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文字中文网 www.wzwtchina.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御景相到家时,天色还早,明亮的月亮还在天上挂着,大约是四点左右,他轻手轻脚的推开门,然后就看到堂院里的阶梯上坐着一个小小的身影。

  御长风整个人蜷缩在阶梯上,因为瞌睡小脑袋一点一点的,御景相开门的动作惊醒了他,他猛的睁开眼睛,从阶梯上坐了起来,只是由于长时间不动,身体不灵活,人刚站起来就摇晃着要倒下。

  御景相眼疾手快一把抱住了御长风,入手的触感冰冷,低头一看,徒弟的头发上、眉毛上都带着雾气,一看就知道御长风恐怕等了他一夜。

  御长风伸手拽着御景相的衣袖,仰着脑袋看御景相,道:“师尊,您回来了。”

  御景相横抱起御长风,往卧室走去,一边道:“是为师不好,这些天没回来也没和你说一声,以后遇到这种情况,长风好好睡觉就行,不用特地等我。”

  御长风拽着御景相前襟的手紧了紧,他小声道:“我以为师尊……不要长风了。”

  “我不是说过吗,我不会不要长风的,”御景相把徒弟的外衣脱了,放进被窝里,手贴着御长风的背,运起灵气给御长风输送暖气,“我可是要看着长风走上修真界的巅峰的,时间还长着呢。”

  “师尊……”御长风看上去有些激动,他眼底的忐忑变成了激昂,“长风一定不会让师尊失望的。”

  “嗯,长风乖。”

  御景相回来后,又给御长风加了一门功课,修炼,他自己也是刚弄懂修炼是怎么回事,但教御长风还是绰绰有余的。

  而且御景相发现,随着他看的相关书籍越多,修为运用起来越顺手,顺手他觉得自己是个天才,只是最后的那点羞耻心让他询问了一下系统是怎么回事。

  【权限不足,无法回答此问题。】

  御景相道:“你就说你这句话到底说了多少遍?”

  系统没理他,御景相也没多在意,毕竟领会的快是好事。

  御长风不愧是拥有上古噬天蟒血脉的人,进步很快,仅仅是半年的时间,就突破到了筑基期,然后御景相就发现自己的修为是开光期。

  御景相:“???”他问系统这是怎么一回事,说好的他和宿主一样的修为呢,这个设定被吃了吗?

  【……】

  “你打六个点是什么意思?我感觉这里面好像有一个大坑啊。”

  【……权限不足,无法回答此问题。】

  御景相:“我想骂脏话。”

  【连接已屏蔽,请随意。】

  系统这行字的意思就是——我把耳朵堵上了,你要骂赶紧骂。

  御景相:“……”

  御景相知道靠破系统是靠不住的,他就自己琢磨了一下,想起了之前系统奖励的那本黑皮册子,他看不懂就随手给了御长风,现在看来八成是御长风能看懂,而且还修炼了。

  御景相感觉自己的尊严受到了践踏,他累死累活的想着怎么才能把御长风教好,结果人家自己摸索出来,不仅如此,修为还整得比他教的高。

  御长风没和他说过这事,御景相也就没问,反正徒弟自学比他教的好,没什么值得过问的,御景相郁闷了两天就又精神了。

  御长风的天赋不仅表现在修炼上,他学习能力也异常强悍,过目不忘、举一反三都不足以形容他的优秀天赋。

  不过半年时间,教御长风念书的老师已经换过三轮了。

  只是这些都不是御长风进步最快的,他进步最快的是礼仪课,他似乎对礼仪方面的事情异常感兴趣。

  御长风现在的模样气度完全是一副大富人家养出来的小公子了,和之前比起来,变化完全是翻天覆地的。

  御景相见御长风对这方面很感兴趣,就建议道:“要不让玉姑娘住下好了,方便你和她讨教。”

  玉姑娘就是教御长风礼仪课的老师,是个身材火爆的美女,性格温柔,御景相觉得把姑娘留下来住是个好主意,养眼。

  御长风心里是有苦说不出,他对礼仪课那么感兴趣不为其它,只是想快点学完然后把玉姑娘赶出去。

  御长风虽然年纪小,但是他从小生活的环境,让他比一般的大人还会察言观色,他敏锐的察觉到玉姑娘对他家师尊有意思,师尊目前虽然并无此意,但是他对玉姑娘的欣赏是非常直白的写在眼睛里。

