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婚强爱:总裁老公宠上瘾 第394章 原来一直就是她(大结局)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文字中文网 www.wzwtchina.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394章 原来一直就是她(大结局)

  “好啊,我们去吃肯德基吧!”小团子咬了一口肉,含糊糊地说。

  “好没出息的小团子。”卢梓睿揉了揉她的一头乱发。

  陆燃走上前,用力的拍了一下卢梓睿的肩膀:“就你有出息,不知道家里客人都在等吗,零花钱还想要吗?”

  卢梓睿一看到来人,一听到这话,立即蔫了。

  这个家他姐最大,她说不给零花钱,就真一分都没有。

  不过,他很快坐直身子,笑着说:“不要也没关系,反正有人愿意为我花钱。”

  陆燃很想抽他,是的,他这个好看的皮囊,确实有无数个女孩子愿意为他花钱。

  “梓睿,你弄反了吧,不是应该你为女孩子花钱吗?花女孩子的钱算什么本事。”

  “唉,还没遇上愿意让我花钱的女孩子。”卢梓睿伤心地回答。

  “切,不许早恋。”

  “我都十七岁了,还早个啥恋,你这么大的时候,都在恋了吧!”

  陆燃:.

  心微微一疼。

  “妈妈。抱抱。”秦妙妙小团子一看到亲爱的妈妈只和舅舅说话不理她,立即笑眯眯地伸出小油手要抱抱。

  陆燃看着自家女儿一身干净的衣服,出了一趟门就搞得像个叫花子一样,轻轻叹息一声。

  她从包里拿出湿巾,给小团子擦了擦脸和手,才抱起她,亲亲她。

  秦妙妙勾住她的脖子,咯咯地笑起来,在她脸上亲了一下:“我爱妈妈。”

  陆燃觉得心都化成了一团棉花,软软的,本来想批评这个小团子的,可是这样一来,也舍不得批评了。

  “老板,结账了。”卢梓睿喊了一声,伸手接过秦妙妙,“舅舅抱,妈妈快生弟弟了,抱不动妙妙了。”

  秦妙妙乖巧地把手递给卢梓睿。

  “谁付款啊?”老板娘过来收钱。

  “她。”卢梓睿指了指陆燃。

  陆燃转头看老板娘,愣住了,这人竟然是阮思双,她再也没有了往日高贵的美丽,一脸的沧桑,眼角的皱纹也很明显。

  古家破产后,她也没有关注过他们的动向,铃子伤透了心,与古家也没有太大的联系,对古家的情况,她还真不清楚,听谁说过古振堂彻底颓败,日日酒里醉,古叶子改不了千金小姐的性格,被不同的男人养,现在古家就靠阮思双开个小店来养家。

  阮思双看到衣着高贵典雅的她,有些尴尬,这个她不要的女儿,如今已经站在了云端。秦氏是她的,江靳集团也是她的,还有源城的卢氏,听说也是她的。

  陆燃真不知道如今该和她说些什么,说白了,她现在这样也是咎由自取。

  “姐,你们认识?”

  卢梓睿见两人都呆呆的,突然明白了,“她和铃子姐长得好像,是你亲妈吗?”

  “嗯。”陆燃点头。

  “就是这个害咱爸做牢的女人?害你惨兮兮的女人?”卢梓睿很生气。

  “都过去了,梓睿。”陆燃安慰着他,把他推到了身后。

  “多少钱?”陆燃问。

  “四十五。”阮思双尴尬地回答,有点不敢看她。

  陆燃从包里掏出一百块给她,低声说,“其实用自己的双手去生活,并没什么不好的。”

  她说完转身,“梓睿,我们走吧。”

  卢梓睿抱着秦妙妙跟着她走了,天真的秦妙妙对着阮思双挥了挥手:“奶奶,再见。”

  阮思双手里拿着一百块钱,眸光复杂。

  陆燃刚走出小店,一个女人突然推她一把,“陆燃,你这个贱女人,你凭什么过得这么好,我却这么凄惨。”

  陆燃本就身子沉重,被她这么一推,就摔倒了。

  她抬眸看,看到一脸狰狞的古叶子。

  卢梓睿抱着秦妙妙,恼怒地揣她一脚:“不要脸的女人,你凄惨活该。”

  古叶子被他一脚踢飞。

  “坏阿姨,坏阿姨。”秦妙妙看到妈妈被那女人推倒,对着古叶子愤怒地喊叫。

  陆燃肚子突然间痛了起来,“啊,我要生了。”

  秦驰在车上,没想到平常就上个街,就能遇到这样的事,他慌忙冲了上来。

  但一个人比他更快地扶住了陆燃,“别紧张,深呼吸。”

  她望了一眼扶她的人,怔了一下,“古唯霖。”

  几年过去,他再不是那个嚣张跋扈的少年,取而代之的是成熟稳重,眉目间竟然带着一丝正气。

  古唯霖对她淡淡一笑,然后望向她身后:“秦大哥。”

  秦驰嗯了一声,连忙抱起陆燃,冷冷地看着蜷缩在地上的古叶子,“死不悔改。”

  “梓睿,你带妙妙回家,我送你姐去医院。”

