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文字中文网 www.wzwtchina.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顺着原路返回,众人的士气明显受了极大的打击。陈贤颂让人在附近找也块大石头将窟窿盖上,然后重新将挖出来的山土掩埋了回去。看着被填平的深坑,陈贤颂觉得今天这事情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上山打个野味,居然都能发现一条密道,然后里面似乎还藏着个惊天的秘密,陈贤颂总感觉自己的行动,似乎受到了某种无形力量的牵引,这种感觉很他觉得很不舒服。他是自然人,不是新人类,是个无神论者,对于灵魂啊,神邸啊这类东西从来不相信,但他现在觉得自己已经觉得这世界有很多东西不科学了。

  术者会飞,会放火,会扔冰球……这勉强可以用科学方面的东西来解释,那些能活动的骷髅架子,绝对不是用科学可以解释的玩意。

  科学已死,有事烧纸。

  此时已经傍晚,山上显得有些暗了,夜枭时长时短的咕咕声时不时在空静的山林中响过,远方的狼嚎声此起彼伏,一到了夜晚,山林就是独狼的天下,三五个普通成年人,如果胆敢上山,多半会被成群结队的独狼撕成碎片。

  陈贤颂这支队伍,有二十多人,个个实力都不错,自然不怕独狼群,但走在这样寂静幽暗的山林中,听着忽远忽近的夜枭鸣叫声,怎么都让人感觉到有些阴森与惧怕。陈贤颂倒是没有多大的感觉,他现在只是思考着自己的感觉是不是正确,他觉得自己似乎被人‘远程’艹纵了行为,但从外的无神论教育又让他觉得这事不可能。

  老师魂不守属,学生似乎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小家伙趴在陈贤颂的背上,一副病怏怏的样子,从密道中出来后,她就成这个样子了,似乎和那些骷髅的对话,消耗了她大部分的体力。

  回到镇子中……陈贤颂发觉家家户户都已经作好了徒涉远行的准备。街道上到处都有牛车和马车,上面堆满了行礼,陈贤颂回到镇上后,很多在镇口观望的女人们都松了口气,然后就散了,回家作准备。

  本来乌迪尔打算是傍晚就出发的,但是因为陈贤颂在山上‘打野味’,所以他让自己的下属去通知吉安娜,告诉她们,有可能徒涉的时间会推迟。这让镇子上的女人们很紧张,生怕这两个灵魂深思者变卦,她们急切地想离开这地方,找一个有男人的城镇生活下去。

  回到旅店后,乌迪尔正在大厅中休息。他见到陈贤颂回来,摒去周围一些佣兵,然后问道:“孩子,你在山上发现了些什么。能不能和老师我讲讲。”

  “这没有什么不可以说的。”陈贤颂坐下,喝了口水后,将自己在山上的经历详细讲述了一遍,当然,他隐去了小家伙识得外星文这些比较私人的事情,只是说他们无意中打开了大门的机关。

  听闻陈贤颂的经历后,乌迪尔的眉头越发紧皱,那些巨型的骷髅让他想起了清溪城发生的事情,而且这地方,离清溪城也并不远。男人失踪,密道,巨型骷髅,被囚禁的男人,看似完全没有任何联系的事情,但乌迪尔相信其中肯定有一条线将这些事情串连起来,只是现在他们暂时找不到这条线而已。

  “孩子,你赶快吃些东西吧,一会我们就出发。”透过旅店的大门,乌迪尔看着镇外的山林,此时太阳已经完全消失在地平线了,群山在黑夜之中只能勉强看得见一个轮廓,阴阴沉沉地,如同一个个巨兽的背脊。他慢慢说道:“既然山中有我们所不知道的东西,还是早些离开这里比较安全。”

  乌迪尔说完这话,就让自己的下属出去通知吉安娜,让她随时做好准备。

  陈贤颂点点头,在他的视线中,乌迪尔的身体正不停地冒出许多紫色的线条,看到这,他突然想了起来,在山上,那些骷髅的身上也是冒出这些的线条,难道灵魂深思者和那些外星人有什么关联不成?他想了会,便觉得这个猜测实在是有些异想天开,便甩到一边去了。

  小家伙坐在陈贤颂的身边,她的眼前放着一碗面,若是平常,她早就放开肚皮大口大口吃起来,但是此时她只是缓缓了咽了几下,就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怎么了,西丝,身体不舒服?”陈贤颂吃到一半,终于发现了小家伙的异常,他摸了摸对方的额头,温度很正常,不像是身体不舒服的样子。不过他想到,西丝现在也是少女了,正在向女人的阶段迈进,无论心理,还是生理都有所改变,偶尔会有些情绪失常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在这样的时候,他一个大男人实在是有些不方便,也没有经验,让她的母亲凯瑟琳来照顾才是最好的选择。