  如果师尊娶了师娘,再生个孩子……不,御长风停止了这种让他非常不舒服的想象,师尊对他很好,好到让他不舍得把师尊的好分给别人一点点,好到让他想永远独占师尊的好。

  “长风?长风!”御景相伸手轻拍了一下御长风的脑袋,“想什么呢,那么出神。”

  “没什么,师尊决定就好。”御长风乖巧道,他说完就低头接着吃饭。

  御景相瞅着御长风的吃相,虽然不是第一次看了,但目光有些移不开。

  御长风饭量很大,但是不同于以前粗鲁的吃相,他现在吃相很是斯文,他就这么保持着斯文的吃相,已经干掉了三碗饭。

  御景相看着看着就发现徒弟好像有点不一样了,他凑近了一些,捏起御长风的下巴,左右仔细看了一下,道:“长风,你脸上的鳞片是不是少了一些?”

  “有吗?”御长风摸了摸自己的脸,入手都是细麟的触感,他收回了手,因为厌恶自己这副模样,他几乎不照镜子,也就没发现自己的脸有没有过变化。

  “有的,”御景相手指抚过御长风的右脸,“这里少了。”他让系统识别一下原因。

  【御长风乃人类与上古噬天蟒的血脉,血脉之力外显,表现为外表着鳞片,修炼后,灵力平和了血脉之力,所以鳞片会逐渐消失。】

  御景相高兴道:“应该是你修炼的缘故,长风天赋那么好,相信长风很快就可以不用戴面具了。”

  这所院落里,除了御景相和御长风住,还有一个厨娘和小厮负责师徒二人的起居,所以御长风只有在和御景相单独相处时,才能摘下面具,平日里一直是戴着面具的,不仅如此,身上也是包的严严实实。

  御景相一直觉得戴着面具,不利于徒弟的身心发展,所以很高兴徒弟身上的鳞片消失。

  御长风心情有些激动,他因为这怪物一般的样貌饱受欺凌,如今能有机会变成平常人模样,自是欣喜难当。

  “都是师尊的功劳,师尊对长风犹如再造之恩。”御长风说着,站起身就要跪下来磕头。

  御景相扶着御长风的胳膊,阻止了徒弟的动作,他轻敲了一下御长风的脑袋,道:“你什么都好,就是这动不动就跪的习惯得改一改。”

  “是,师尊。”御长风顺着御景相的动作,倒进师尊的怀里,小心翼翼的蹭着御景相的胸膛,师尊身上好香啊。

  御景相反应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徒弟在撒娇,他揉着御长风的脑袋,嗯……感觉还不错,有种养儿子的满足感。

