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文字中文网 www.wzwtchina.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十八章:私自加戏

  一行人自密林返回融天山,痴君很是不安, 几次欲言又止。显然融天山上的九渊仙宗, 他并不信任。

  顼婳抱着小恶魔, 心里却是高兴的——魔傀一族的能人太少了, 她捡了个漏, 能不高兴?

  只有小恶魔趴在她肩头, 将信将疑。

  顼婳的话,他尚未完全相信。但是他也不能什么都不信。毕竟这件事可信度太低, 但又不是全无可能。

  他虽小小年纪,但行走江湖,却经历了不少事。跟着聂红裳, 别的没学会, 人性的丑恶见识了不少。没这么容易受骗。

  他吸了吸鼻子, 抬眼看向天衢子。不期然地, 发现天衢子也在看他。

  他略有几分心虚地避开天衢子的目光, 嗅着顼婳身上熟悉的香气,到底是小,慢慢沉入了梦乡。天衢子一直留意他的动静, 本是担心这小祸害骤起发难,袭击顼婳。

  见他睡着, 不由松了一口气。

  一路回到九渊仙宗,痴几乎是未得他吩咐, 便随顼婳向她的住处走去。

  天衢子立刻沉声道:“痴君远来是客, 请客苑歇息。”连奚云清都看向他, 毕竟顼婳是傀首,将她安置在外门,而痴却在客苑,似乎不太妥当。

  痴也觉得不妥,他同样板着脸道:“不必,我侍奉傀首就好。”

  侍、奉!

  天衢子脸色阴沉地将要下雨:“客随主便的道理,痴君似乎不懂。”

  痴还要再说话,顼婳说:“他身上伤势沉重,还请奚掌院代为照料。”

  天衢子终是回头吩咐:“云清,为痴君延医。”

  奚云清再怎么单纯,也是看出自家师尊对痴态度不善,她立刻便对眼前人换了看法——师尊都觉得不是好人的,定非善类!

  她几乎是押着痴去了客苑。

  顼婳说:“痴性格直率,不善变通,还请奚掌院不要见怪。”

  天衢子道:“傀首对魔傀四君,真是爱护有加。”态度有点不好,顼婳当然察觉了,说:“奚掌院乃九渊一柱,玄门巨擘,何必同他一般计较?”

  天衢子当然知道这显得气量狭小,但是侍奉两个字,就如一口恶气堵在心里,令他不快。

  顼婳说:“说起来,我房间逼仄,养这孩子十分不便。是否有劳奚掌院调整一二?”毕竟你可是当了人家爹了!

  天衢子迟疑半晌,道:“苦竹林……有空余的地方。”

  顼婳说:“奚掌院的意思是,让我搬入苦竹林居住?”

  天衢子沉吟道:“孩子可以暂居苦竹林,傀首随时可进入照看。”有了之前的事,奚掌院学会了举一反三。

  顼婳冷笑:“奚掌院,此子乃我十月怀胎所生,我是他的亲生母亲。依你之意,分明是要离隔我们母子!”

  天衢子微怔,顼婳眸子微动,示意他——小东西醒了。

  老狐狸们何等默契,天衢子立刻蹙眉道:“他亦是我的骨血,婳婳。”

  一句婳婳,叫得顼婳鸡皮疙瘩差点掉下来——你再这样没法搭戏了啊!她瞪了天衢子一眼,却只能道:“那只是意外!天衢子,他必须留在我身边。”

  小狐狸自以为精明地装睡,耳朵却不由自主地竖起来。天衢子听见她的声音直呼自己道号,心里如一阵微弱电流蹿过,战栗而舒适。他正要出言,神魔之戏突然精神大震,在他脑海中道:“剧情随便编哦,傀首没法拒绝哦!”

  天衢子垂眸,一字一句,道:“傀首幼年一诺,天衢子铭记在心,数百年洁身自好,只为等待傀首。而画城虽立四君,傀首也立誓除了奚某绝不另嫁。你我二人情根爱胎、至死靡他,何为意外?”

  顼婳脑壳痛……你再加戏!你他妈的再加戏!!你没道侣关我屁事!我不嫁四君关你屁事!!

  她恨不得跳起来捶死他,但他偏偏就站在那里,一往情深之貌。顼婳揉了揉太阳穴,问:“天衢子,若我要带他走呢?”