  吃完了面条,夜又深了些。这时候凯瑟琳刚好从二楼下来,陈贤颂立刻上前,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然后请她注意一下小家伙,好好照顾一下。

  听到这话,凯瑟琳笑了:“阁下,西丝是我的女儿,我照顾她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何须你专门前来请求。”

  陈贤颂有些脸红,觉得自己确实是有些考虑不当,当着一个母亲的面,让她好好照顾自己的女儿,其潜台词,岂不是指责这个母亲没有尽到应尽的义务,他耸耸肩:“不好意思,是我说错话了,你别见怪。”

  “放心吧,阁下,我知道你并不是那个意思。”凯瑟琳微微笑了起来。作为一个才刚二十九岁的女人,她长得很有味道,不愧是小家伙的母亲,笑起来也很好看,给人一种贤惠的感觉。

  女人按姓格来区分的话,有很多种,毋庸置疑,凯瑟琳绝对是温柔姓的女姓,然后小家伙是调皮类型的小魔女姓格,露丝是活泼型,至于小敏,也是温柔型。这是陈贤颂的个人看法,如果说出去,大部分人都会同意他关于前三者的评价,但对于最后白敏的评价,他们会持保留意见。

  凯瑟琳向陈贤颂道谢,谢他如此关心自己的女儿,然后就去照顾小家伙了。

  露丝提着一个大包从二楼走下来,她现在的身份是女仆,要干的活自然多些,不过都是些普通女孩子能做的活,重活苦活自然是由巴尔夫这些大老爷们来做。她额头上出着汗水,从楼梯上看到自家主人,顿时开心起来,加快速度下了楼梯,走到陈贤颂面前,眯眼笑道:“主人,你回来了,我们可以出发了吗?”

  露丝这么开心,是有缘由的。过了清溪城,就是黑岩城了,那里有陈贤颂的领地,灰石村。对现在的她而言,那里以后就是她的家,要回家了,自然总是高兴的。

  …………

  …………

  在又耽搁了一个多小时后,车队终于再次出发了,这次除了一百多个佣兵,随行的还多了三百多个女人。佣兵们都很兴奋,他们打听过了,这些女人要在乌迪尔的领地上落脚,也就是说,要随他们一起回去。

  对他们来说,这是件大好事。佣兵这职业,不高不低,地位比平民好些,但比起贵族和商人来,又差得太远。再加上大部分的佣兵常年在外拼生活,能存够钱,熬到结婚那一天的人,并不多。

  但现在多了三百多个女人,其实中有一大部分是寡妇,一路护送,朝夕相处,只要表现好些,总能抱得美人归。这样的好机会人生绝对没有第二次,傻子才不好好把握。

  趁夜赶路非常辛苦,好在镇子中马车和牛车不少,年幼和体弱的女子都坐到了马车上,那些常年劳动,体质好的女人们则和佣兵们一样在地上走着。这些女人也是佣兵们主要看中的对像……像他们这样穷苦的人,找个老婆,自然是要能干活的,而且是能干重活的那种。他们当然也喜欢那些柔软漂亮的女人,但现实摆在眼前,他们没有什么钱,如果再娶一个不能干活的女人,只能是种负担。

  趁夜赶路并不代表着要通宵赶路。在走出镇子三十多公里,接近清溪城的时候,乌迪尔让人在路边找了块平地驻扎。因为知道要走夜路,吉安娜特地让女人们带有露营用的帐篷。佣兵们收集了许多的枯枝残叶,在营地周围点燃了许多的火堆,用以驱赶野兽和蚊虫。

  很多女人们睡不着,围着火堆坐着聊天,她们的话题大部分是围绕在男人身上,光是从这些火堆上,她们似乎就能感觉到了有男人在身边的安全感。

  在山上跑了一天,陈贤颂非常累,很快就抱着小敏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他迷迷糊糊听到相当吵杂的声音,然后便醒了过来。

  帐篷外很亮,应该已经是清晨了。

  坐在毯垫上,他发了会呆,等睡意过去,清醒得差不多的时候,他站了起来,发现白敏并不在身边。撩开布帘,他走到帐篷外边,发现外边的情况有些奇怪,一大堆人围在营地中央,他走过去,众人都向他点头致意,并且让开了一条通道。

  某个已经熄灭火堆旁,有个佣兵躺在地上……而白敏蹲在一旁,似乎在查看着什么。

  “发生了什么事情。”陈贤颂问。

  站在他旁边的巴尔夫答道:“有个伙计死掉了,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