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文字中文网 www.wzwtchina.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人间四月,虽未曾立夏,但上海已经开始热了起来。

  经过长达一个月的磋商,快头条分别以1.5亿引入江苏报业和2亿引入HA市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的战略投资,投后估值已经达到100亿人民币。

  在HA市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一再要求下,新语文化在经济开发区组建了一支150人规模的团队,主要负责内容运营,当然一幢崭新的五层办公楼是由HA市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免费提供。

  组建新的内容团队意味着,快头条要逐渐摆脱对于第三方平台内容的依赖,开始建立属于自己的内容生态。这一动作实际上打乱了叶云原先制定的计划,在内容引入和运营方面将会投入更多的成本,新一轮融资迫在眉睫。

  在两轮资金的注入下,快头条做了新一轮的大推,如今快头条注册用户已经过亿,日活跃用户过千万。快头条成功引起了媒体和行业竞争对手的关注,新一轮的舆论甚嚣尘上。

  树欲静而风不止,有关快头条剽窃新头条著作权的负面新闻铺天盖地,股东们不断施加压力,叶云只好选择在新的办公大楼旁边的一家五星级酒店里举办一场快头条产品发布暨记者招待会以澄清有关事实真相。

  发布会结束后,在秦飒的带领下,叶云进入了媒体采访间,准备接受媒体记者的访问。

  “大家好,我是叶云。很感谢大家能够千里迢迢出席快头条的发布会,其实这场发布会来得很突然,我甚至都没有做好准备。本打算等快头条发展得更好一些,我们再邀请各位媒体朋友来做客,体验体验我们的产品,一起聊一聊行业。但是,最近关于快头条的一些负面新闻,想必大家非常关注,所以今天咱们就敞开了聊,我向大家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叶云坐在白色的沙发上,看着面前那一排排抱着各式品牌笔记本电脑坐着的记者们。

  “叶总您好,我是新科观察网的记者,我有两个问题想向您请教一下。第一个问题,您觉得激励模式带来的用户价值高吗?第二个问题,为什么会选择与HA市政府合作将项目落地在此,能透露一些具体的合作细节吗?”一名身材微胖,穿着并不是很讲究的男记者手持着话筒问。

  叶云微笑着嘲那名记者点点头,拿起茶几上的话筒说:“没想到一个问题就这么犀利,我努力回答一下。激励模式,我理解为是平台运营的一种手段,它的作用是最大化的提升用户裂变的效果,降低用户的成本。这是一把双刃剑,好处是的确降低了我们的获客成本,坏处是用户来到我们平台之后,我们需要花费一定的精力去引导用户回归产品服务本身。我觉得我们的运气还不错,赶上了一个非常好的时代,因为有太多的前辈帮助我们教育了用户,所以用户使用我们的产品学习成本是巨低的。”

  “那么这种激励模式究竟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呢?我觉得是利大于弊,举个例子,大家出去吃饭,肯定会点菜和主食,如果我们给大家提供汤和甜品,我相信肯定有人会点的。用户来快头条或许一开始的目的是为了赚钱,但是我们给他们提供新闻资讯、娱乐视频、游戏、电商等不同的服务,他们总归会去享受我们其中某一项或者多项服务。事实证明,这条路是行得痛的,我们现在电商、游戏中心收入做得相当不错,我们的新闻和视频的阅读播放、评论转发等数据量也很大。”

  提问的男记者一边听着点头,一边不停地打着字,叶云继续说:“淮安是一座历史非常悠久的城市,它很美丽,很有文化底蕴,这里人杰地灵。我们伟大的周总理便出生在这里,吴承恩、关天培、韩信等这些历史注明的文人武将均出生于此。选择将快头条项目落地于淮安,一是因为淮安的历史文化底蕴,二是其丰富的人才和多边产业资源;三是淮安是我的故乡,更为重要的是HA市政府对我们的大力支持,我们很感谢HA市委、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以及各级部门对我们帮助。”