  天衢子心中结冰,倏忽之间,又慢慢化冻。他垂下眸子,良久说:“阴阳院留傀首在外门,本就不是为了禁锢。傀首要走,奚某自然也不能强留。只是画城形势不明,魔族隐患巨大,还请傀首完全恢复功体,再考虑重返画城。”

  有你这话便好。她把小恶魔递过去,说:“孩童吵闹,恐扰你清静。若是不耐烦,还交由我来处理。”

  天衢子抱过孩子,两个人都知道这小东西的心思。也不敢在他面前表现得生疏,只怕引他疑心。他说:“夜间……你过来吗?”

  顼婳真的想飞起一脚踹在他重点部位,但是当着小孩,她只得面上挤出一个笑:“嗯。”

  一日无事。

  小狐狸被抱回苦竹林,天衢子将他安置在离自己卧房不远的一间精舍内。小子十分精明,此时摸着肚皮道:“爹,我饿了。”

  天衢子这倒不用避人,着人送了些吃食进来。小恶魔一边吃东西,一边东看西看。苦竹林陈设并不繁复,但作为阴阳院掌院的居处,无论如何也不会失了气度。

  里面小小物件,皆是器宗精制。

  天衢子当然看见他的偷瞄——顼婳不在的时候,奚掌院的智商可是无人能及的。

  他问:“这些年,聂红裳都教了你些什么?”

  他待门下弟子素来严厉,这时候跟他说话,无形中也带上了一股为人师长的威仪。小恶魔不由自主便道:“灵气铸体,娘说……”

  天衢子立即道:“她不是你娘!”

  小恶魔被他一斥,心里一抖,只得道:“她、她说,我天资不凡,只要再努力半年,七岁之前就能铸体成功。”

  天衢子说:“你虽是我与婳婳亲生骨肉……”这话说出口,莫名惬意,他接着道,“但玄门与画城,皆有规矩。以后还是不能父母相称。你要牢记。”

  这一点,小恶魔还真是知道。聂红裳卖过许多魔傀,玄门中人购买的所有魔傀,所生下的孩子,最终都是以师徒之名养在父母膝下。

  其实在玄门之中,因着寿数太长,亲情反而淡薄许多。倒是师徒情义,更胜其他。

  小恶魔点点小脑袋:“麟儿知道了。”

  天衢子问:“聂红裳给你取的名字,叫聂麟?”

  小恶魔点点头,天衢子沉吟道:“逆鳞二字十分不祥,背道而驰,是祸非福。以后你更名作奚云峤。”

  小恶魔咬了咬筷子,说:“好。”

  等他吃完饭,天衢子查看了他体内灵根与功法修为,自是又好好指点了一番。他亲自教导,显然优于聂红裳,小恶魔倒也乖乖地听了。

  顼婳被净无泥抓去上了一天课,他是生怕顼婳哪天就走了,能用的时候往死里用。顼婳知道晚上得过苦竹林,也不客气,带上换洗的衣裳就过来了。

  小恶魔还没辟谷,这时候练了一天功,正在院子里吃晚饭。天衢子坐在树下的竹椅上边陪他边看书。

  顼婳走过来,也不客气,说:“我先洗澡啊。”

  天衢子嗯了一声,以淡然掩饰心中欢喜。顼婳径自去了浴池。小恶魔对二人关系便信了九分——老狐狸们对这些细节,可是把握得极为到位的。

  他扫了一眼天衢子,见他虽然手握羊皮卷,却显得心不在焉。他小小年纪,却懂得甚多,立刻说:“爹,你是不是想看娘洗澡?”

  天衢子几时听过如此粗鄙之言,他说:“心不□□则邪!你小小年纪,怎可如此妄思妄言?!”

  小恶魔撇了一下嘴——可你自己还不是一样心神不定?他不敢说话了,低头继续吃饭。果然直到顼婳洗完澡出来,天衢子手上书页也是一页未动。

  顼婳坐在小恶魔身边,见他晚饭还挺丰盛——一桌子肉,挺合她口味嘛。她也不客气,拾起筷子:“来来,让为娘沾个光。”

  小恶魔咧嘴一笑:“我就说为什么我喜欢吃甜的,爹却让人送了这么多肉!”

  顼婳筷子一顿,瞟了一眼竹椅上的天衢子。天衢子专心看书,一动不动。于是顼婳手中筷子在小恶魔头上一敲:“有的吃就吃吧,话多。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小恶魔翻了个白眼:“爹说了,我以后叫奚云峤。”

  老匹夫你下手可真快啊!!这名字以后回画城,怎么解释?你怎么不在他脑门上刻一个“奚玄舟之子”?

