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文字中文网 www.wzwtchina.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婚期,婚纱,酒店……所有都谈得妥妥的。

  然而,冉相思却在婚礼的前一天逃了。

  傅念白接到冉中华的电话已经是凌晨,想着很快就能娶冉相思回家,他正做美梦呢。

  被手机铃声吵醒,他立马就坐了起来。

  听到话筒里冉母哭泣的声音,他心里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冉中华就说出冉相思逃走的消息来。

  听到这个消息,傅念白半天没回过神来。

  还有几个小时就是婚礼了,新娘居然逃了。

  逃了……

  等到傅念白回过神来,很快安抚好冉中华夫妻,随后派人去找冉相思。

  其实,傅念白一直都知道最近冉相思有些闷闷不乐。

  他只当是婚前恐惧症。

  他却从来都没想过冉相思会在这样的节骨眼儿上逃走。

  拿起手机拨了冉相思的电话号码,暂时无法接通。

  傅念白心里明白,冉相思肯定是把他的号拉进黑名单了。

  没有迟疑,傅念白立马掀开被子下了床,急匆匆地往更衣室走去。

  换好衣服,傅念白下了楼,开车出了别墅。

  一路上傅念白的手机都在响。

  随时有人汇报消息。

  然而,都没有冉相思的消息。

  傅念白有些急了,脚猛地踩下油门儿。

  车速很快,几乎快要飞起来。

  傅念白却是浑然未觉,拼命的加速,再加速……

  由于车速太快,弯道的时候车子侧翻在地。

  身后的车煞不住,直直地撞了上来。

  傅念白清醒过来的第一个念头是,冉相思呢,找到了吗?回家了吗?

  ……

  冉相思一个人去了山上的寺庙。

  小时候她和奶奶去寺庙里烧过香,听奶奶说这寺庙的菩萨很灵,求什么都会应的。

  冉相思偷偷跑来这里,打算烧第一柱香。

  祈求菩萨保佑她的婚姻一辈子幸福美满。

  因为山上没信号,所以,她不能打电话,也接不了电话。

  零点刚过,冉相思就开始烧香祈福。

  烧完香之后,冉相思向主持告辞离开。

  回到家已经大概凌晨四点左右了,冉相思掏出钥匙打开门,想着父母都睡了,动作放得很轻。

  然而,让冉相思没有想到的是,她打开门的时候看到客厅里的灯还亮着,接着还有母亲哭泣的声音传来。

  不由愣了一下,发生什么事了吗?

  连鞋都没来得及换,冉相思就直接冲进了客厅里。

  沙发上,冉中华满脸愁容地坐在那里,冉母在一旁小声的哭泣着。

  “爸,妈,出什么事儿了?”冉相思急急地问道。

  听到冉相思的声音,冉中华夫妇同时把目光投向冉相思,“你——”

  两个人都是一脸错愕的样子。

  冉相思不觉有些奇怪,“我怎么了?”

  “你不是逃婚了吗?”冉母声音里的抽泣声是那样的明显。

  冉相思一脸懵逼。

  她逃婚?

  这是什么情况?

  “行了,别哭了,既然相思回来了,那就赶紧去休息,早上还要早起呢。”天亮之后就是婚礼,女儿回来就好,至于其他的事,等婚礼过后再说吧。

  “那好,我去睡觉了。”冉相思指了指房间,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过去伸手将冉母抱住,低低地说道:“妈,别哭了哦。”

  冉母擦去眼泪,狠狠地瞪了冉相思一眼,“你啊!”

  后面的话在冉中华的目光中生生地咽了回去。

  冉相思抱了冉母一会儿,眼皮直打架,呵欠打不停。

  见状,冉母赶紧把她给赶走了。

  ……

  医院里。

  傅念白躺在病床上,额头上包裹着纱布,身上穿着病号服,却依旧无损他的英俊。

  医生站在一旁给他讲着各种注意事项,而他却一个字都没听进去,手指一直压在手机屏幕上,反复拨打着那串熟悉的号码。

  你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

  话筒里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这么一句。

  傅念白甚至都有种想要砸手机的冲动了。

  然而,就在这时,手机突然就通了。

  傅念白心头一喜。

  过了好一会儿,手机才被接通。

  “喂,谁啊,这么大半夜的不睡觉,折腾啥呢?”

