都是很贵的。”

  “3万?”挚爱看着账单上的收费,他知道给宠物看病贵,也能理解宠物医院仪器贵而导致收费高的标准,但3万,他真没这么多的零花钱。

  那天,他并没有收下冷律的黑卡,毕竟非亲非故,收下才中了冷律的圈套,会招致更多麻烦。

  “你不是挚爱吗?连3万都拿不出?”同学们早认出了这几天最出风头大话题的挚爱,调侃道。毕竟又是当巨星歌利恩今年首场演唱会的开场焦点,又是和影帝冷律一起出席金日杯电影节。

  哪怕没那些传闻中的扭曲关系,他光参加了这两项活动,也不会连3万都没。更何况以他现在的风头热度,肯定早有不少著名经纪公司开巨额签约金想签他了。

  “我没这么多零花钱。”挚爱说,事实上,苏莉莉几乎把所有钱都拿去环游世界了,记忆中的他之前还和舍友一起讨论过打工转零花钱的事。

  “那算了,只好我们平分了。”同学们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平分吧,我们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被它被虐待致死啊!”

  “要是你不救,我们可就说出去你挚爱虐猫咪哦,照片我们都拍好了!可别怪我们,我们这么做也只是你想救猫咪而已啊!”

  挚爱被两三名同学催促着救猫咪,平分的话虽然会用光自己手上所有的零花钱,但勉强还是自己能做到的事。

  “签个字,学生证压上,你们慢慢弄,我们先去救猫咪了,不能再拖了。”宠物医生抱着猫咪走进手术室,救治猫咪去了。

  宠物医院中另有护士看着几个学生们好好地把款项付清。

  两三个小时后,宠物医生出来了。

  “手术很成功,但为了术后不被感染,恢复得彻底,需要住院疗养两周。”宠物医生又递给了挚爱一张账单,“没什么问题的话就签个字吧,可以出院了会打电话通知你来取猫咪。”

  挚爱接过账单,一看上面分明写着8万8。

  “8万8?……”挚爱问宠物医生。

  “手术时发现猫咪还断了肋骨,刺破了肾脏,幸亏我们医院手术仪器齐全,医术高明才紧急救回来。这8万8,看在你是学生的份上已经给你打折了。”宠物医生摘手套说,“你可以去任何一家宠物医院问,看看做这个手术要多少钱,只会比这贵,不可能比这低。”

  挚爱回头去看那几个带自己来这家医院的同学,只见他们立刻夺门跑了出去。

  ……

  挚爱想到,莫非自己遇上了传说中的猫咪诈骗?

  宠物医院让挚爱办了分期贷款,才让挚爱离开,否则他让宠物医院救了猫咪却不付钱,足以让宠物医院凭着他学生证上的信息,把他曝光到校网上去,影响学业。

  挚爱有点心累,不管怎么说,只想回家好好休息一会儿,再想怎么处理这事。

  挚爱刚走回到了自己租住的整栋几乎都是学生在住的楼下,就听到彭喷轰隆的一声爆破音。

  仰头一看,竟是自己租住的楼上传来了一片火光,一时间四下立刻鸣起了警笛声,所有人都楼栋中跑了出来,附近路过的人都围聚过来看发生了什么事。

  挚爱有点没气力地拿出手机,拨打给了自己的同伴舍友,“你还好吗?”

  “我,我没事!但是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我们租的房子……”

  “我看到了。”挚爱说,并且能猜到始作俑者是谁。

  这时,天色已黑,有家回的人们都早已回家吃晚饭去了。

  “真是太没办法了!我没受伤真是最大的好事,我被吓到了,我打算今晚去朋友家住,你打算怎么办?”同伴边从爆炸的楼里跑出了,边问挚爱。

  “嗯,我会想到办法的。”挚爱说。

  挚爱不再去看火光四射的公寓楼,他知道他再也回不去那里了。

  现在,他没有自己能住的地方回去,也无法去酒店住,他恰好在今天把身份证件忘在家里了。

  挚爱很心累。

  挚爱漫无目的地走开了一段路。

  感到累地蹲在了马路边。

  想着现在的境况,自己到底要想什么办法好?

