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让我爱你,没入尘埃里 终: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文字中文网 www.wzwtchina.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长长的廊道两端依旧是尚未得到开发式的无尽的黑暗,仅仅她此刻所站的位置是亮着的,照出手边两侧的各两扇门。

  因为刚刚从剧烈的疼痛中解脱出来,方颂祺费了好一会儿才晃过来神,张望四周后长松一口气,阴郁一扫而空,转而生出些许欣喜。毕竟这段时间一直期盼能再次发梦进来这里,如今得偿所愿。

  季忠棠和老许两人的事情她暂时抛诸脑后,现在该执行马医生交待给她的事情:找另外三个人格开会!

  没忘记上回来时,三个人格均集中于SUKI的记忆储存室内,方颂祺凭借记忆毫不犹豫地打开右手边的第一扇门,进入视野的却并非画室,而是小九那里。

  “???”

  愣了四五秒,方颂祺回到走廊上,反应过来是这回她站立的位置可能和上回是反的,所以左右手的位置也反过来了。毕竟这条过道的两段长得都一样,压根分不清楚。

  OK,那么就是另外一边。

  方颂祺转去正对面那扇门,打开。

  扑面的浓郁的颜料的气味,满目的画板和画作。

  嗯,这回对了~!

  可问题是,人呢?

  小九、铁狼和SUKI并未如上回那般一并现身她面前,一个也没有。

  ——难道更换了他们仨儿的聚首地点……?

  很有可能~!

  思忖间,方颂祺折返回小九的那道门前,重新打开,走进去,四下里一番。

  今天没有雾气,环视一圈,所有的事物一目了然尽收眼中。

  空无一人。

  走出来,方颂祺换到铁狼的记忆储存室前,推门而入。

  里头的喧闹和外头的死寂形成鲜明对比。

  她捂住耳朵,不由生出一丝烦躁。

  这里的人太多了,找起来很费劲的好不好?!

  可难道人多她就不找了吗?

  呼呼~不别着急别着急,耐性点。自我安抚一番后,方颂祺开始穿行于为拳击比赛而疯狂的人群中。

  一圈下来满头大汗,却根本连铁狼都不在,遑论另外两个。

  方颂祺出去,回来走廊,盯着剩余的最后一扇门。

  上回她打开这第四扇门之后便从催眠中清醒。如果按照每个人格都有一个记忆储藏室的分配来看,这第四扇门无疑属于她自己。

  另外三个人格此时不在方才的三个地方,那么会在她这边……?

  或许因为大半天的无用功,此时方颂祺心里的预感特别不好。

  预感不好,她还是深吸一口气,上前推开门。

  犹记得上回乍然入内时她被刺目的光芒闪到眼睛,今次她预先抬起手臂遮挡在眼皮上。

  预想中的光芒并没有出现,入耳的是活泼动感的音乐和孩童的欢声笑语。

  方颂祺狐疑放下手臂。

  各类卡通人偶正在进行游街表演,许多孩子由家长带着聚集于两边观赏——呃……这里是……游乐园?

  她的地盘居然是幼稚的游乐园?会不会太搞笑了?

  好奇地兜转一圈后,方颂祺发现更搞笑的是,这个游乐园除去中心位置的这个游街表演,一共只有两个娱乐设施:小飞象和鬼屋。

  她的内心是“WTF”的。

  瞧瞧人家SUKI的地盘是画室,铁狼的地盘是地下拳馆,小九的地盘虽然搞不清楚具体算什么但也是非常高大上的模样,为嘛偏偏只有她的这么……上不了台面?好歹换成高级餐厅也好啊!

  方颂祺憋气,拒绝自己居然被定义为喜欢游乐园的幼稚鬼!

  自个儿瞎郁闷一会儿后,她还是收拾起情绪去尝试寻找另外三个人格,心里头越来越没底,因为方才第一圈粗略地游荡时,她并没有任何发现。

  第二圈她搜索得比第一圈仔细,生怕错过,连在鬼屋里,她都去扒那几只鬼的脸,忙乎了也不知多久,方颂祺疲惫地一屁、股墩台阶上。

  没有!没有!没有!哪里都没有!

