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文字中文网 www.wzwtchina.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九十五章:解剑二十六

  留在这里吧。

  叶云的声音很淡,但却充满了让人无法抗拒的感觉,好似此刻的叶云便是剑中帝王一样,可以让剑意臣服。

  当他话音落下的瞬间,原本想要融入他体内的剑意真的停下了,甚至还像是在撒娇一样缠着叶云翻腾了两圈,表示这它的臣服。

  十剑之后的剑意皆是战将境强者留下,已经一些自主的意识,更是在剑山蕴养了这么多年,不说完全开启了灵智,但至少能够有一些本能的判断。

  当叶云的剑意出现之时,第十一剑就感觉到了一种同根本源的感觉,让它很是舒服,特别hi当叶云的剑意与之相融之时,第十一剑更是感受到了叶云身上的气息,那种让它不由自主就想要臣服的感觉。

  剑山之外,所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当叶云要开始解剑的时候,他们心中都各自有过一些想法,前十剑毕竟不强,能被叶云吞噬虽然很离奇,但是却依然能够理解,可是从第十一剑开始,这便是战将级剑意,哪怕没有完全的灵智,但是依然有着它们自己的骄傲,绝对不会轻易被人吞噬。

  可是呢。

  这道剑意却主动想要融入叶云的体内,叶云不是不能吞噬,而是没有必要,选择将第十一剑留在了这里,甚至他还以自身的剑意蕴养了第十一剑。

  剑道天赋?

  这几乎是瞎子都能看到的卓绝天赋,能够让战将级剑意臣服,叶云的剑道天赋绝对是百年难得一见。

  离鸢作为千玄宗掌门,她也是叶云的师尊,虽然在面对乾清子的时候,她一直强硬的坚持叶云吞噬的剑意是叶云之物,可是她又何尝不是暗暗担心,叶云若是真的吞噬太多剑意,会让剑山受损呢。

  还好。

  她的这个宝贝徒儿很懂是。

  不是不可以继续吞,而是没有必要。

  这才是她离鸢弟子该有的气度,该有的风范,这才是一个少掌门应该做的事情,谁敢说叶云不是以大局为重,谁敢说叶云是在消耗千玄宗的底蕴来壮大自己。

  离鸢的脸上划过一抹明媚的笑意,瞥了一眼沉默不语的乾清子,笑道。

  “师叔祖,本掌门这徒儿,你看如何啊。”

  乾清子面色沉凝,他承认自己还是小看了叶云,小看了叶云的剑道天赋,一道战将级的剑意,哪怕是云泽,柳长卿,钟碧玺三人,也绝对不能这么风轻云淡的主动放下。

  虽然只是一道剑意,但是如果融入自己的体内,不但能够时常感悟,提升自己的剑道,更是能够在危急关头释放出来,当作一个保命手段。

  可是眼前这少年,吞噬了前十道剑意之后,他竟然主动放弃了品级更高的剑意,甚至还反哺剑意,算是对剑山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这样的弟子,真的是传闻之中那般不堪,那般目中无人,自私自利,狂妄自大么?

  不过他好歹是千玄宗辈分最高之人,此刻听到离鸢这故意的一问,老脸还是觉得有些滚烫,深邃的目光望向叶云,笑了笑说道。

  “不错,不错,掌门的这个弟子非常不错。”

  连用了三个不错,以乾清子的修为和身份,这已经是对后辈弟子极大的肯定和欣赏了,哪怕是云泽等人也不见得能够得到这样的评价。

  天赋是天赋,实力是实力。

  青岚王朝千年以来不知道出现过多少号称绝代之姿的天才妖孽,可是最后能够问鼎巅峰武王,一展绝世风采的又有几人呢。

  修行一道,道阻且艰,危险重重,哪怕天赋卓绝,谁又敢肯定自己绝对能够踏上武王境,站上众生之巅。

  在没有完全兑现天赋,踏入武王境之前,哪怕是再好的天赋,再妖孽的弟子在乾清子面前都是小辈而已。

  但是今天他连用了三个不错,足以看出他对叶云的肯定和欣赏,甚至只要有了他这句话,叶云日后晋升核心弟子,也绝对不会有人敢暗中对他下手。

  离鸢轻哼一声,笑道。

  “师叔祖年纪大了,看人的眼光似乎都不行了,我觉得我这个宝贝徒弟不是不错,而是非常好。”

  陈丹青脸黑了,左堂敬脸黑了,这里所有人的脸都黑了。

  你好歹是掌门啊,能不能有点波澜不惊的气势,能不能不要这么喜形于色,对,你的徒弟是很好,不但能吞噬剑意,还能反哺剑山,剑道天赋更是前所未见,但是他现在确实还只是解了十一剑啊,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呢,你至于这么把他夸到天上去么。

