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文字中文网 www.wzwtchina.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笑了一下,他也笑了,拉着我的手,扯着我坐在他的怀里,随即他淡淡的说:“你猜猜金欣对我说了什么?”

  “什么?”

  “她说你希望我死。”

  “你信了?”

  “我信了,”他眼里带着揶揄,“才有鬼!”

  “嘿嘿……”我咧嘴笑起来,他敲我脑子一把,“思恩,我听老六说,那个叫林念的找你麻烦了,是吗?”

  提起林念,我眼睛一阵冷,靳封揉揉我的脸颊,笑道,“这次你的行为和以往不一样啊。”

  “她拿着我身边所有人来要挟我,还叫金欣去带咱们奇奇和团团来威胁我。”我叨咕着。

  他笑的很温柔,揉着我的脸颊,说:“干的不错。”

  “你是夸我?”我惊讶的说。

  我还以为他要怪我太凶了?

  “嗯……笨!”

  不大一会,中午到了,靳封宠溺的揉着我的脸颊,和我讲:“给你煮顿饭吃吧?”

  “别……”我顿时满脸惊恐。

  “怎么?”这人挑挑眉。

  “我怕您受累了。”我忙补充道。

  “不累,那几天在小岛上,我就想了,我回来要给你煮一顿饭,当时太饿了!你若是在我身边,估计得让我吃了。呵呵……”这人起身,朝着厨房去了。

  我又不好说什么,就继续坐在阳台上面,看着远处的海面,看不清浪潮是否大。

  阳光顺着窗子投射进来,我愣愣的朝着外面看。

  那双眼睛,一模一样……

  为什么?

  这是巧合吗?

  我喘了一口气,靳封做饭做了两个多小时,然后端来一盘西红柿炒鸡蛋,一锅鸡汤。

  西红柿炒鸡蛋,里面的鸡蛋全都成了蛋花的模样,乱七八糟的和西红柿混在一起,靳封啧啧得说:“这个菜真难做,我做了三次。”

  “呵呵,挺好的。”我忙说。

  随即他让我尝一口,满眼期待的看着我:“怎么样?”

  “还……还不错啊!”我狠狠的咽下去,说:“就是有点淡。”

  “吃那么咸干嘛?”靳封挑挑眉,“吃太咸对身体不好,以后咱们家的饭,就由我来做好了。”

  “靳总,求您不要这么想得开!不要这么大彻大悟!”我哭丧着脸说。

  “不识好歹!我煮饭又健康又美味,清淡,你不知道?”这人自己吃了一口西红柿鸡蛋。

  然后蹙了蹙眉,说:“还可以。”

  “……”

  吃过饭,我着急就从他那里离开,因为他问我晚上要不要吃鱼……

  我就说:“我大润还一大堆事情呢,您先歇着,我们晚点联系,哎呀!”

  我又看了看手机时间,一拍脑子,“我得和他们说,准备去江源那边竞拍。”

  他根本就知道我着急走的原因,板着脸,“李思恩,让你吃点饭,像给你吃药一样!”

  我急忙就从公寓出去,站在小区了一阵,看没有人跟踪我监视我,这才离开了公寓。

  最近几天靳封总是中午叫我去吃饭,我在大润整天像个游魂一样,他们开会商量竞标的事情,我就坐在主位上面摆弄手机,一副心不在焉,憔悴!

  想着想着,我有时候还长出气……

  那群人被我搞得一阵摸不着头!

  不过,我还是得到了一个消息,那块地皮从前是一家废旧倒闭的工厂,破产后抵价给了银行。

  现在银行急着把钱弄回来,就开始竞拍了。

  还有传闻说,江源市那边的府办公楼要搬到那边,所以这块地,拿到手,就是赚钱。

  这天会开完了,我先回到办公室去,不大一会张墨青过来,小声和我说:“思恩小姐,现在公司内部都在揣测董事长是不是遇难了。”

  他说的时候,还一阵笑。

  “啊!”我叹了一口气。

  “思恩小姐,后天咱们就准备竞标去了,今晚咱们摆宴吧?咱们公司高层聚会一下,江源那边的地皮,如果能拿到,也带着风险呢,万一那边不选取盖办公楼呢?那些持有反对意见的人,还是先安抚安抚人心。”

  张墨青和我讲。

  “这件事我得先问问靳封。”我说完,就拿着包包从大润出去,鬼鬼祟祟的去了靳封现在住的公寓里面。

  我整日在大润上班,这人却在公寓里十分的悠闲,拿着一本书看。

  我进去的时候,他抬眼看我一眼,然后又继续去看书。

  “靳总,您看什么呢?”我凑过去看,见他在看一本菜谱。

  这人放下书说:“闲着看看书,你来干什么?”

  “瞧您这话说的,你这个甩手掌柜的做的舒坦,我在大润整天像游魂一样,很多事看着不对,但还不能管。”我无奈的说:“这几日金欣都没有出现,不过,你奶奶给她的股份,很快就能落在她的名下了。”

  “我知道,”靳封说:“你还有什么事想和我说?”