  她说:“你听错了,是顼云峤。以后称我为师尊。”

  小恶魔笑而不语,一脸我知道我不说的神情。

  等到吃完饭,顼婳考教了小恶魔功法招式。这小子聪明,学东西也快。到底是根骨上佳,六七岁铸体已经相当于凡人入道百年。

  天衢子的书房里,顼婳随手拾了羊皮卷,为他制定练功计划。外面连衡突然传报:“掌院,江河气宗宗主贺芝兰求见。”

  贺芝兰。天衢子眉头微皱,此时外界传言未消,他若拒绝,恐怕不好。他说:“我出去看看。”

  顼婳头也没抬:“嗯。”

  倒是小恶魔一脸好奇:“我知道贺芝兰,对了对了,大家都传言,她和爹有一腿!”

  顼婳凌乱了:“闭嘴,什么叫有一腿!!”

  小恶魔凑过来看她:“他们说她会菩提真法,是爹传给她的。如果不是爹的支持,她早就嫁给卜天宫的少宫主了。根本就不可能当上什么江河气宗的宗主。”

  顼婳说:“这不叫有一腿,不可如此粗俗。这应该叫桃色绯闻。”

  小恶魔好奇地看她:“娘,你不生气吗?”

  顼婳刚要回答,突然想起小恶魔耳中听闻的剧情——天衢子瞎编那段,她可是从小钟情于这老匹夫的。她立刻说:“云峤,你爹修为虽然高强,但这么多年,绝非洁身自好。他身为掌院,位高权重,身边莺莺燕燕众多,娘可以理解。但不会习惯。所以我与他,纵然有意,却是无缘。等到娘功体恢复之后,立时便会离开阴阳院。你也要随娘返回画城,明白吗?”

  小恶魔歪了歪头,说:“娘你吃醋了。”心都气凉了。

  你从哪里看出来的!傀首十分崩溃,小恶魔风风火火地冲出去。院子里,石桌石凳。贺芝兰与天衢子相对而坐,她亲自斟茶:“奚掌院解围,芝兰铭感五内。无以为报,但芝兰愿听从掌院差遣驱使……”

  话刚至此,小恶魔冲出来。贺芝兰一愣,从未听说过,苦竹林还有小孩儿。

  小恶魔哪管那么多,一出来就惊慌失措地喊:“掌院不好了,里间贵客吐血了!”

  怎么吐血了?天衢子惊身站起,未待他话音落地,人已如狂风般卷入书房。小恶魔这时候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贺芝兰,他生得貌美非常,然而说话却恶毒无比:“蹬着奚掌院上位,你父亲的血干了吗?”

  贺芝兰脸色惨白,可是她不能走。如今众人猜测未平,如果她刚入苦竹林就匆匆出去,只怕落入闲人耳中,又不知要传出何等难听的话来。

  书房,天衢子甫一冲进去,就同顼婳来了个四目相对。他再顾不得其他,一伸手握住她的皓腕,探她脉博:“可是何处不适?”

  顼婳当然听得小恶魔在外面那一声喊,但见天衢子魂飞魄散之貌,她心中复杂难言:“我没事,小孩乱说。”她轻声道,不知为什么,却红了脸。

  天衢子这时方才反应过来——那小恶魔的话,有几句能信?却偏偏关心则乱,一切智计皆败给感情。他松开顼婳的手,虽然受骗,却还是松了一口气:“你没事就好。”

  顼婳继续在案边坐下来,说:“还是出去看看吧,小东西肯定欺负你的小情人来着。”

  天衢子皱眉:“她不是。只是……”他几番犹豫,却还是只能道,“只是有点难处,不便明言。”

  顼婳说:“奚掌院个人私事,何必向我解释?”很是心平气和,并无生气吃醋之貌。

  天衢子垂眸:“我……不希望傀首误会。”

  顼婳正书写小恶魔的练功计划,闻言手中笔锋一顿。天衢子继续道:“我惟独不能让傀首误会。”

  书房里烛火明灭不定,他慢慢走近,顼婳居然想要后退。外面小恶魔不知如何刺激了贺芝兰,可是他又返回来了。回来也不进房,趴在门缝里偷窥。

  可是他才多少修为,气息如何隐藏得住?!

  顼婳说:“院外还有客,奚掌院应该先行待客。”

  天衢子握住她的手,说:“客能自来,亦能自去。婳婳,我们……已经好久没有同床共枕。现在……孩子也已寻回,今晚,能不能……”

  他声音低微,很带了几分沙哑。顼婳五雷轰顶——老匹夫你他妈再加戏!!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