  女人迷迷糊糊的声音透过话筒传入耳朵里,那一瞬间,傅念白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

  “小荷,你在哪儿?”说完之后傅念白才发现自己的声音颤抖得厉害。

  “我?我在家啊!”冉相思有些莫名其妙。

  “在哪个家?”

  “傅念白,你神经病啊!”随后,冉相思直接挂断了电话。

  傅念白握紧手机愣了一下,很快便反应过来,伸手掀开被子,急匆匆地往门口冲去。

  等医生反应过来看向门口的时候,哪里还有傅念白的身影。

  傅念白冲到停车场,这才发现自己不仅没拿钥匙,甚至连鞋都没穿。

  大冬天的赤着脚踩在地面上,整个身体都快冻僵了。

  最后,傅念白只好用手机叫了车。

  车很快停在冉相思居住的小区门口,傅念白下车,大步往里走。

  上了楼,傅念白按响了门铃。

  冉中华打开门的时候,一眼看到的就是傅念白包裹着纱布的头,愣了一下,迟疑着问道:“你这是?”

  “小荷呢?”傅念白不答反问。

  “刚刚睡下。”冉中华看着狼狈不堪的傅念白,很想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

  然而最终,他还是什么也没有问。

  听了冉中华的话,傅念白只觉得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一阵兵荒马乱之后,傅念白被送到了医院。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冉相思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屏幕,居然有好几十通未接电话。

  因为昨天晚上被傅念白打来的那通电话骚扰过后她就把手机调成了静音。

  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的号码,冉相思吓了一跳,除了几通傅念白的电话之外,全都是父亲打的。

  这么急着找她,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莫名的,脑子里跳出来昨天晚上母亲哭泣时的样子。

  吓得冉相思赶紧回拨了过去。

  ……

  冉相思以最快速度赶到了医院。

  傅念白闭着眼睛躺在病床上,头上包裹着纱布,看起来特别的虚弱。

  等到问明情况之后,冉相思囧了。

  她哪里会想到自己的任性会让傅念白伤成这样。

  婚礼,终究还是没有如期举行。

  等到春节过后,两人才补了一场隆重而又浪漫的婚礼。

  巧的是,两人婚礼的当天,沈慕橙就被送进了医院。

  经过几个小时的煎熬,沈慕橙生下了重八斤的女儿。

  程巧芝看着白白胖胖的小孙女,高兴的合不拢嘴。

  雷枭守在沈慕橙身边,没有多看女儿一眼。

  他爱女儿,但更爱沈慕橙。

  沈慕橙虚弱的睁开眼睛,伸手指着婴儿床。

  雷枭这才把目光转到婴儿床上。

  “雷枭,我想看看咱们家宝贝。”

  “乖乖躺好,我去抱过来给你看。”

  刚生下来的孩子身体软,雷枭在护士的指导下把孩子抱了起来。

  看完孩子,沈慕橙闭上眼睡了过去。

  ……

  夏天的时候,洛绣也在同一间医院生下了女儿小蛋卷儿。

  小蛋卷儿很轻,身子小小的一团,抱在怀里都感受不到她的重量。

  容七很小心的抱着孩子给洛绣看。

  一开始抱的时候,寺心里是害怕的。

  不过很快容七就学会了抱孩子的姿势,甚至还学会了怎么样给女儿洗澡,穿衣服……

  小蛋卷儿半岁的时候,冉相思怀孕。

  这接二连三的喜事。

  几个月后,冉相思在医院里生下了儿子。

  ……

  早上睁开眼,沈慕橙被枕头边放着骷髅头给吓得尖叫了起来。

  这时,有奶声奶气的声音传来,“妈咪,早安。”

  听到声音,沈慕橙这才看到床边站着一抹小小的身影。

  “雷音音,你又玩儿!”沈慕橙狠狠地瞪着女儿,低低地吼道。

  “妈咪,你在生气,为什么?”穿着酷酷的衬衫,牛仔裙的小女孩,此刻用双手托着腮,一双圆滚滚的大眼睛正看着沈慕橙,一脸无辜的样子。

  “雷音音,妈咪告诉你多少次,不准这样玩儿!”沈慕橙都快被女儿给气疯了。

  小小的雷音音活泼好动,最让人崩溃的是,雷音音喜欢的东西和小女孩完全不同。

  别的小女孩喜欢的都是芭比娃娃什么的,而她家的女儿却喜欢各式各样男孩子玩的东西。

  特别是什么刀刀枪枪的玩意儿。

  “妈咪,你拉长着脸的样子好可怕哦。”雷音音伸着胖胖的手臂抱着沈慕橙的脖子撒娇,“妈咪,我想去见哥哥……”