  他们三位究竟上哪儿去了?

  找不到他们开会商量整合人格的事情,岂不代表她永远也好不了?

  最关键是现在,甚至连她该怎么出去貌似都成了问题:马医生教给她的那套在梦境中如何自我逃脱的方法随着她病情的变化早已不管用了,她刚刚不死心地又实验过几次,确实失败。

  那么,她现在能做的是等待,等待自己收到刺激然后清醒……?

  好像只有这样了。草!

  方颂祺烦躁地抓头发。

  为什么他们三个人不见了?!为什么?!!

  休息过后,方颂祺再去另外三个记忆储藏室转,最后停留在SUKI的画室里。

  画架上画作停留在她最后一次见到他们时的那一幅,一张张于黑底之上用白色线条勾勒出的扭曲的脸,配之的作品名是“镜花水月”。

  一贯让人毛骨悚然的暗黑画风,沉闷压抑。

  正准备从画架前走开,眼角余光冷不丁瞥见一张苍白如鬼魅的女人的脸,方颂祺吓得险些尖叫出声,凝睛之后发现原来是SUKI,惊喜即刻盖过恐惧,她飞奔上前:“你在这里啊!之前上哪儿去了?”

  SUKI却又消失不见。

  方颂祺蓦地定住,一瞬有些懵,很快她意识到什么,整个人往后退,退至画架前的位置。

  SUKI重新出现了。

  方颂祺往左边挪动,“SUKI”跟着挪动,往右边挪动,“SUKI”也跟着挪动。

  是……镜子。正对着画架的地方,有一面镜子,恰好能照出人来。她看见的不是SUKI,是镜子里的她自己。

  方颂祺抬手摸自己的脸,颇为惊慌,怎么她变成SUKI的样子了?

  拔腿她跑出去,径直冲到对面小九的空间里。弯着腰背双手撑在膝盖上喘了会儿气后她抬头,不期然又在那几面高高竖起的屏幕上看到模模糊糊照出的她此时的模样。

  方颂祺怔怔上前,走近些瞧。

  不再是SUKI的脸,也不是她原来的脸,而是……小时候的她,也就是小九在这里的真身。

  方颂祺仿佛明白了什么,扭头大步走出去,转去地下拳馆,找到更衣室里的镜子,如她所料,此时的她变成了健硕壮实的铁狼。

  也就是说,她现在身处哪个人格的地盘,就会以那个人格的形象存在?

  其实想想也对,她和另外三个人格本便是同一个人。

  可还是那个问题,他们究竟上哪儿去了?

  某道灵光于此时刹那间划过她的脑海:消、消失了吗?

  这个想法瞬息占领她的全部思绪,强烈地仿若已得到确认般。方颂祺蹲下身抱住脑袋,回忆起她此前不断闪现的小九三年前“死”掉的画面,难道就是这个缘故?

  他们三个,连招呼都不和她打,悄无声息地自己直接消失了?

  若真如此,他们会不会太不够意思了?亏她还期待着能和他们开会。要是上回她不跑就好了。

  然后新的问题又出来了:他们消失,和人格整合,是不是一回事儿?也就是说他们现在的消失是不是代表他们已经与她整合了?

  方颂祺噌地站起身,低头看看自己,再摸摸自己。马医生也没告诉过她人格整合具体是种什么情况,她会不会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她现在好像和以前根本没两样?

  搞不懂了,她很懵,就想马上去找马医生。

  可再次绕回问题:她现在没办法自己出去!