  钟碧清和李南北还算镇定,他们已经见识过叶云创造了太多次奇迹,望气九重斩通玄八重,通玄三重斩通玄六重,通玄七重斩炼神二重,还有他的修行速度,这短短两个月时间里,他就已经从望气九重到通玄七重了,这些都不是正常人能够干出来的。

  不过秦豪三人心中却是满满的酸楚,他们这次跟随左堂敬而来,除了是要在剑山择剑,磨砺剑道,还要借此机会给以后的三个师弟好好上一课,让他们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天才,不要有点小成就就自鸣得意。

  可是呢。

  如今叶云做的事情,他们三个有谁能够做出来一剑,他们都解开了第十一剑,但是你能反哺剑意么,你能让剑意臣服么,你能吞噬剑意么。

  不行,一个都不行。

  另外两名弟子都不禁叹了口气,难怪掌门对他如此偏爱,这样的剑道天赋,他们自愧不如,核心弟子之中怕是过不了多久,又要多一个堪比云泽等人的妖孽了。

  但是秦豪不同,他不能就这么认输,他不能就这么看着叶云在这么多宗门前辈面前占尽了风头。

  左护法和掌门还有赌约,他便是赌约的一部分,他也同样是赌约里的一个主角,但是呢,他现在的光芒全被叶云给盖住了,他秦豪,堂堂核心弟子,此刻竟然就像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陪衬一样。

  “左护法,弟子与叶云师弟尚有赌约,弟子解剑十七,还有十多天的时间,弟子有信心能够解剑二十。”

  秦豪的声音突然响起,众人这才想起离鸢和左堂敬的赌约,不过当他们看到秦豪的时候,只是稍稍瞥了一眼,完全没有任何停留。

  左堂敬面色阴沉的看着秦豪,解剑二十,以秦豪的天赋,绝对不可能做到,他已经在第十八剑上停留太久了,解剑不是光靠时间就行的,有的时候还是看悟性和机缘的。

  不过。

  离鸢现在风头正盛,他左堂敬麾下的核心弟子若是还比不过一个通玄七重的内门弟子,那他左堂敬的脸都要丢尽了。

  “掌门,既然叶云和秦豪还有赌约,可现在叶云在剑山解剑,秦豪只能一旁旁观,未免太过不公,但是诸位太上长老都在,左某也不能耽误了叶云解剑,不如这样如何。”

  左堂敬说到这里,又再度看了一眼秦豪,咬了咬牙说道。

  “秦豪如今已经解剑十七,最后三剑,他也应该有一定的把握,不如就算他解剑十九,若是叶云能够解剑二十,便算是叶云胜了,掌门意下如何。”

  不要脸,这是彻彻底底的不要脸。

  左堂敬的语气像是自己吃了一个大亏一样,就算秦豪解剑十九,可是这里的人谁没有去过剑山,以秦豪的天赋,别说解剑十九了,光是这第十八剑,他都不一定能够解开。

  不过现在叶云独占剑山,又做出了吞噬剑意,反哺剑意的事情,乾清子等人绝对不会允许现在有人去干扰叶云解剑的。

  这赌约如何继续下去,就看离鸢如何选择了。

  离鸢眯着眼,玩味的看了一眼左堂敬,又对着他身旁的秦豪摇了摇头,眼中一抹厌弃之色,笑道。

  “左护法教导弟子日久,看来年纪越大,脸皮也越厚了啊。”

  “不过不要紧,谁让我对自己的宝贝徒儿这么有信心了,就算这个谁解剑十九吧,反正这种货色,一辈子都不能和我徒儿相提并论。”

  离鸢的语气毫不客气,想让她吃亏,可以,但是她离鸢可不是吃闷亏的人,嘴上调侃讥讽两句还是很应该的。

  当她说完之后,她也不管左堂敬面色如何,而是望向剑山,柔声喊道。

  “好徒儿,这个谁就算他解剑十九了。”

  叶云知道这个谁就是秦豪,他这个师傅还真是对自己门下弟子都不客气啊。

  “为师不强求你能够解剑十九,毕竟这每一道剑意越往后就越强,你大可慢慢来,不用急。”

  什么意思。

  难道离鸢转性了,还是对叶云没有信心,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谦虚了。

  就当众人大感意外的时候,离鸢突然咯咯笑道。

  “姑奶奶当年没有打破的记录,就只能靠你了,你就勉勉强强解剑二十六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