  玉姑娘浑身上下御长风都看不顺眼,只是对方说爱撒娇的孩子有糖吃这个观点,御长风觉得这话有理。

  过了两天后,就算御长风心里万般不愿意,玉姑娘还是住下了,好在御景相对于玉姑娘的态度止于欣赏,并没有其它念头。

  随着时间的流逝,御长风的修为越来越高,他身上的鳞片逐渐消失不见,脸上的细麟也一点点脱落,露出原本的样貌,到了现在他已经不需要戴着面具遮挡自己的脸了。

  御长风的样貌很精致,他的兽瞳也变成了正常人类模样,他身着一袭白色长衫,看上去完全长成了一个俊俏少年。

  此时,御长风手中端着一个托盘,托盘里放着一碗白糖鸡蛋糟和一碗红糖鸡蛋糟,他来到书房前,敲了敲门,听到师尊应声,他才推门进去。

  御景相坐在书桌前,正拿着毛笔在一张宣纸上写着弯弯曲曲的字,他那字丑的写在看起来就很贵的宣纸上格格不入。

  写完后,御景相把宣纸折叠好,装进一个金色的小竹筒里,喂进一旁的金乌嘴里,金乌拍拍翅膀,飞走了。

  御长风不是第一次见这只奇怪的鸟,他问过御景相,师尊回答说是一个身体残疾的人在寻求慰藉,他见师尊故意把字写的那般丑,也就没太过在意。

  御长风不知道的是,他家师尊完全是随口胡诌的,而且御景相不是御长风想象的那般全能,御景相毛笔字写的那么丑,是因为他根本就不会写毛笔字。

  御景相也没想到,几年前随手写下的一个谜底,竟让金乌的主人认定了他,对方隔三差五的就让金乌给他送谜语。

  御景相一开始是拒绝的,只是金乌一直跟着他,日夜跟着他,他为了打发走金乌,就第二次写了谜底。

  这一来一往的,时间长了,御景相也习惯了,完全把对方当成了一个笔友,心情好时,还会附赠几个冷笑话,虽然之后对方回信问他那堆鸡扒的字是什么意思。

  御长风摆好鸡蛋糟,招呼师尊过来吃,御景相坐下来,端起面前的白糖鸡蛋糟,看着对面的俊俏少年道:“长风,生辰快乐。”

  一开始的时候,御景相也没有过生日的念头,只是有一次御长风问起他的生辰,他才有了小孩子是会期待过生辰的概念,尤其是御长风这种从小过苦日子的孩子,对生辰的期许恐怕更多。

  如今他这个做师傅的反而让徒弟先问了生辰,御景相心下对御长风生出一阵心疼,想着御长风也不知道自己的生辰,干脆把御景相的生日当成两人的生辰,一起过好了。

  御景相家里穷,从小他过生日也就是母亲给他煮一碗白糖鸡蛋糟,他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也是世界上最好的生日礼物。

  于是,就有了如今这种过生辰的方式,御景相和御长风两人,一替一年的亲手熬鸡蛋糟,今年轮到御长风煮。

  御景相不喜欢吃甜,所以是白糖鸡蛋糟,御长风喜甜,所以他的是红糖鸡蛋糟。

  “师尊,生辰快乐。”御长风温柔一笑,右脸颊上出现一个梨涡,衬得他白玉般的脸庞,更加乖巧可爱。

  御长风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木质的盒子,递给御景相,道:“送给师尊的礼物,长风自己买的。”

  御景相打开木盒,里面是一根白玉簪,他的头发已经长到过腰了,他头发刚长长的时候,他就要拿剑割断,只是被御长风发现,死活不让他割,他头发这才一直留到现在。

  御景相是个十分不注意自己形象的人,他这头发留长了,也不喜欢打理,都是御长风帮他束发的。

  御景相伸手摸了摸徒弟的脑袋,欣慰道:“我们家长风长大了,都能给我买礼物了。”

  御长风笑了笑,脸颊有些发烫。

  “长风是真长大了,都会害羞了。”御景相瞅着徒弟绯红的脸蛋,一阵新奇,伸长了手指去戳御长风柔软的脸蛋。

  御长风由着师尊揉捏他的脸,只是脸上的温度又上升了。

  师徒二人笑闹间,书房外面响起敲门声,御景相随口应了句进来,门从外面打开,一名身着罗裙的美丽女子,婀娜多姿的走进来。

  一阵风吹进来,掀起姑娘的裙角,更衬得姑娘像是蹁跹的蝴蝶,来人正是玉姑娘,御长风的礼仪老师。

  玉姑娘手中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碟精致的点心。

  此时天已经黑了,一个女人打扮的花枝招展,端着点心来找一个男人,到底打着什么心思,不是瞎子都能看的出来。

  御长风心下觉得玉姑娘碍眼,面上却不显分毫,委婉的开始赶人:“玉老师,师尊已经吃了我做的宵夜,恐怕吃不下你做的了,倒是劳烦老师深夜做了还送过来。”

  玉老师美目诧异的看了御长风一眼,她第一次听到御长风对自己说这么长的话,是因为他师尊在场?

  玉姑娘脸上露出一个娇艳的笑容,她道:“没关系,我来主要是和御公子有话要说。”

  御景相招呼道:“玉老师请坐。”

  玉姑娘没动,她脸色有些为难的看向御长风,道:“我和御公子说的话,恐怕不适合长风听。”

  御长风脸上依旧笑着,只是衣袖下的拳头已经捏的死紧。

  御景相这点绅士风度还是有的,他让御长风回去休息,御长风犹犹豫豫的不肯,御景相没好气的敲了一记御长风的脑袋:“乖,长风听话。”

  御长风不知道为什么,之前明明特别喜欢御景相夸他乖,喜欢师尊宠溺的和他说听话,可是此刻他却憎恶极了师尊这么对自己说这句话。

  “乖,长风听话”就意味着御长风得遵守师尊的命令,也就是说,他得留下师尊一人和一个女人独处。

  御长风最终还是听话的出去了,只是没走远,就站在门口,他少年心思,只是单纯的以为自己不喜欢多出来一个师娘分走御景相对他的宠爱。

  御景相看着门关上了,才道:“玉老师想和我说什么。”

  玉姑娘娇艳的脸上一红,道:“御公子,我已经二十有六了,等不起了,所以我想告诉你,我喜欢你,你愿不愿意与我成亲?”