  铁狼的地盘着实太吵闹,不利于她思考,她捂住耳朵离开,来到过道上看见对面那扇属于她自己的门时,她好奇起在她的地盘是什么样,便进去游乐园找镜子。

  还好,是她本来的面貌——在此之前是真心害怕出现一个怪物,乃乃个熊。

  鉴于四个空间里,小九那里既干净又清净也明亮,方颂祺选择过去呆着,静静等待出去的机会。

  死寂而毫无时间概念的封闭空间,不会困也不会饿,一切宛若静止,方颂祺感觉不到生命的流逝,随之而来的是越来越浓重的绝望。

  这时她就转去铁狼那里接受鼎沸人声的刺激。

  无聊的时候则去她自己的地盘手里坐小飞象,没人排队,就她一个人,而且没有乘坐的时间限制,她想坐几次坐几次,想坐多久坐多久。

  烦躁需要发泄的时候,她倒没选择上拳击台平白无故挨揍,而是进鬼屋里去揍那些“鬼”。

  至于SUKI那里,她就偶尔探个脑袋进去张望,企盼能重新见到他们仨儿——如果整合的结果就是她一个人在此慢无尽头地干干等待,她宁愿他们仨儿再回来,干脆不要治愈了,四个人格就这么一直共处。

  可一次次的企盼,都只是增加失望的程度而已。

  因此她的情绪越来越不稳定,为了调控,四个空间连环跑的频率大大增加。她也算察觉出来了,她身处哪个人格的空间,那个人格的情绪便会无形中放大,影响她。

  可渐渐地她又会分辨不清楚自己是谁,有时候在她游乐园的鬼屋里,她打“鬼”到一半,突然意识到她好像拿自己当铁狼了,而原本她不会去碰也根本不懂得如何碰的画笔,竟被她熟稔地握在手里。

  她觉得或许最好的去处是中间的那条过道,哪个空间都不要再进去了,就呆在外面,终归她来的时候就首先出现在过道里,或许离开的地点也应该一样……?

  不过在此之前,她在小九的地盘里发现了一个新的消磨日子的办法:那几面播放小九记忆的显示屏,可以由她Cao控了。

  她不确定是何时起能够被她Cao控的,但她猜测是小九消失或者说已经与她整合了的缘故,她自然而然地掌握了,而且,不止小九的记忆,本该属于铁狼和SUKI的那两部分,也能够在这里看到。

  人是不是只有在死了以后才有机会回顾自己的一生?

  方颂祺不知这个问题的答案,但四面环绕的高大的显示屏,确实在完整地放映她过去的二十七年。

  是的,完整的,不再是任何一个人格单方面的记忆,是四个人格剥离出真实发生在她身、上的所有事情融合而成的不再带任何臆想成分的的她的成长史。

  大部分内容方颂祺已经非常熟悉了,因为在治疗过程中,她原本带了偏差的记忆已在其他人格记忆的补充下进行过修复。

  不过很多细枝末节通过这个回放得到了全方位补充,不乏重要的遗漏点,比如在她睁眼来到这里之前,那强烈的直觉得到了验证,她确实没能想起来一件要紧的事——

  她其实很早就知道,她不是老许亲生,她在方婕那里发现了合同,她是方婕去米国的一家精、子银行买精、子受孕生出的孩子。

  有的银行对捐献人和受赠人的信息实施严格的双向匿名保密,有的银行则具备更多选择权。

  方婕去的那一家银行,捐献人可以完全不透露身份信息或者有条件地透露身份信息。如果愿意透露,那么自合同签订时起的十八年内,捐献人每年需要向银行更新个人信息,包括姓名、电话、电子邮件等,一旦他血缘上的孩子年满十八周岁,银行会把捐献人的个人信息透露给孩子,孩子若想同这位“父亲”见面,双方可以自行安排。

  所以她不仅知道自己并非老许亲生,并且在十八周岁那年知道了自己血缘上的父亲究竟是谁。

  只不过,不是老许亲生这件事,之于小九而言是件非常受伤的事情,彼时她正处于敏感地在意老许把爱分了一部分给许敬这件事上,当下便胡思乱想,认为老许对她少掉爱更重要的原因在于此。于是,这段记忆被分担去给了次人格,不再属于小九。