  “与HA市政府的合作,不仅仅是税收方面的扶持合作,而且是资本、人才、资源等多方面的合作,未来我们希望能够在HA市政府的领导下,为HA市在互联网文化娱乐产业板块的发展贡献一份绵薄之力。更具体点来说,未来两年内在淮安,我们要提供一万名本地年轻人地就业岗位,要拿出10个亿投资淮安创新项目,同时扶持淮安本地不少于两万家自媒体,帮助他们成长。除此之外,我们还会与淮安广电携手打造高品质、多类型的视频内容,当然我们也会与HA市各高校进行密切合作,一起将“产、学、研”进行深度结合落地。”

  叶云放下话筒,喝了一口水。

  “叶总,您好,我是钛科技记者,我有三个问题想问您。第一个问题,在互联网资讯平台的下半场,您觉得快头条核心竞争力在哪里?第二个问题,您觉得方便透露一下快头条的数据吗?第三个问题,下半年快头条有怎样的计划?”钛科技的记者问。

  “看来大家都不打算放过我了!”叶云苦笑地耸了耸肩。

  台下坐着的媒体记者们传来一片笑声。

  “快头条的核心竞争其实从创业的第一天我就在思考这个问题,也是不看好的朋友们一直质疑我的问题,同样也是我们的股东朋友们被我忽悠进来的一个问题。”叶云笑了笑,继续说道:“开玩笑。这个问题我思考了很久,最终我找到了一个答案,我总结成了一句话。改变劳动生产关系,实现价值重新分配。”

  “这句话不难理解,我简单解释一下。大家看现在所有的平台型产品,用户在为平台用户注册与活跃,平台基于活跃用户通过广告等商业模式赚钱,他们赚了多少钱呢?用户并不知道,但是大家被动的接受各种弹窗、信息流广告,这种体验是非常遭的,商业是企业的本质,我们可以理解这些平台。但是用户贡献有价值的行为却没有回报的时代即将过去,我们认为平台应该与用户分成,让用户的价值行为获得回报。”

  “大家平台的公权和私权过度集中,缺乏透明化。以内容平台为例,他是由用户、创作者和官方运营人员构成,一个创作者能赚多少钱,一个用户的评论会不会被删掉,什么样的内容才是好内容,这都是由平台决定的。因此我们看到,国内所有的大媒体团队规模是非常庞大的,结构是冗杂的,如果我们将一部合理的权利赋予给用户,大家觉得我们是不是会省去更多的成本呢?比如我们现在推出的发现者系统,用户满足条件后可以成为发现者,在自己专注和感兴趣的领域去分辨内容质量的好坏,是否存在违规。”

  叶云停顿了一下,“第二个问题,关于快头条的用户数据,之前我在发布会现场有讲过,我们现在注册用户超过1亿,活跃用户已经超过2000万。”

  “今年下半年,我们将孵化推出一些新的产品,建设属于快头条的内容生态,投资布局一些好的项目,打造一个闭环的产品矩阵。当然,我知道您可能比较关心我们的融资计划,现在已经有很多投资方在跟我们接洽。”

  “谢谢叶总,我想再补充一个问题。快头条下一轮计划融多少,投后估值做到多少?”钛科技的记者追问道。

  “且容我卖一个关子,等我们新一轮融资确定后,我们公关部会在第一时间里通知大家。”叶云笑了笑回避了钛科技记者的问题,放下话筒后喝了两口水。

  “叶总您好,我是新潮财经的记者,我有几个问题想跟您请教一下。第一个问题,快头条如今有资质牌照吗?第二个问题,快头条的用户定位是什么,我看平台的内容似乎有些低俗低质,都是一些健康养生、情感类的内容。第三个问题,能否具体透露一下提刚才提到的电商、广告和游戏的收入吗?”