  秦驰说着连忙抱起她往车前走。

  “我开车,送你们。”

  古唯霖边忙给他们拉开车门,然后把车开往医院。

  产房外,秦驰和靳若梅江如海池柳等人都在等着。

  陆燃是坚决地不让秦驰进产房,上次生妙妙时,他比她还痛,真是受不了了。

  秦驰紧张地走来走去,她这次生过之后,再也不要孩子了,本来生妙妙时,她就痛得死去活来,那时候他就下定决心,再不要让她痛了,只要个妙妙就够了,可是就那一次偷懒没有采取安全措施,陆燃竟然又怀孕了,还是双胞胎,他恨死自己了。

  “阿驰啊,你别走了,晃得我眼花。”

  靳若梅终于出声了,她虽然也担心这个女儿,但她相信女儿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在紧张地等待后,终于两个护士一人抱一个宝宝,出来报喜:“恭喜秦先生,母子平安,两个小少爷,健康平安。”

  秦驰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下,只是瞥了眼两个小宝宝,直接冲了进去。

  靳若梅和池柳一人抱着一个,连声赞叹:“好可爱啊,小帅哥一枚。”

  一角处,阮思双呆呆地看着这群人,眼解湿湿地离开。

  产房内,秦驰紧紧地握住陆燃的手,望着她一脸的汗,动情地说,“燃燃,辛苦了。”

  陆燃反握紧他的手,“阿驰,你耳朵拿过来。”

  秦驰俯身,陆燃在他耳边耳语一句,秦驰怔了一下,点了点头。

  秦家大喜,得两小公子,与小公主同一天生日。

  池柳笑着对陆燃说:“这下可好,三个孩子同一天过生日。省事。”

  靳若梅看着躺在婴儿床上的两个小小软软的一团,满目慈爱:“燃燃啊,宝宝我给你带。”

  “好啊,”陆燃爽快地答应,小妙妙也经常是她带的。

  “想好叫什么名字了吗?”靳若梅开心地问她。

  “一个宝宝叫江怀恩,一个叫秦远耀。”陆燃淡淡一笑。

  靳若梅身子僵了一下,惊愕地问,“江怀恩?”

  “是呀。我是江家的女儿,所以这一个就是江家的宝宝。”

  陆燃望着靳若梅慈祥的脸,感恩地说着。

  靳若梅突然间就流泪了,“怀恩,心怀感恩,燃燃,谢谢你。”

  她怎么会不明白陆燃的意思,这个孩子弥补了江家的遗憾。

  这一生,她和江如海虽有遗憾,但也圆满。

  几个月后,小怀恩和小远耀在儿童房的地上爬来爬去,小妙妙手里拿着一个项链逗着两个小不点,引得两个小家伙呀呀叫着去追项链。

  陆燃刚进来,小怀恩就抱住她的腿啃呀啃。小远耀见哥哥去啃妈妈,也呀呀地爬来一起啃。

  陆燃抱起两个小家伙,在他们小脸上各亲了一下。

  小妙妙扔了项链,“妈妈,我也要亲亲。”

  陆燃笑着在妙妙的脸上亲了一个最响的,“妙妙,妈妈爱你。”

  “妈妈,我也爱你。”

  小妙妙开心地回了她一个响亮的吻,就去拉小不点,“不要缠妈妈,过来过来,继续爬。”

  两个小不点呀呀着,要从陆燃怀里挣脱下来,陆燃放下他们,小不点转头就去爬着追姐姐。

  陆燃望着三个孩子,心里幸福满满。

  她拾起了小妙妙扔下的项链,项链是个小猴挂坠,挂坠很普通,但小猴子的屁股是红红的,她看着有点熟悉,问妙妙:“这项链你从哪里找的呀?”

  妙妙回答:“从爸爸书房里的抽屉里拿的。”

  “燃燃。”

  一声低沉的声音,秦驰走了过来。

  “这项链好熟悉,我在哪里见过?”陆燃看着这个挂坠。

  “哦,这是小时候给古幸子的,当时我掉到河里,是她和家人救了我,我就把这项链给了她,以备以后相见的,后来她又把这还给了我,这项链我随手一扔,怎么出现在这里了。”

  陆燃怔怔的,“你一直说的她对你有恩,就是指这个?”

  “是啊。”

  “哼,这项链是我的,小时候被她抢走了。我说这项链怎么那么眼熟呢。”陆燃瞪着他。

  她六七岁的时候,和爷爷在家乡的河边捞鱼,遇到一个溺水的小孩,陆爷爷把他救了上来,然后陆爷爷去村里给这小孩找衣服换,她在旁边看那小孩,小孩醒后,就给了她一个项链,项链长啥样,她记不太清楚了,唯一记得最最清楚的就是那个小猴子红红的屁股。

  后来那小孩被一个人带走了,她的项链在手里还没有捂热,就被古幸子的小伙伴给抢走了。

  秦驰呆愣愣地看着她,猛然握住了她的手,原来,一直是她,她一直在他身边。

  陆燃笑笑,把头靠在他肩膀上,望着三个可爱的孩子,一生,一定笑着完满,正如心底那人的期许。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