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文字中文网 www.wzwtchina.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孔南天看着秦凡,眼神里闪过一抹难以隐藏的杀机。

  挑衅!

  这是赤裸裸地挑衅!

  在他见到孙如海之前,何思城凭什么说他会拒绝自己入内,难道他还能替孙如海做主,阻拦自己去基本公墓?

  “为什么?”

  但这里毕竟是何家的地盘,在带走孙如海和孔江沅遗体前,孔南天还不打算得罪这位二世祖。

  “因为……”秦凡目光上下扫量了他一眼,“孙如海是我的人。”

  “你说什么?!”孔南天眉头一挑,难以置信地看着秦凡。

  刚才他还在飞机上跟在赵天翔推测,孙如海的种种诡异行为,肯定是和南都沈家脱不了干系,就算何家也插手了这件事,但肯定涉足不深,只是想从中捞取点好处或者战略意义,但是他没有想到,才刚刚下飞机,何思城就能找到他,告诉他,孙如海是何家的人!

  “你是说,孔江沅死后,孙如海将代表何家,掌控跃龙商贸?”赵天翔站在孔南天身后,面色有些不善地问道。

  “跃龙商贸……”秦凡笑着摇摇头,“跃龙商贸不过是夹在何家跟保利家族缝隙中求生存的跑腿公司,只要何家或是保利一句话,跃龙商贸的市场最起码会缩减百分之六十……你觉得我们会这样去做吗?”

  孔南天闻言愕然,毕竟对于何家来说,仅凭现有的固定资产,只要这里的娱乐行业依旧保持不衰败,最起码一百年内每天的收益都会达到一个天文数字,一天赚两亿,和一天赚二十亿的区别其实并不大,到了这种程度,金钱只是一个虚无的数字,何家根本用不着还如此煞费苦心,去对付一个并不会有太大油水的跃龙商贸。

  “那你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孔南天已经认同了孙如海就是“何思城”的人,因为以何家的高度,完全没有在这种事情上单独找自己来说谎。

  “名单。”秦凡直言说道。

  “名单?”孔南天眉头一皱,眼神中闪过一抹阴毒,“什么名单,我不知道。”

  “孔老板就没必要跟我打马虎眼了吧,你手里的那份名单,可是干系着每年几百亿甚至上千亿的生意,你要是不知道的话,孔家每年可连大米都买不起,去大街上要饭了。”秦凡笑着说道,这里只有他们三个人,根本不用顾忌其他。

  孔南天也没有想到,“何思城”竟然会如此直接,第一见面,就直接跟自己谈名单的事,丝毫没有任何铺垫和隐瞒。

  这反倒是让他怀疑之前秦凡所说的话是不是真的,何家买通孙如海,在孔江沅死后迅速拿走跃龙商贸的控制权,就是为了自己手里的那份金主名单?

  可是他们是怎么知道自己要除掉孔江沅的?

  毕竟整个计划,孔江沅才是真正的关键,他不死,孙如海就永远没有上位的机会,多为的名单,也就无从开口了。

  “你觉得我会为了一个一年连十个亿都交不出来的跃龙商贸,把价值数千亿的名单交给你,这可能吗?”

  沉思过后,孔南天看着秦凡,语气中充满了嘲讽。

  毕竟私底下谈事,又是“何思城”主动找到自己的,不管成功或是失败,按照规矩都不会船样出去,他和何家也没有什么太多的利益交集,所以在语气上也没有放的过为客气。

  “你说的是三年前的跃龙吧。”秦凡笑着说道,“据我所知,跃龙商贸从五年前开始,每年交给孔家的供奉都以百分之二十的额度逐年下降,到今年为止,也就保持着七八个亿的数额上交,但是这并不影响跃龙商贸现如今每年上百亿的纯利润,而且这也仅仅是个开始,据我估算,五年之内,随着跃龙商贸的转型逐渐走入正轨,和其他各项目行业的开展,五年后的跃龙商贸,总资产过千亿,问题并不算大……”

  “你到底想干什么?”孔南天面色阴沉,以他对何家的了解,应该不会做这种趁火打劫的卑鄙之事,但是何思城现在就站在自己面前,将条件提出来,不容的他不去相信。

  “我把跃龙商贸交给你,你把那份名单给我,互不干涉,当然这只是我的一个小小建议,你可以接受采纳,也可以当做没有听见,距离孔江沅下葬还有不到半个小时,而从这里开车到基本公墓,最快也得二十五分钟,中午了,路上可能有点堵,要是等孔生下葬,你总不会干出这种,挖坟掘墓的事吧?这种事情影响很不好,何家是不会看着你这么做的……”

  秦凡看着孔南天,轻轻笑了起来。

  他对孔南天现如今的想法和计划了如指掌,想要从澳城带走孙如海和孔江沅的遗体,根本就不可能。

  人一到燕京,就不在自己和何家的把控范围之内。

  而且孙如海抓的那几个人,肚子里装的东西可足以令孔家四分五裂,最起码澳城这一两万人得知以后,势必会同孔家分裂,并势同水火,这是秦凡在下周孔三爷寿诞上,一举扳倒孔家的底牌,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轻易使用,更不会交到别人的手里。

  “可是我想不明白,这笔买卖对比来说究竟有什么好处。”

  孔南天看着秦凡,压低了声音说道。

  “以你们何家的产业,根本就不会在乎名单上这点的人脉,就算不用你去找他们,每年这些人哪个不去你们何家的场子消费十几个亿,为何要动如此大的干戈要从我手里拿,说实话,我现在不得不怀疑你费尽心机想要得到这份名单,到底是何家的意思,还是沈家的意思!”

  孔南天直接把话说明,也不再有任何遮掩。

  他不相信何家会注意他手里的这份名单,联合这一天时间内发生在澳城的种种,所有的矛头都统一指向了一直没有露面的南都沈家,这让孔南天不得不怀疑,在这件事情的背后,何思城和沈家到底有没有勾结!

  “有意思。”秦凡忽然笑了起来,“孔南天也没有外界传闻的那么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我确实是受人之托想要你手里的那份名单,而且这个人也有能力让你手里的名单作废,但是相对于付出的代价可能会多了一些,不过他更希望能以和平的方式解决目前的情况,至于你愿不愿意,或者想要得到什么报酬,尽管跟我说,在一定程度上,我可以提他做主。”

  “报酬……”

  “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孔南天忽然咧嘴嘴,肆无忌惮地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说的这个人是沈建平吧,你居然会觉得他能搞定我手里名单上的这些人?他要是能搞定,还用等到现在,来澳城找你吗!”

  孔南天的眼神里充满了自负和骄傲,一字一句说道:“我这么跟你说,现如今虽然我们孔家在南都吃了点小小的亏,但这些都是因为孔家因为一些小事情,暂时无暇把全部精力放在南都而已,我告诉你,过了这周,只要过了这周,等三爷的寿诞结束,迎接沈家的,将会是我们孔家最大的怒火!足以把沈家燃尽,让沈建平和他的儿子,粉身碎骨,后悔生在这个世上,更后悔与我们孔家作对!”

  孔南天说完,根本就再也不想跟秦凡废话,扭头就走。

  秦凡站在原地纹丝不动,看着孔南天和赵天翔离去的背影,轻轻笑道:“看来是我想多了,本以为这是一场孔震和沈家之间的斗争,但结果是整个孔家的意愿,这样的话,把你扶持成孔家下一任家主的计划,也就成了无稽之谈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