  让沈慕橙最觉得意外的是,雷音音才见过一次沈念之后就喜欢的不得了,沈慕橙有种搬石头砸自己的感觉。

  “妈咪,我和你说话呢,听到了吗?”雷音音粉嘟嘟的小嘴儿翘起来,看起来特别的可爱。

  看着雷音音的小模样,沈慕橙于心不忍,只好点头答应。

  这时,房门被推开。

  雷枭大步走过来,看到床上的母女,心里充斥着满满的幸福。

  坐到床沿上,雷枭伸出手臂将母女俩搂进怀里,闻着女人身上淡雅的香水味儿,雷枭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

  这样一辈子走下去,日子一定会过得很美。

  ……

  吃过晚饭,傅念白一家人正窝在沙发上,一旁的沙发上坐着的小男孩,看起一特别的酷。

  “大白,小荷,我想去找音玩儿。”说来也怪,傅艺在见过雷音音一眼之后就特别的喜欢她,恨不得每天都能见到她,和她一起玩。

  “这么晚了找什么南音音,赶紧睡觉。”冉相思瞪着傅艺的脸,低低地吼道。

  这儿子今天晚上究竟是怎么回事?

  “小荷,你凶我干什么!”小小年纪的傅艺特别的酷,声音淡淡的。

  冉相思……

  我哪有凶你!

  “大白,还不管好你老婆!”傅艺的样子特别的酷,声音也是压得很低。

  对于母子俩的谈话,傅念白一向不参与其中。

  听到儿子叫自己,傅念白不由把目光看向冉相思,低低地开了口,“老婆,今天我看到一条项链特别好看,明天我去买给你啊,好不了?”

  女人的脸色微微有些难看,真是不知道小女人为什么和孩子置气。

  当然,这样的话傅念白是不敢说出来的。

  他不要命了还差不多。

  冉相思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闭嘴!”

  傅念白只好乖乖闭嘴!

  傅艺看着傅念白的样子,冷冷地吐出一个字来,“怂。”

  傅念白……

  这臭小子还真是欠揍!

  居然敢骂他怂!

  看着傅念白拉长的脸,冉相思抿唇一笑。

  也就只有这儿子敢骂傅念白。

  “你们继续,我去睡觉了。”傅艺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掠过,声音淡淡地。

  冉相思和傅念白对视一眼,没有开口。

  ……

  周末,洛绣约了沈慕橙和冉相思带着孩子去郊外放风筝。

  小蛋卷儿穿着漂亮的裙子,齐肩的头发微微有些卷,头顶别着一顶亮晶晶的王冠,圆乎乎的小脸上衬着那双乌黑发亮的眼睛,特别的好看。

  小蛋卷儿的旁边跟着的男人,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落在洛绣身上的眸子像是带着勾子,有些撩人。

  对于这样的容七,洛绣选择了无视。

  明明说好她带孩子出来玩,结果呢,他非得跟来,真是够了!

  “老婆,你瞪我做什么呀?”看着洛绣的脸,容七笑眯眯地说道。

  明知故问。

  洛绣懒得理他,昂首挺胸往前走。

  容七弯腰抱起洋娃娃一般的小蛋卷儿,低低地说了一句,“宝贝儿,妈咪生气了,知道该怎么做吧?”

  小蛋卷儿乌溜溜的大眼睛在容七脸上扫过,随后把嘴凑到容七的耳边,“你老婆生气关我什么事!”

  容七……

  这女儿居然不帮他!

  “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别指望我!”小蛋卷儿又说了一句。

  容七有种想屎的冲动。

  小叛徒!

  “要是连自己的女人都搞不定,我对你可就真的失望了!”小蛋卷儿又补上一句。

  那一本正经的模样给人的感觉很搞笑,容七都忍不住笑了。

  最后,容七当然是搞定了女人……

  等到了约定好的地方,容七一看,雷枭站在沈慕橙身边,冷魅的脸上染着温柔的笑容。傅念白霸道地搂着冉相思,脸上的占有欲是那样的浓。

  接下来,三个女人带着孩子放风筝,三个男人就站在一边聊天。

  容七发现,三人的聊天内容都和孩子有关。

  比起生意,比起赚钱,孩子和妻子,仿佛更能让他们心安。

  大概,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事,就是与你相伴。

  全书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