  玉姑娘话音刚落,御景相来不及反应,就听外面一阵凌乱的脚步声,脚步声渐远,应该是御长风在偷听,然后又突然跑走了。

  御长风突然跑走,是因为他怕御景相发现自己外泄的杀气,那个女人怎么敢那么明目张胆的要抢走师尊,不可饶恕!

  玉姑娘也没想到御长风居然在偷听,她的脸蛋顿时更加红了。

  御景相正色回道:“玉老师是很好的姑娘,但是很抱歉,我不能接受你。”

  御景相在这个世界里,是不老不死的存在,时间在他身上是停止流动的,先不说玉姑娘只是个普通人,就算有修士对他示爱,他也不会接受,因为这不是他的世界,在他的世界里,有人在等着他回去。

  “没关系,”玉姑娘眼中闪过失落,不过她是个豁达开朗的姑娘,“我只是想跟御公子说明白,说完了也就没什么遗憾了。”

  御景相顿了一下,道:“玉姑娘,我会给长风另寻一个礼仪老师。”

  他也没想到玉姑娘会喜欢自己,只是现在事实已经发生,需要当断则断,两人还是不要再见面为好。

  “我明白,我就想着告白失败的话跟御公子辞职呢,”玉姑娘转身出去,走到门口时,突然回身道,“我要和别人成亲了,就在明天。”

  御景相道:“恭喜玉姑娘,祝你和你夫君百年好合。”

  玉姑娘几不可闻的叹息一声,声音伴着冷风吹进来:“承你吉言。”话落,人已经走远了。

  玉姑娘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就骑马离开了,在经过一片竹林时,她身下的马儿突然长鸣一声,把她摔下了马。

  眼前多了一个黑影,虽然看不清对方的脸,但是玉姑娘很熟悉眼前人的身影,她冷静道:“御长风。”

  御长风回道:“是我。”他的声音已经不像以前那般刺耳难听了,他的年纪还轻,嗓音是少年的清脆,格外的悦耳动听。

  御长风拔出腰侧佩戴的长剑,他缓缓道:“这是师尊送给我的剑,因为这个,他出门了三个月没回来。”

  他轻轻一挥手,剑尖已经指向了玉姑娘的脖间,现在只需他微微一用力,玉姑娘就会当场咽气。

  玉姑娘异常的冷静,她淡淡道:“你杀了我,你会后悔的。”

  “为什么?”

  “因为你不想你师尊讨厌你,而很明显的是,御公子不喜欢杀人。”

  御长风笑起来,他脸上出现一个梨涡,这让他看上去很是乖巧可爱,他收起了长剑,轻声道:“那不让师尊发现就好了呀。”

  第二天,御景相犹豫了半天,还是决定不去给玉姑娘送新婚贺礼了,想必玉姑娘也一定不想看到他,他就把贺礼给了御长风,让御长风以学生的名义去送礼。

  御长风接过贺礼,却没有走,他脸色沉重道:“师尊,玉老师消失了。”

  “消失了?!”御景相惊诧的猛的站起来,“怎么会消失?她不是要成亲了吗?”

  “我也不清楚,只是听说她家里人和夫家人都出去找人了。”

  “我出去一趟,你在家待着别乱跑。”御景相匆匆交代一番,就出门了。

  昨天玉姑娘刚跟他表完白,第二天就消失不见了,御景相怎么想都觉得自己有很大的责任,所以他出去也是去找玉姑娘的。

  “是,师尊。”御长风目送御景相出了门,他见师尊为了玉姑娘这般慌张的模样,突然觉得自己昨天的决定很对。

  这样师尊就会只疼爱他一个人了,不会有别人来抢夺他的师尊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