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文字中文网 www.wzwtchina.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姐妹两个便笑着答应,陆小暑便笑道:“娘,等会儿吃过早饭我们上街去逛逛好不好!给娘和姐姐多买些东西,省得哪日有人来拜访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

  生怕苗翠兰拒绝,陆小暑忙又加了一句:“娘自己不在乎可是总不好叫姐姐被人笑话呀!”

  自从回来之后,小雪心性甚是敏感,闻言心中一震,脸色也微微的变了。

  苗翠兰暗暗瞥见不觉心中一叹,便勉强点头答应了。

  用过早饭之后,母女三人便出门。

  陆小暑径直带她们去了大前门极热闹的一带。瞧着街道两边鳞次栉比的各种建筑和形形色色、五花八门的店铺,苗翠兰顿时有种眼花缭乱的感觉。不由笑道:“从前总觉着我们那儿地方小、许多东西买不着,不方便,如今倒觉着这地方太大了也不好,竟不知该买什么了!”

  说得小暑姐妹都笑了起来。

  女人逛街无非就是那么些地方,陆小暑领着她们进了老字号的绸缎庄和首饰铺子,欲添置些东西。

  苗翠兰可有可无,好说歹说方勉强挑了两匹花色简单一些的锦缎,首饰却是说什么也不肯挑了,直说自己一把年纪了还戴那么些东西,跟个老妖怪差不多了!听得那首饰铺的伙计差点儿没翻白眼。

  陆小暑和小雪拗不过她也只好罢了,便只给小雪挑了好些衣料以及首饰。

  苗翠兰欲给陆小暑也挑几样,陆小暑忙笑着道自己都有,苗翠兰便道:“你有那是你亲爹亲娘给的,说起来娘还没给你买过什么贵重的东西呢!”

  看中了一对缠枝纹的金镶玉镯子,原本打算买下来给她姐妹俩一人一个,也算是个姐妹俩共有的信物。可一问那价钱,白银八千两,苗翠兰不由咋舌,压根没那么多银子了……

  陆小暑便笑道:“娘何必浪费这个钱呢?皇上不是赏赐了爹好些好东西吗?您随便挑两件给我和姐姐便行了。”

  苗翠兰这才复喜,笑道:“你不早说!我差点都忘了这事呢!等回去了给你们姐妹挑几样好的!”

  陆小暑不由一笑,笑道:“这要是别的人啊,没准进京第一件事便是问爹拿了多少赏赐呢!您倒好,还差点忘了这事儿了!”

  “可不是,娘就光记得你了!”小雪接口笑道。

  苗翠兰便笑道:“那是自然!那些东西再好,能有我的小暑好吗!”

  “娘,您可真是我的娘!”陆小暑顿时眉眼弯弯又撒起娇来,小雪瞧见好笑,朝她刮刮脸颊做了个羞羞的鬼脸。

  苗翠兰见了她姐妹打闹,也不觉呵呵直乐。

  午饭原本陆小暑要请她们在外边酒楼吃,苗翠兰一看那些门楼高大、雕梁画栋,修饰得十分讲究的酒楼心里便打起了鼓,坚持要回家。

  陆小暑想着回去还能吃到娘的手艺,便也笑应了。

  谁知半路恰好碰上周释之。

  因着陆相这一层的关系,周释之跟他们家越发显得亲近了不少,见了苗翠兰忙上来见礼,一口一个“伯母”的殷勤问候不已,又向小雪也施了半礼直接就叫“姐姐”,倒叫小雪有些不好意思,瞧了陆小暑一眼含笑应了。

  苗翠兰也已经得知了周释之的身份,见他没有半点儿架子仍旧那么随和,不由心中更喜,笑着道:“这可真是天定的缘分,再也没有想到还有再见面的一天!小王爷要是不嫌弃,正好上我们家坐坐去,顺便用个午饭!”

  周释之求之不得!

  脸上的笑容顿时满满的堆起,忙点头笑道:“那是再好不过!伯母的手艺那真是再也找不出来第二个了!我至今还想着呢!”

  “是吗?呵呵,你可真高抬我了!”苗翠兰越发高兴笑了起来,想了想忽然又困惑的问道:“你以前——在我们家用过饭吗?我咱们不记得了……”

  陆小暑听毕差点儿笑出声来,似笑非笑的瞅着周释之眨眨眼,似在嘲笑他马屁穿帮了。

  小雪也不觉抿着唇微笑。

  周释之瞟了陆小暑一眼,从容而淡定的向苗翠兰微笑道:“咱们从前怎么说也是邻居,我当然在伯母家用过饭了!可能伯母不记得了吧!”

  “哦……那也许是的!”苗翠兰见他那神情并不像撒谎,信以为真,还真当是自己记性差了。

  陆小暑姐妹忍不住在后边轻笑起来。

  周释之可不管她们,向苗翠兰笑叹道:“当年离开枫叶村,我可一直想念着呢!那真是个好地方啊!”