  叶云拿起话筒回道:“快头条实际上已经运营大半年的时间,我们团队的行事不太细化张扬。实话说,在一个月前快头条依然是没有任何资质的,但是今天可以告诉大家,我们具备《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网络视听许可证》、《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和《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等资质,在这一个月内,我们以特殊管理股的方式引入了江苏报业集团作为股东。”

  “第二个问题,关于快头条的用户定位,我们主打的是下沉市场,内容质量其实我并不觉得低俗。大家现在可能不看《知音》、《故事会》等书刊,其实他们上面有很多关于两性、情感等话题的内容,只是我们这些人不喜欢看这些内容,但不能将这些内容定义为低俗内容。当然,相信影响您判断的是有些文章和视频的封面图有些低俗,我们在下一个版本里会推出全新的内容质量管理机制,相信到时候您会满意的。”

  “内容是平台的核心,耐以生存的根本之一,我们在内容引入、制作和运营会持续不断地投入。就像我刚才讲到,我们会以投资、内部孵化、与淮安广电这样的合作伙伴联合制作出品,以及引入江苏报业旗下全媒体的内容,我相信这会是我们再内容生态建设上迈出的重要一步。”

  新潮财经的点点头,问道:“那么在广告、游戏和电商这块目前是怎样的情况?”

  叶云看着旁边秦飒笑着问:“秦总,这些我都可以说吧。”

  秦飒笑着说:“你是老板你说了算,再者你总不能让各位老师们空手而归吧。”

  采访间里骤然响起一片笑声。

  叶云拿着话筒说:“刚才向大家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那我也不能食言。快头条的游戏中心是由我们的合作伙伴ONGAMING负责运营,目前每个月的收入应该是不低于2000万人民币;电商是我们的一个试错型项目,一共只有三个人负责运营,目前一个月的客单量超过百万,收入大概在1500万左右。有一个具体的例子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有以为同事老家是昆明的,他的同学家是苹果种植的大户,看到我们平台上了购物频道,于是他把苹果放在我们平台上卖,五块八一斤,两天卖出了五十多万斤苹果,也就是说他通过我们平台赚了两百多万,当时我听到这个数字都快吓尿了,没想到这么多人喜欢吃苹果。”

  “另外一个就是广告,我们给客户提供更为精准的推送、人性化定制、激励性投放等模式,现在每个月大概能有三千多万的收入吧,这是我完全没有预料到的,而且数据还在疯长。”

  “叶总,按照您透露的收入数据,我粗略算了一下,快头条一个季度六七千万的收入,那么一个季度就是一两个亿的收入,这都已经赶上一家上市公司的收入了,您确定这些数据都是真的吗?”新潮财经的记者一脸不信地问。

  “我说的是流水,我们当然要与合作方、用户分成,所以实际利润并没有那么多。”叶云笑了笑,心中暗道这些记者果然一个比一个狠,问得问题都太刁钻了,幸好自己做过几年媒体,否则还真应付不了这些人。

  “那么公司现在盈利吗?”新潮财经的记者追问道。

  叶云耸了耸肩,“盈利是我们的目标,不过我们目前并不着急盈利,一切还是以打磨产品、优化用户体验为核心,我觉得我们脚步还是跑得太快了,很多以前没有做的功课和坑此刻都在等着我们去做、去趟呢,我们团队相对还是比较务实的。”

  “好的,谢谢您的解答。”新潮记者将话筒递给后面一名女生。

  女生起身拿着话筒问道:“叶总,我是MyFocus的记者,接着上一位同学的问题问一下,您觉得快头条什么时候才可以盈利呢?”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但我相信只要我们把产品做到极致,满足用户的需求,我相信一定会获得回报的。”叶云笑着说。

  MyFocus的女记者笑着说:“叶总不愧是做媒体出身的,我看过您在新语峰会的上的演讲,对于未来3-5年趋势的分析判断太精确了。我想就这些趋势向您问几个问题……”

  采访持续了两个多小时,叶云连续喝了三瓶矿泉水,去了一趟卫生间回来刚坐下,有一个媒体起身问道:“叶总,关于最近网上疯传的快头条剽窃新头条的著作权,您作何回应。”

  叶云微笑着听着对方的问题,心道:终于还是来了。他说:“相信在这场长达两个小时的采访中,大家应该能够对此不实的谣言有所判断,快头条剽窃新头条一说纯属子虚乌有,是彻头彻尾的抹黑和恶意攻击。”

  那名记者继续问道:“听说新头条已经起诉快头条了?”