  十八周岁那年获取到信息的人也不是小九,而那个次人格做出的决定是不联系、不见面。

  有没有血缘关系根本不是衡量感情的唯一标准。她有一个老许就够了,不需要一个十八年没有相处的陌生人再来给她当父亲。

  因此做了了断。

  可季忠棠的身份稍微有点特殊,她以为的了断并没有了断,三年前老许死在非洲的噩耗传来时,她从新闻上见到了季忠棠。季忠棠已经是个大使,作为负责人发言,对事情做交待。她那时认定,是季忠棠害死老许。

  这个莫名的执念她曾经非常困惑,一直以来她没能从另外三个人格那里寻到答案,直至今日,她恍然大悟,缘由在此。

  方颂祺自然知晓,从逻辑上来讲,她单方面地知晓季忠棠曾经的个人信息,季忠棠根本不清楚她,并不存在季忠棠害死老许,可那个次人格强烈的情感于三年前留给她的就是这么一个偏激的执念。

  如今,在清楚季忠棠和老许年轻时的关系的前提下,就更不存在所谓季忠棠害死老许了。那么算心结解开了……?

  恰好是季忠棠,世界上是否存在如此巧合的事情,方颂祺不知道;方婕是否清楚来源于季忠棠,方颂祺也不知道。此时方颂祺也无心探究,她更在意的是,承载这段记忆的,不是她、不是小九、不是铁狼、也不是SUKI,而属于隐匿至今的第五个人格。

  在哪里?

  隐隐约约有预感一般,方颂祺顺从直觉自地上爬起来,离开小九这里,出去到走廊上。

  廊里的光线比原先亮些许,照出的范围亦有所扩张,第五扇门就这么显露在铁狼那个记忆储存室的旁边。

  她的心跳砰砰砰加速,紧张地手心直冒汗。

  屏息静气,她走上前,握住门把,拧动,打开。

  …………

  “Hellen?”身侧传出同伴Mark的叫唤。

  我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因为方才梦境,我尚有些恍惚,以为自己可能不小心睡了很久,但实际上只有十分钟。

  两年来类似的片段断断续续地出现在我的梦里,好像今天终于连贯并且完整了?那回头可以向马医生交差了。两年前大病一场后格式化般空白掉的过往二十七年记忆终于全部找回来。

  费了数秒的时间晃回神思后,我问Mark是不是快到营区,然而并不是,车子仍在崎岖不平的道路上颠簸,两侧的山峰呈锯齿形,刺入深蓝色的天空。

  Mark又喊了我,抬手指着另外一个方向。

  原来他要我看的是两山之间的平地,天空被单独割裂出如蓝色丝绒般的一块,金色的斜阳于弯弯曲曲的路上投射出长长的影子。

  确实很美,但对我来讲,并算不得惊艳,毕竟比这更漂亮的风景,我已见过太多,以后则还会更多。

  不过Mark是今年刚派来驻地的新人,对一切事物抱有好奇,完全能够理解。我没扫他的兴致,顺手邦他拍了张照片,然后低头翻看这一趟行程他们的成果。

  灰蒙蒙的天空和残缺不全的建筑构成幽幽的气氛,彰显出整座城市遭遇轰炸后的沉重,简陋的女子医院里等待生产的女人拥挤成一团,原本鲜艳的服装在灰尘了褪成黯淡。

  我尝试从战争中捕捉美好,可这总是很难。

  问了一下司机,约莫再一个小时能回去。我将相机包塞好,打算继续眯一会儿,身体忽然被重重甩向左边,同一时刻耳朵里捕捉到巨大的刮擦声。

  神志恍惚,身体无法动弹,意识朦胧间,我打开门,看到房间里依稀站着四个人。

  背部像火烧一样,肩膀一阵阵剧痛,我被痛醒。一位正蹲在旁侧的护士用装满液体的注射器往我的手臂里注射,而我躺在水泥地上,外衣贴在果露的肉上,手上沾满脓液和血,

  我的视线扫到红十字会的标志,再扫视周围的环境,辨认出这里是一间简陋的诊所。这样的临时诊所我见多了,只不过一般情况下我是以记者的身份前来,此刻我成了伤患。

  我也记起来,当时道路前方落下一枚流弹,司机紧急刹车,结果车轮打滑,车子整辆撞上山壁。毕业后出来两年,我走南闯北遇到的突发情况不少,但头一回把自己伤成这副鬼样子……