  “可不是!”想起自家那蒸蒸日上的家业,那红红火火的豆腐作坊,屋后一年到头吃不完鱼的鱼塘,还有那满山的果树和肥沃的良田,成群的鸡鸭,苗翠兰也不由惆怅起来,轻轻一叹。

  “倒难得小王爷你也想着那儿,倒是个念旧的人!”苗翠兰又笑道。

  周释之便忙笑道:“既然来了京城,伯母您只管安安心心、快快活活的在这儿过日子,从前的事情也别牵挂太多了!您若是喜欢清静,我在城外倒有两处还不错的农庄,田地果园都有,正好我也不太懂得农事,不如回头您得闲了帮忙照看照看,您看看种些什么合适便是什么!”

  苗翠兰一听顿时眼睛一亮,一口便答应了下来,笑道:“你出身到底矜贵,虽然在外头吃了几年苦,可也未必懂得农活伯母您一口一个小王爷的,这不存心埋汰我吗!我哪儿还好意思去您府上!”

  他语气转凝,轻叹道:“先别说若非伯父,家父沉冤也不能有得雪的一天,就说咱们两家从前都是旧邻居,您也不该这么称呼晚辈!”更何况,将来我还得称您一声岳母呢……

  苗翠兰听他这么说忍不住瞟了陆小暑一眼,笑道:“说的也是!我叫你小周,你不会介意吧?”

  “当然不会!正该如此!”周释之连忙笑道。

  苗翠兰更是欢喜,叫了声“小周!”,周释之殷勤答应,两人有说有笑,陆小暑和小雪反倒成了陪衬。

  “娘对他很满意呢!”小雪胳膊肘轻轻碰了碰妹子,小声轻笑道。

  陆小暑心中自然喜欢,却是飞了小雪一眼,笑嘻嘻道:“娘素来疼咱们俩,将来轮到你只怕会更满意!”

  “你又来了!”小雪把脸扭向一旁。

  陆小暑便去掰她的肩膀,笑道:“哎呦,只准你说我不准我说你呀!哎,也是的,谁叫你是姐姐我是妹子呢!倒真是我的不是了!好姐姐,我给你赔不是,你别恼我好不好?反正我脸皮厚,要不,你再多说我几句?”

  “你呀!”小雪撑不住笑了起来,姐妹俩相视。

  一行人刚刚回府,小雪命人倒茶,便听得门上禀报:林放林公子前来拜访!

  “林放?”苗翠兰一怔,忙笑命快请,这更是老熟人了!

  周释之心下冷笑,心道这小子真是阴魂不散,出现得可真不是时候!这不是明摆着横插一脚么……

  陆小暑见状趁人不备悄声嗔他道:“你就见好就收吧!瞧你把我娘给哄的乐的!林放跟我哥极好,我娘也是很喜欢他的,你可千万别做出什么叫我娘看扁你的事儿来!再说了,人家林放早断了心思——”

  周释之笑道:“多谢媳妇提点,放心吧,我知道!我怎么会跟他一般见识呢!”

  心中却道:他断了心思?你也信了?我看那可未必!这小子惦记了那么多年,没道理如今见着人了反倒没想法了!

  一时林放进来,看到周释之在也很意外,拜见苗翠兰后,客客气气的同周释之打了招呼。

  两人你来我往,面子上都极是客气。苗翠兰见了还当是真客气,笑道:“林放你来的正是巧极了!我原本还觉得家里头没个人跟小周说话未免无聊,你来了正好,你们年纪相当,定能聊得来!”

  “伯母您多虑了,让您如此操心,倒叫我过意不去了!”周释之笑笑。

  林放心中却是“咯噔”一下,小周?这家伙几时跟陆家关系这么近了?也难怪,靠山王府的冤屈不正是陆伯父帮忙洗刷的吗……

  林放勉强笑笑敷衍了两句,心中越发不是滋味起来。

  危机感颇重啊!

  林放听了四皇子的话,却不得不将心中那五味陈杂的心情滋味收拾起来,做出满脸的恬淡自然,跟周释之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却管不住自己的眼睛情不自禁的便跟着陆小暑转。

  待得陆小暑与小雪去收拾饭厅给苗翠兰帮忙,周释之便向林放轻笑道:“就咱们俩在,你也松快松快,就别再装了!你不辛苦我瞧着都辛苦!”

  林放终于再忍不住,沉下脸冷冷道:“别以为如今你复了爵位我便怕了你,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知道,我也知道。”周释之悠悠说道:“复爵不复爵跟这事没关系,小暑她喜欢的也不是我的爵位。”

  “她喜欢?”林放冷笑:“小暑跟我一块长大,我比你更加了解她!你并不合适她,我想她很快就会想明白的!你就别自作多情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