  然而就在挚爱蹲在马路边,思考人生没多久。

  一辆名车停驶到了挚爱身前。

  “迷茫的小羔羊,你遇到什么困扰了?”裴明泽坐在驾驶位上,移下了车窗,问挚爱道。

  “……Fu*k,”挚爱几乎要感到裴明泽是在明知故问了,但裴明泽现在明确是自己的目标七人中的一人,自己不应激怒他,还反而应过多和他接触,交流感情才是,挚爱无辜上了语气,看向裴明泽说,“我今晚无家可归了。”

  挚爱指了指不远处冒着火光的楼,“那里是我住的地方。”

  裴明泽下车,牵起了挚爱,用双指抵在了挚爱的双唇上,“不用说这么多,你知道你遇到任何问题,都可以找我的,因为我是…… ”

  裴明泽这次倒没再把“我是你妈妈的初恋男友”说出来,而是隐去了后半句。

  “来我家吧。”裴明泽邀请道。

  “你会不让我睡觉的。”挚爱对去裴明泽的地方有心理阴影。

  “这次是我的家,不是别邸,你想好好睡觉吗?”裴明泽说,“你会在我家中好好地睡上一觉的。”

  挚爱也没别的方法,此时更是心累的厉害,只好跟裴明泽上了车,去往裴明泽的家。

  几分钟后,陆续有几辆明车看到挚爱蹲过马路边,却只见到空空的马路边,纷纷都下车骂起了脏。

  “What the fuck!人跑哪去了?!我都最快速度赶来了!”

  “What the hell!该死的环路,又害我堵车!现在人都不见了,电话也打不通,我要好好叫人治治那条路的交通了!这都什么鬼!”

  “Bloody hell!下次非要我用直升机空降才行吗?!路况这么乱,这个城市还有救吗!!!”

  那条马路边,在一晚上同时被踩踏出气出了好几个坑。

  当然在抵达裴明泽的家前,裴明泽先想和挚爱共进一餐晚餐,挚爱不想和裴明泽一起吃晚餐,就说自己只想吃水果。

  “香蕉?樱桃?金铃子?”

  “桃子。”

  夜晚。

  挚爱在裴明泽顶层公寓的家中,睡在裴明泽安排好的客卧。

  意外的,挚爱感到一切都安然无恙,到了舒适的程度。

  挚爱穿了睡衣后,在天鹅绒薄衾的舒软床上安睡。

  半夜。

  挚爱感到露在薄衾外的左脚传来一阵阵的冰凉,醒了过来。

  一阵阵的嘶嘶声,更在静寂的夜间显得骇人的清响。

  挚爱惊得睁开了眼睛,舔舐在自己左脚边的,竟是一条赫然巨蟒。

  卧室窗边窗帘浮动,微隙透露进来的夜光沐浴在巨蟒身上,在巨蟒光滑粼粼的庞然身躯上折射出了惊悚的冷光。

  挚爱躺在床上,看着巨蟒,这是一条金光闪闪的不会让人感到恶心的巨蟒,但面对这样大型的黄金蟒,也没有谁会不发自本能的惊恐。

  明明自己的卧室门是关上的,为什么黄金蟒还会爬进来?不如说为什么裴明泽的家中会有这么大型的黄金蟒?!

  无论如何,自己是无法再在这个卧室床上睡觉了,黄金蟒眼看着就要向自己的床上爬来。

  但这座顶级公寓中,除了这一个客卧外,却只有裴明泽在睡的一个主卧了。

  若是自己想换卧室,就只能去裴明泽的卧室,不,现实是自己只能去裴明泽的卧室,因为在这座公寓中除了裴明泽和自己外,就没有别人了,无论自己去哪睡,不睡,黄金蟒都可能会来吞噬自己。

  只有去……裴明泽的卧室才可能是安全的。

  挚爱静悄悄地爬下了床,在尽量不惊动黄金蟒的情况下,来到了裴明泽的卧室中。

  “过来。”裴明泽拉开了被衾一端,看向站在卧室门边的挚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