  左手边申吟不断,我勉力偏头,看到Mark的大腿上一大块皮肤是被撕下的。还活着啊,还活着就好……

  不多时,我和Mark被两名蓝盔抬进车里。车里的护士见我的眼睛又有翻白的迹象,俯下身来反复地询问我的名字,以防止我昏过去。

  我没回答她,她便一直喊,我很感谢她,但同时也让我感到很烦,我应了她,却并非告诉她我的名字,而是想起来找我的相机包,问她我的相机包在哪里。从某种程度上讲,相机包比我的命还重要,想想曾经非洲历险途中,小姜姐担心自己出事,特意把内存卡交托给我。

  我的脑袋很沉,但我还是坚持到一名蓝盔将相机包送来我身边,我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紧紧搂住,才闭上眼睛。

  可我马上又被护士叫醒,护士递了个电话到我面前,要我打电话。

  打个屁……要交待遗言吗?季忠棠不得吓死……许敬不得哭死……

  我至今还记得某天早上我突然叫出他们俩名字时,他们喜极而泣的轰动画面,我承受不起第二次。两人明明是丁点血缘关系也没有的半路父子,却在短暂的时间里建立起微妙的某些神同步举动。

  然后当年我要出来时机场的作别,气氛都好似我会死在外面从此与他们天人永隔一般,已经够晦气,我还这种时候联系他们,岂不作死?

  最后我只是报了一位留在营区里的同事的号码,护士打通后,邦忙和电话那头的同事讲这边的情况。这次终于没人再阻止我睡觉。

  这一觉我睡得有点久,期间不是完全没有意识,但我只能看到天花板上的灯光和晃动的人影的上半身,具体都有哪些人,我也不清楚,偶尔捕捉进耳朵里的声音有陌生的也有熟悉的,有法语有阿拉伯语有英文也夹杂粤语和中文。

  彻底清醒过来的那天早上,我爬起的第一件事就是确认日历,距离出事那日已经间隔五天。来不及痛心疾首,因为我后知后觉身体仿佛被扔进洗衣机里绞,哪儿哪儿都疼,注意力就此被剥夺。

  正龇牙咧嘴地准备躺回去,病房的门从外面打开,四目相对的刹那,本欲进来的华人男子顿住身形,脸上稍纵即逝一抹做坏事被抓包的尴尬,明显没料到我这会儿是醒着的。

  很快他调整过来,解释道:“我是你爸爸的朋友。你这次出事,你爸爸很担心,但他在国内没办法过来,我正好在附近,所以他拜托我来邦忙看一看你。”

  “噢……”我恍然点头,“谢谢啊……”

  “不客气。”他这才走进来,但没有靠近病床,只停在沙发的位置,问我现在感觉如何。

  “挺好的。”我答得简略,往后面的枕头轻轻靠。

  一时间无话,是故病房里安静得略微微妙。

  片刻后,他主动告辞:“有什么需求尽管找我,你休息吧,不打扰你。”

  “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我问。

  他的目光微不可察闪动,自我介绍:“免贵姓蔺,蔺迦漢。”

  “噢……”我又一次露出恍然,也介绍,“我是Hellen,有个中文名是‘方颂祺’,不过现在很少人知道。或者你也可以叫我‘小方’。”

  “嗯。”他点头,在三个称呼中做出选择,初次见面一般问候,“你好,Hellen。”

  我轻勾唇,还给他一个礼貌的笑容,回应:“你好,蔺迦漢。”

  ——全剧终——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