  “江源那边,后天就要准备去竞拍了,他们商量了价格,我都没仔细看,”我叹息着和靳封说:“这个地皮,你到底是要拿下来,还是不要拿下来?”

  “拿下来,不管是多少钱,一定要拿下来。”他说。

  “为什么?”

  “你别管为什么,这一次金家也一定会去,会把地皮的价格抬得很高,”他抿了一口清水,“他们会在最后放弃竞拍,让咱们以最高的,绝对赔钱的价格拿下来地皮,你一定要中计!”

  “你有毛病啊!”我瞪着眼睛看靳封,不肯相信他是认真的,“你是认真的?不是在开玩笑?你这样做,到底有什么好处啊?明知道他们会这样做,你还要钻圈套!”

  “你就不要管我为什么这样做了。”这人又拿起书。

  我又说:“墨青的意思是,今晚摆宴,请一下集团的高层吃饭。”

  “可以啊,这种事就不要问我了,没出大事,就不用问我。”他继续埋头看书,看了几眼,忽然和我说:“叫墨青去安排这些,你今晚留下,我给你煮饭吃,补补身子,李思恩,三天不见,你更瘦了。”

  “别别别……”我忙做防备状,吓得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忙就倒退着要走。

  “哎呀,李思恩,你看你,呵呵,别这么客气了……”

  说着,这人就擒住我,我们离得很近很近,他抱着我,下巴搭在我的发丝上,语气轻柔淡淡的,“你想我没?”

  “还好啊!”我呲牙咧嘴的,“这不早不晚的。”

  “我也想你了。”他忽然笑了一下,在我额头上吻了一下,“你回去吧。”

  这人真奇怪,居然又允许我离开了。

  我走了几步,回头看看他,“靳封,你怎么一阵一阵的?”

  “思恩,你回去,开个会,做等咱们把地皮拿下来,大润的周转资金就会段条,你会有一段时间非常困难,不过,没事的,很快就会好起来。”靳封淡笑着对我说。

  我心里一阵的疑惑,总感觉这件事,我好像钻进了一个圈套里面。不过,我也想不清楚。

  总之,他又不会坑我,即便真的坑了我,我也就认了。

  我回到大润去,连夜开会,这次我精神抖擞的,把他们研究出来的竞标价格拿起来看。

  这个价格是大润的承担之内,如果再抬价,就有一点承担不起了。

  公司里还有一半人不同意这次竞标,他们都觉得有了湿地公园项目,够吃几年了,不必冒险。

  现在搞房地产也不一定就赚钱,前几年还是很赚钱的,这几年利润低,有的地点选不好,工程做的不好,还会赔很多钱。

  我拿着那资料看着,看到这个地皮,就在江源市的盘迦湖边上,就是我和徐东清去过的那个湖。

  想来地点不错。如果开盘,估计会卖的不错,但是,如果以高价拿下地皮,那就另当别论了。

  我看完,对在场所有人一笑,“后天我亲自去参加竞拍,带着三个人,你们谁和我去啊?”

  他们商量了一下,除了张墨青之外,还有两个人要跟着我一起去。

  我笑道:“那就散会?这个地点很不错,咱们大润一定要拿下来啊。”

  散会后,已经夜半了,我从大润出来,看到李振站在大润外面,不知道在干什么?

  我从大润出来,就朝他笑,“李先生出来晒月光啊?这都几点了?”

  “嘿?你这人,我是在等你啊。”李振说:“我等着你呢。”

  “你等我干嘛?”我望着他那双与徐东清一模一样的眼睛。

  “你们大润是要去参加江源市那边的竞标吗?”他直接问我。

  我曾听靳封说,李振家是专门搞地产的,所以,他们家企业,也要参加这次竞标?

  我就笑着问,“是啊,李先生,你们家也要参加竞标吗??”

  “没人想和你竞争,”这人蹙着眉说,“我告诉你啊,你别去参加,即便参加了,也别和人抬价?”

  “为什么?”我问。

  李振告诉我,因为他们家一直都在搞房地产,所以有很多合作伙伴,这次他来这边,也是为了竞标来的。

  但是前几日,有一家合作伙伴找到他,和他说,如果大润也去竞标,希望他抬价,最后放弃。

  他们联络了很多家公司,一起给大润抬价,为的就是把最后成交的价格抬高,让大润吃亏。

  “你们大润,又不是没钱活了,这个竞标就不要参加了。”李振清了清嗓子,“别参加了。都知道你们大润最近几年把资金大部分投到湿地公园项目里面了,就别和谁较劲竞标了。”

  想来,这么多家公司一起想给大润抬价,这到底是谁的建议呢?

  金家?

  之前我对金家不了解!

  不过,一旦大润的资金断条,就需要去银行贷款,需要放普通股融资了,到时候他们就有机会了?

  我蹙眉想着,这李振见我发呆,就对我说:“我说的,你到底听没听到啊?”

  “啊,我听到了!”我抬起头,“到时候就请你们李家高抬贵手了,少抬高一点价格。”

  “你是不是傻?”这人拧着眉毛,“我都提示你了,你为什么还要去竞标?”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