  “没错,我们前段时间就已经接到法院的传单了。”

  “那您和公司该如何应对这场官司?有证据证明快头条并没有剽窃新头条的著作权吗?”记者继续追问。

  “对于这场官司我们很坦然,因为我们相信司法是公正的,正义永不缺席。若不是司法程序需要提供证据环节,说实话我们的懒得准备证据材料。快头条在去年中旬就已经开始研发了,新头条也不过是春节期间上线的,大家要知道光凭这一点,这场官司就主动会以新头条的失败而告终。”叶云淡淡地说。

  “叶总,我想你可能忽略了一个事实。新头条在2014年就已经上线了,只不过关于激励模式是今年春节的新版本才上线的。您说快头条去年研发,而新头条春节才上,这个时间差很难说服人啊。难道快头条就不可能是在剽窃了快头条的著作权,提前研发上线了,而新头条因为后知后觉,才在最近起诉快头条。”记者不由分说,言语间不做任何掩饰,嘲讽之色流于言表。

  “这位老师我很尊重您追求事实真相的态度,但是您刚才的一番话已经失去了中立,完全是凭着主观宣判了快头条的死刑。其实您的提到的事情,我想在座的很多朋友或多或少都心存疑虑,照顾我的面子所以才没有问题。我很感谢大家,我在这里也给大家表个态,是非曲折自有司法公正,相信在下周的庭会上,法官会给大家一个最准确的答案。”

  叶云放下话筒,见那位媒体记者又想提问,于是拿起话筒打断道:“我是做媒体出身的,这些年媒体行业教会我一个道理,那就是公平公正、客观中立,尊重事实,还原真相。我非常重视著作权,在我们团队里,衡量一个人的标准不只是背景、学历和能力,最为重要的一条是人品。今天我可以在此向大家保证,如果快头条剽窃新头条任何一点东西,我将解散团队,永不踏入互联网行业。”

  “请大家多给我们一点耐心和信心,快头条也不会辜负大家!谢谢!”说完,叶云起身鞠了一躬。

  秦飒见状,从茶几上拿了一个话筒,带着笑容对记者们说:“今天采访就到此结束,感谢各位老师在这接近3个小时的时间里,作出如此深刻的采访,感谢大家对快头条、对叶总的关心,请大家移步玉兰厅,我们为大家准备的了丰富、地道的淮阳特色菜,大家一定不虚此行。”

  记者们散场,秦飒笑着说:“怎么样,没给气着吧?”

  “要真是被气着,那我这些年媒体就真的白做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现在媒体门槛真得太低了,你看今天这些提问的记者,有的水平真得太次了。听风就是雨,主观意识太强了。回头像这种如此正式的活动,还是要分个三六九等,别什么都一股脑儿的安排过来,浪费钱,浪费口水,浪费精力。”叶云嘴上说不生气,实际心里对那些不专业的媒体还是有些怨气。

  秦飒笑着说:“行行行,以后我们准备再做细一点。你也别生气了,不然今晚让你好看。”

  叶云一怔,双手抱胸:“飒儿,你要干嘛,我可是有家室的人。”

  “去,有家室怎么了,你又不吃亏。”秦飒白了一眼叶云,笑着说。

  “你别吓我!”

  “不跟你凭了,赶紧去吃饭吧,王书记他们还等着,Anna一直再催。”秦飒拉着叶云的胳膊就往外拽。

  “哎,你别拉啊,多不好看,我自己会走。”

  “赶紧走吧,这场采访超了两个小时,你还真能讲。我一再给王书记发信息致歉,幸好王书记他们没有摆官员的架子。”秦飒边走边说。

  “那赶紧……”叶云步伐加快了跟着白月出了酒店,坐上一辆GL8商务车离开。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